那个打断宋雅与赵寅城“好戏”的东西是一部科幻电影《别让我走》。【无弹窗小说网52ctf】m. 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你需要回到洛杉矶去面试。”李心妍的目光从电子邮件收回,顺便递给宋雅一本书,“这是原著,英文的,作者是日裔英国小说家石黑一雄。具体面试的角色制片方没说,但导演是马克·罗马尼克,你知道这个人么?”

  “听说过,好像是导v的,麦当娜有几个v就是他导的。”宋雅不确定地说。

  v导演?李心妍嘴巴一撇:“拍v的怎么能懂拍电影?要不然甭去了。制作经费才1500美元,估计又是艺术片。”

  “艺术片挺好的。”宋雅笑着说,随手翻了几页书,唔......看书就头疼,尤其还是科幻类型,“像我们这样的演员想打进好莱坞一线,哦不,是二线,必须要从艺术片开始,等有了名气再获几个奖,就离拍大片不远了。”

  李心妍想了想觉得宋雅说得在理,“好吧,那我们8月6日或者7日回去,你先跟奉俊浩请假,然后我再订机票。”

  宋雅点了点头。

  李心妍起身向外走,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用讨好的口气问:“雅美,我不是窥探你**噢,但作为经纪人我得知道你到底跟赵寅城谈没谈恋爱?”

  “你只想问这个?”宋雅眯起眼睛。

  李心妍一笑:“当然不止这些,你懂的,我更想知道他后来有没有跟你联系?”作为经纪人,李心妍这段时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宋雅的手机上,宋雅在片场拍戏时,她就负责盯着手机屏幕,她多么希望“赵寅城”的名字能突然闪现在屏幕上,然后她接起电话,用冷峻十足地声音告诉他“我们家雅美正在拍戏,等晚上吧,赵先生。”可是“车/震门”都过去三天了,赵寅城除了通过经纪公司发表了一份声明,澄清自己并未与宋志孝恋爱外,其余的啥也没说。

  “他没给你来电话吗?总该有个电话吧,确定一下你们的关系。”李心妍意有所指。

  宋雅看了李心妍一眼,然后就低下了头。是啊,电话,确定关系,她也是这么想的。然而赵寅城并没有打来电话,这么说也不对,他每天晚上会按时发来短信,只有短短两个字“晚安”,到底什么意思呢?宋雅不懂。

  时间再往前推,当结束了与各自经纪人的通话后,二手现代轿车里是墓园一般的寂静,两个人的呼吸还有些不稳,赵寅城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刚要打开车窗可转念一想万一有狗仔呢,随后就把香烟捏在了手里。宋雅看着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也是有点讽刺吧,天气热,刚才又经历那么剧烈的运动......宋雅头上的汗水流进了眼睛里,她抬手去摸眼角,然后就在这时,赵寅城忽然一个侧身把她紧紧抱进了怀里。他的下巴在她颈窝的地方蹭来蹭去,胡渣磨着她光滑的肌肤。又痒又疼。

  她想,他可能还要继续。

  那就继续呗。

  宋雅把眼睛闭上了,然而,紧紧拥抱了几分钟后,赵寅城忽然放开了她,随后,开始帮她整理了衣服——内衣,雪纺衫,扣子一颗颗系好,包括牛仔裤的扣子。她深吸一口气,慢慢睁开眼睛,他正好也投来目光,温柔地看着她,两个人都不说话。沉默了几秒,赵寅城又把宋雅凌乱的头发捋整齐,整了整自己的t恤,叹口气,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是我太自私了,早点回家休息吧。”然后,就推开门走了。

  “走了?”李心妍蒙住。

  “是啊,走了。”宋雅自嘲地笑笑,“所以,我只是跟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在一辆二手轿车里经历了一/夜/情吧?”

  “你们家一/夜/情只动上面不动下面吗?”李心妍粗暴地反驳。

  “李小姐,麻烦你说话文明点好吗?”宋雅忍不住咆哮。

  李心妍咧嘴一笑:“文明?你倒是文明宋小姐,大半夜跑到人家楼下去玩车/震,哼!真文明。”

  “滚!”宋雅将沙发上的抱枕拽了过去!

  8月6日,宋雅拖着行李来到机场,最近也没有什么作品和轰动性的新闻(本来有一个,但愚蠢的媒体猜错了人),所以等候在机场的媒体并不多,米分丝们倒是来了不少,隔着警戒线对着宋雅呼喊。

  宋雅热情地朝他们挥了挥手,并嘱咐“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二楼贵宾间,宋雅把箱子放好后,就开始坐在沙发上看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科幻作品一直是欧美市场的抢手货,但拍摄科幻电影风险太大,前期投入资金大,一部好的科幻作品,比如《变形金刚》《蜘蛛侠》投资最少也要过亿,这么大的投资,除非有明确信心表明可以收回成本,如果不能,投资方是绝不浪费一分钱在科幻电影上的。

  然而《别让我走》这本小说却不是需要大场面来烘托背景的科幻作品。反正宋雅是这么觉得,《别让我走》看起来是科幻作品,提出了一个“复制人”的假设,然而看到最后一页时,读者会明白,这不是一部纯科幻作品,它的核心是爱,是纠结,是疑虑。

  ——这些复制人究竟来自哪里?他们有灵魂吗?他们不断地去充当别人器官的维修品,那么,他们生命的意义何在?

  这是一个太过深奥的问题,就像当初□□羊出事后,人们都在思索如果某一天造出的□□人,那么,延续千年的伦理观是否要重新归纳洗牌。

  挺有深度的作品,宋雅很庆幸当初没有拒绝前去试镜。

  “雅美,收拾一下东西吧,还有半个小时就要登机了,我先去换登机牌。”

  “好的。”

  李心妍走后,宋雅开始收拾东西。正把书放进包里,手机忽然响了。

  是赵寅城。

  宋雅挺紧张的,她不知道赵寅城找她到底何事。

  好吧,她说谎了,其实她早就想到了,肯定跟那天有关对不对。这个时候来电话,想必赵寅城不是要跟她讨论什么该死的股票或者无聊的足球比赛。

  他会说什么呢?

  ——噢,那天是场误会,雅美,咱们都是成熟男女了,你懂吧?

  或者男人们通常用的伎俩——

  其实咱们挺般配的,我喜欢你,很喜欢,但是,我觉得现在不是最佳时机。

  td,那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佳时机?

  深吸一口气,宋雅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也得把范儿端正了,然后按下了接听键。那边先是沉默几秒,呼吸似乎有些急促,然后赵寅城低哑的声音慢慢飘进宋雅耳朵里:“这么久才接电话,我以为你不理我了。”

  这口气......撒娇?

  “我刚听到。”宋雅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他笑,淡淡的,“快上飞机了吧。”

  “嗯,还有半小时。”顿一下,“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美国。”

  “元斌哥告诉我的。”他实话实说。

  宋雅深吸一口气,自从“车/震门”后,她总觉得元斌看她的眼光怪怪,仿佛什么都知道。“元斌前辈他......”

  “放心吧,我没有对任何人讲,包括经纪人。”知道她的担忧,他立马说道。

  “噢。”她脸红了,手心里也出了汗,不得不换一只手拿手机。

  “雅美,你觉得我怎么样?”电话里,他忽然严肃地问。

  “挺好的啊。”

  “别这么笼统,说具体一些,我哪里好,或者哪里不好。”他提出要求。

  这个问题好难,倒不是估顾忌面子,而是宋雅真没看出来赵寅城到底那里不好。“你真的很好,从很多年前我们认识一直到现在,你在我面前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我没看出你那里不好。”

  “谦谦君子?”他哑然失笑,“即使那天没征得你同意就对你做了那样的事,你依然觉得我是一个谦谦君子?”

  周围还有旅客,宋雅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她并不讨厌他那么做。即使有更亲密的举动她也不反对。

  “那天的事,都过去了,欧巴不用放在心上。”她喃喃道。听他的口气,似乎是要拒绝。

  对面沉寂了一秒,然后他呵呵笑起来,带着些无奈地说:“天!雅美,我都为那件事失眠好几天了,不敢给你打电话,怕你怪我,但是又不想跟你失去联系,每次给你发去晚安两字,我都颤颤巍巍地不敢看你的回信,生怕你说不要再给我发短信了,结果,你居然说,让我不要放在心上?”

  宋雅沉默了,她听出赵寅城正在生气,真是意外啊,他那样的男人居然也有失控的时候。“你生气了吗?”她小声问。

  “对!我生气了!”赵寅城忽然提高了声调,“因为你没良心!”

  没良心?这种指责真是无厘头。“好吧,我没良心,欧巴别生气了。”她忽然笑起来。

  “别笑了,大小姐!”他虽然大声说着,但听出来他正处在哭笑不得的阶段。“别笑了,好吗,我亲爱的大小姐。”

  “嗯。”宋雅不笑了,看了一眼表,有些舍不得地说:“欧巴,我的登机时间到了,那件事,你不用自责,我没有生你的气。真的,无论那天你做了什么,我都没有生气。我......”

  “雅美,我爱你。”他忽然打断道

  “嗯?”

  “我爱你,宋雅美小姐。”他重重地重复道。“从很久很久以前,比那个叫玄斌的还早。雅美,这部电影结束后,我就要开始为明年的入/伍做准备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陪你,或者给你打电话,给你发邮件,公司希望我30岁以后再恋爱,这条限制写进了我的合同里。当然,我不在乎那些,只是,我不想让你因为我而放弃正在美国发展的事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天天都失眠,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一个能两全其美的办法,但是,我太笨了,什么方法都没想出来。现在,我只想和你说,等我回来吧,好吗?”

  许久许久后,赵寅城才听到电话那头,宋雅像春风一样温暖的声音:“我,等你回来。”

  **************

  飞行了十三个小时,当宋雅走下飞机时,面对着洛杉矶灿烂无比的阳光,她依然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掐我一下,心妍。”

  “你疯了?”

  “掐我一下,快!”

  李心妍遵命,使劲掐了宋雅胳膊一下。

  “啊!疼!你还真掐啊!”宋雅勃然大怒,揉着被掐痛的地方。

  李心妍撇撇嘴,在宋雅的嚎叫声中又使劲掐了她一下。“神经病,赶紧走吧,下午还要去试镜呢!”说完,怒气冲冲地拉着箱子朝机场外走去。而她身后,宋小姐脚步轻飘飘的。所以,一切都是真的了,赵寅城成了她的男朋友。噢!她捂嘴笑,忍不住原地蹦了两下,直到前方的李心妍大吼一声:“想什么呢,赶紧过来拉箱子!”

  “来啦!”宋雅娇嗔地一甩头发。瞅着李心妍愤怒地身影腹诽:哎,没有爱情滋润的女人就是凶残。

  洗了澡,吃了午餐,下午三点,宋雅准时出现在《别让我走》的试镜现场。这是一栋建在日落大道旁的小公寓,试镜地点在二楼。在拐角处,那里有一间特别小的屋子,看起来更像是储藏室,但门板上挂着一块白色的牌子,上面用黑字准确无误地写着:爱恩·兰德

  “就是这儿?”李心妍皱眉,“这是我见过最简陋的试镜室。”

  “是啊,它看起来是很简陋,但亲爱的别忘了这里是比佛利山庄,寸土寸金,能在这儿拥有一块几平米的小屋子,已经算很不错了。”

  宋雅确认妆容无误后,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属于中年男人的浑厚声音说。

  “您好,我是yaa,韩国人。”宋雅推开门,得体地介绍自己。

  “噢,当然,你肯定是yaa,今天下午只安排了你一个人面试。”男人笑着站起来,露出一口抽烟过度的大黄牙,“你好,我是爱恩·兰德,马克导演的私人助理,很高兴见到你。”

  简单寒暄几句后,爱恩照例开始提问。

  “看过原著吗?”

  “看过,四遍。”其实宋雅就看了两遍。

  四遍,爱恩显然吓了一跳:“看得懂吗?很少有女孩子喜欢看科幻。”

  “还好。”宋雅装出一副很懂的样子,幸好李心妍站在外面,不然看到她装模作样的这幅德行一定会笑掉大牙。“我的理解是,《别让我走》不是街头报摊或者超市里买的那种打发时间的垃圾书,它有深度,内容严肃,结局令人深思,我喜欢这部作品。”

  爱恩长久凝视着宋雅,淡蓝色的眼睛里闪烁意味深长地光芒,那意思仿佛在说“噢,姑娘,你也挺有深度的。”

  “好吧,下一个问题,你在好莱坞有点儿知名度了,介意出演女配角吗?”

  “不介意。只要剧本好。”

  从爱恩·兰德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宋雅觉得自己就像参加了一场考试。爱恩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从作者石黑一雄一直问到了宋雅为什么不像其他女明星那样喜欢做美甲。

  “我怕得抑郁症。”宋雅耐着性子解释,“曾经一本健康杂志上写过,涂抹指甲油过度很可能引起抑郁症。再说,我不喜欢把自己的指甲弄得五颜六色的,本色挺好。”

  爱恩没有告诉宋雅是否通过了试镜,或者下一次的试镜时间,反正跟其他选角导演一样,说了一大篇毫无用处的废话,又确认了一遍宋雅经纪人的电话和邮箱,然后就让宋雅走了。

  “有戏吗?”回去的路上,李心妍问。

  “不清楚,也许有,也许没有。”

  李心妍沉默了一瞬:“雅美,要不09年我们回国发展吧。kb和b都给你发来了邀请函,干嘛非要留在美国呢?以前你是单身,可现在你不是了,有赵寅城了,他明年要去当/兵,你留在韩国联系起来还方便。他放假时,你们也能多呆在一起,如果留在美国,异地恋,你们的感情很容易出现问题。”

  谁说不是呢?坐在飞机上时,宋雅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那层窗户纸被挑破后,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舍不得离开他,他明年四月入/伍,抛却工作时间,她在美国,他在韩国,两个人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加在一起也不到一个月,而如果她回到韩国去,相聚的时间应该能多一些,反正她不愁回韩国没戏拍,只是......

  “行吧,等下个月回韩国,我去这两家电视台谈一谈,好久没演电视剧,也挺想念那种感觉。”

  *************

  在《别让我走》的试镜后,宋雅又连续跑了好几个剧组。反正二三线的演员在好莱坞就是这样,拿着汉堡可乐试镜单,坐着汽车地铁奔跑在洛杉矶或者纽约街头。更何况宋雅觉得自己连二三线都不是。

  八月底的某天,宋雅接到了美国新线电影公司的邀约。

  “什么类型的电影?”宋雅从浴室走出来,擦着头发问。

  “爱情喜剧片,美国观众最爱看,但故事情节也最俗套的。”李心妍耸耸肩。

  “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挺俗的。”宋雅笑着走过来,同李心妍一起看邮件。邮件写的很简单,只希望宋雅在明天下午一点准时前往新线电影公司设置在威尔谢大道的试镜点。至于要准备什么东西,试镜何种角色一概没提。但是,在制作人一栏宋雅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德鲁·巴里摩尔。

  “很高兴见到你,来自韩国的yaa小姐。”

  宋雅着实没想到给自己试镜的人竟然是德鲁·巴里摩尔。这个好莱坞曾经最受瞩目的童星,六岁时接拍了斯皮尔伯格的《et》并认其作为自己的教父,然而又在青春期时因为酗酒和吸/毒被关进教养所,她没有读完高中,在戒毒所里写了一本自传《迷失少女》。后来,她又拍给某知名杂志拍了裸/照封面,彻底激怒她的教父——斯皮尔伯格。

  他给她寄去了一个大盒子,里面只写了一句话:请把衣服穿好。

  上一世,宋雅刚在好莱坞崭露头角时,德鲁·巴里摩尔正在戒/毒所里写她那本自传小说。每次提到她,斯皮尔伯格都是一副失望之极的表情,看到七岁的宋雅,他仿佛看到了当年可爱的德鲁,他说:“yaa,无论以后的路有多艰难,也不要吸食/毒/品,懂吗?”

  宋雅当然懂,往后的日子里她从未沾染过那玩意,即使很多人都说:嘿,yaa,不沾那东西就证明你不红,但宋雅依然坚定履行当年与斯皮尔伯格的约定。她不想与那些败类同流合污,有一次,林赛罗韩笑话她:嘿,yaa,你打算长命百岁吗?宋雅却轻轻瞥她一眼,说:我不想长命百岁,我只想健康并且有尊严的活着。

  尊严?林赛罗韩哈哈大笑,还属于少女稚嫩的面孔上写满了鄙视,“得了,yaa,谁不知道你刚被莱昂纳多甩了,全好莱坞都在盛传他嫌弃你老了,虽然你还是很美,但是你没有我年轻,他(指莱昂纳多)只喜欢23岁以下的女人,即使美貌如你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当时,宋雅没太明白林赛罗韩话里的意思,什么叫“你没有我年轻”?莱昂会看上你这个疯丫头吗?得了,你会把他折腾死的,自从体重急速上升,他的心脏也变得越来越不好,宋雅知道莱昂喜欢年轻的美女,但是她也清楚不是每个年轻的美女他都要搞。然而,短短一周后,就有狗仔拍到林赛罗韩在深更半夜时爬进了莱昂纳多位于比弗利山庄的豪宅里。

  没错!从窗户爬进去的!

  天啊,不要脸!

  但是,谁会关注那个!第二天全美国就都知道宋雅被莱昂纳多甩了,她和他那些美得冒泡的前任一样成了往事,成了怨妇,成了曾经的一块战利品。而他的新欢是“小野猫”林赛罗韩。

  呸!不要脸!看到消息,宋雅气得把报纸撕得米分碎,然后在一次颁奖典礼的后台,她将这团捆着胶带的报纸塞进了林赛罗韩的嘴巴里。“死去吧,臭丫头!”

  “你很紧张吗?”见宋雅板着一张脸,德鲁·巴里摩尔小心翼翼地问。人都会老的,不可能永远活在青春期的疯狂里。2008年,已经33岁的德鲁早已不是当年小甜心的模样,她胖了,胖的膀大腰圆,双下巴也出来了,眼睛涂着过重的眼影,假睫毛浓密得可怕。但是,宋雅喜欢眼前的德鲁,因为这样的她看起来很接地气——就像纽约街头随处可见的美国胖女孩。

  “是有些紧张,因为我是您的米分丝。”宋雅礼貌地恭维。

  “噢,谢谢。”德鲁笑着说,一边示意宋雅坐在椅子上一边问:“我看你的简历,你是1983年出生的?”

  “是的,1983年10月15日。”

  “天枰座的。”德鲁自顾自的笑起来,“这么说来,我主演第一部电影时你还没出生呢。”

  “《et》那部电影我看过,很喜欢您在里面扮演的小女孩‘歌蒂’。那是个非常可爱,也非常讨人喜欢的角色。”

  “谢谢。”德鲁又笑了,她是个很好接触的人,这一点宋雅非常清楚,德鲁很少发脾气,她从来只难为自己。“谁小的时候不可爱呢,不过那部电影之所以能让全世界影迷喜欢,最大的功劳在与斯皮尔伯格先生。”

  德鲁告诉宋雅,她是在伍德艾伦的工作室看到宋雅的试镜录像的。

  “你演的非常好,把两种不同性格的女人诠释得非常到位,后来,我又看了你的《赎罪》和《决胜21点》,你的金发造型很美,然后我就想,哇呜,我要这个女孩来参加我的电影试镜。”

  德鲁先让宋雅看了一小段台词,然后说:“这个人物是一个喜欢异想天开的女孩,有点白痴,不懂爱情,常把男人的礼貌看成对她的喜欢。她渴望结婚,但是不懂怎么谈恋爱。好了,就这么多,试镜时,我希望你能把这里想象成一个酒吧,k!先准备一下,十分钟后我们开始。”

  塑造“傻妞”这种人物对于宋雅来说真是信手拈来。因为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傻妞!

  十分钟后,试镜开始。假象的酒吧里,宋雅登场了,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妞,脸上带着不安但又很兴奋的表情。哇!这里太棒了不是吗?到处都是男人,她肯定这里面有一半的男人是单身。噢,我也是单身,我要结婚,但是没人找我谈恋爱,原因到底出在哪儿?身材,还是样貌?噢,见鬼去吧,管它是什么,今天我一定要让一个男人爱上我!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