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田下:盟主家的小娘子 156.第一百五十六章 与人打架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易汀烟不由地看向谢良的侧脸。 ()他的侧脸轮廓很清晰,看起来很温和却隐隐透着清高之感,君子如竹说的大概就是他这样。这样清高这样有风骨的人怎么会对她有意思呢?

  她可是在一开始就你用过他、骗过他的。

  就在这时,谢良察觉到身旁人的目光,转过头来。

  对上那双有些清冷的眼睛,易汀烟吓了一跳,心虚了起来,立即转开了目光,尴尬地笑了笑。

  谁知正好在这个时候,她脚下不注意,踩到了怀里抱着的、垂落下来的草,一个踉跄。

  身体不受控制,手里抱着草腾不开,眼看着就要面朝地摔下去,一双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这个人当然是谢良。

  “谢谢。”站稳后,易汀烟讪讪地笑了笑。

  谢良把有些僵硬的手背到了身后,虽然隔着棉衣,他似乎感觉到了她的温度,手中此刻还残留着余温。还有刚刚靠近的时候,鼻间淡淡的香味,叫他心中变得柔软,差点装不下去这般无动于衷了。

  “我帮你抱吧。”他停在她面前说。

  “不用了,我自己抱吧。”易汀烟下意识地说。

  她想不出来谢良抱草的样子。方才竟然因为胡思乱想差点摔倒,她有些脸红。

  极少看到她在自己面前脸红,谢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二话不说去抱她怀里的草。

  谢良忽然靠近,方才还在胡思乱想的易汀烟有些心慌,犹豫了一下,把草给他了。

  他要抱就抱吧。

  毕竟是他们振兴村唯一一个举人老爷,要做什么不行?想抱谁家的草不行?

  “走吧。”谢良抱着草走在了前面。易汀烟跟在了后面。

  “良儿?”没走几步,他们遇到了迎面而来的赵氏。

  乡间空旷,她老远就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还看到了他身边有个女子。

  看了许多亲都没成,赵氏早就急坏了,忽然看到似乎不近女色的大儿子跟一个姑娘走在一起,那姑娘远远地瞧着还不错,赵氏心中别提有多高兴。

  只要是大儿子喜欢的,不管是谁家姑娘都能娶来。

  走到近处,发现从来没干过农活的大儿子手里抱着草,赵氏已经是惊讶了,当看到他身旁那姑娘的脸的时候,她错愕了万分:“怎么会是你?”

  不明白赵氏为什么会那么惊讶,易汀烟叫了声:“赵大娘。”

  赵氏看了看易汀烟,又看了看谢良,心中有了个不好的猜测,脸上怎么也掩饰不住震惊。她家谢良竟然帮易大丫抱草?两个人还走在一起?

  这可……怎么办才好!

  “娘,你怎么来了?”谢良依旧是那副清冷的样子。

  “我……正好去别人家有事,出来的时候远远看到路上有个人像是你,就来迎你,没想到……”赵氏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看赵氏的样子,易汀烟怕她误会,立即从谢良手里把草抱回来。她想解释,可是她与赵氏的关系本就不好,忽然这么热切地解释也怪别扭的。

  她看向谢良,想让他解释。

  果然,谢良是会解释的:“方才正好遇上,我看她抱着吃力,就帮她抱一会儿。”他的神态很坦然,也不去多看易汀烟一眼,完全是陈述事实的样子。

  赵氏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易汀烟松了口气。

  他们都不知道此刻谢良平静清冷的外表下掩藏的是心虚、罪恶和苦涩。

  与易汀烟分开后,赵氏和谢良一起回到了谢家。

  虽然谢良的态度摆在那里,但是赵氏还是不放心。她是极不喜欢易汀烟的。

  “良儿,那个易大丫就是个祸害。之前与你弟弟有婚约,害得你弟弟去从军了,几年也回不了家,名声又那么差,你可千万不能与她有什么来往,要是传出去对你的名声不好。”她忍不住提醒说。

  谢良的脚步顿了顿,忽然回过神说:“娘,谢义去参军是他自己要去的,与旁人有什么关系?”

  从许久之前开始,他就听不得别人说她半分不好。

  没想到他会帮易汀烟说话,赵氏愣了愣,心中警铃大作。

  这时她又听谢良说道:“娘,你放心,我与她不会有什么的。只是因为寄云的关系与她有些交结。”

  从来都是大儿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赵氏从不心生怀疑。她点了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娘也是担心你,你说没什么娘就信你。”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赵氏的心里就是有些不安。

  整个冬天,许多蔬菜都不长,仁昌城能吃的蔬菜比其他时候少了很多,而易汀烟的番柿长势却很好,收获许多。冬日里大家都想吃些新鲜的,易汀烟的方式自然卖得很好。

  这个冬天,毫无疑问,易汀烟成了大的赢家。

  冬天过后又是春天,易汀烟十八岁,商寄云九岁。

  这一年里,易汀烟从陆怀知手里接过那些商家,**地给那些商家供货,成了整个仁昌府最大的、也是唯一的番柿来源。她用赚的钱不仅还清了买宅子的债务,还积累了很多。她花了一些钱在振兴村及附近村子租地、雇佣农户种番柿。

  这一年里,十五岁的顾玄碧及笄,与陆怀知的亲事也定了下来,就差两家商量好日子成亲了。就连十四岁的沈露月也被京城的沈家催婚了,为此,她没有少苦恼。

  赵氏为谢良又看了整整一年的亲,谢良却没有一个满意的,亲事依旧没定下来,急坏了谢家上下,而谢良本人却不着急。今年春闱之前,他生了场病,错过了春闱,又要等上三年。易汀烟是替他惋惜的,对此沈规却说是好事。他说谢良还年轻,还要再磨练磨练才能走进官场,下一个春闱,他也会为了谢良不去当主考官的。

  已经十八岁,成了大姑娘的易汀烟的亲事也急坏了所有人,而她自己却不在意。

  这一年,她看着商寄云跟着沈家的先生读书,偶尔与沈随一起与沈规出去见见世面。就在她以为商寄云这一世会走上与上一世完全不一样的路,从文,甚至入朝做官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改变他想法的事情。

  因为番柿越卖越好,易汀烟经常要回振兴村,有时候还要去附近的几个村子看看,偶尔商寄云有空的时候就会跟她一起回来。

  虽然一直在仁昌城,他与大远妙妙几个孩子一直还很好。

  已经十一岁的大远个子长得很高,隐隐有少年的样子了。与村里大多数孩子一样,他对读书没什么兴趣了,一样的调皮贪玩。

  易汀烟一直觉得这一世,虽然在自己刻意地教导下,商寄云的性子虽然比起上一世好多了,却依旧有些淡薄冷漠,却不想他会去帮大远打架。

  这件事还是妙妙来告诉她的。“不好了,大远和寄云他们跟人家打起来了。”

  易汀烟听到的时候还特别惊讶。她都不相信这一世的商寄云会跟人打架。

  等她赶过去的时候才发现是真的。只见大远的鼻子在淌血,额头上青了好大一块,商寄云也好不到哪去,白皙精致的脸上有一块青xhtml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