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镇山河 第119章 上重天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浓黑的乌云镶嵌着闪电的银边。狂风如擎天巨手,将厚重的云层撕扯得瞬息万变。天上是沉沉云山如翼垂落,脚下是奔流云海浩荡奔流。一线天梯,如一道脆弱纤细的丝带,连缀两个世界。

  陌寒一袭道袍在风中猎猎而舞,手中长剑却稳如泰山。玉清玄明的光芒柔润清澈,照亮了他平静的眼眸。

  云梯阶下,暗红色的火焰,轻轻一卷,幻化出一只空洞的眼睛。那空无一物的瞳孔如一片变幻莫测的深渊,缓缓浮现出一道高瘦身影。

  鹤发童颜,眉目高远,原本的道袍被细密的火焰取代。暗红色的火焰如丝如缕,穿插交织成一领长袍,领口袖缘镶嵌着黑烟也似的滚边,整个人如在地狱烈焰之中。

  那是——

  萧皓渊的脸。

  “金陵一别,你已脱胎换骨,阳神显化。寻常修行者数百年未竟之功,你短短数月就能达成。有如此天资,何必送死?”

  萧皓渊的声音,还带着数百年时光赋予的沧桑。

  陌寒持剑凝立,淡淡道:“如果让你的化身传遍天下,这世间谁能抗衡?同样是死,早和迟有何差别?”

  “哦?我以为你敢站在这里,多少会有一点自信。”伏渊诧异。

  七十余年前,金陵地宫一战,他已充分领教过陌寒的意志。此刻天地孤悬,云流湍急,锋芒相对,四下无人。此人居然直言示弱?

  “无所谓自信与自卑,也无所谓生存和死亡。伏渊,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于你于我并无差别。想要踏上帝都,就请踏过我的尸体。”

  “哈哈哈……”,伏渊大笑,引得云流震颤:“你是在向我展示必死的决心吗?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没错!可出神入化之上的境界,也不是刚刚度过苦海之人,可以窥探!”

  陌寒不语,横剑一指:“请!”

  不等伏渊动作,玉清玄明感应主人心意,万千剑光从剔透的剑身中霍然散开,如道道流星划破长空,又如片片飞羽遮蔽天光。二人相距数百米,剑气转瞬即至。迎面看去,如千万光点在漆黑的云层间闪动,狂风正烈。

  伏渊岿然不动,背后火焰织成的长袍,幻化出一柄阔剑——炽烈的火焰将周身云气一扫而空,滚滚黑烟,如飞纱飘拂,在云梯上划出道道长痕。黑云聚而后散,炽烈的火焰如鲜血般夺目,带着无匹锐意,击向淡蓝剑气。

  陌寒神色一动,抽身直上。烈风灌耳,一片呼啸,层层云流被剑气穿透,只看一道淡蓝剑光直拔而上!

  伏渊大笑:“只是障眼法吗!”

  赤红巨剑直追陌寒而去,竟有焚天之势。

  片片云层忽隐忽现,在深沉的夜色中难以明辨。越向高处风声越紧,大雨从无尽虚空中砸下,还未落入二人周身,就被剧烈交锋的剑气绞碎。

  蓬蓬雨雾化作云霭,又被赤炎焚去。淡蓝色剑气在追逐中忽隐忽现,宛如云层交击时落下的滚滚惊雷。

  伏渊忽然停住,萧皓渊平静的脸上浮起一丝惊疑。

  就在此刻!

  飞旋的云层忽然一聚,化作滔天漩涡!黑色的飓风从漩涡中心诞生,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从远古的时空中张开狰狞巨口!

  “天刑!”,伏渊的惊呼中透出一丝惧意。赤炎黑烟滚滚扫过,周围已经没有了陌寒的身影。

  漫天剑气倏然一收,居然汇聚在伏渊之下!

  不知何时,陌寒已经与伏渊换了位置!

  “不错,天刑。”陌寒站在下方,封住伏渊来路,长剑立于眉心,万千剑气收束,映得星眸熠熠,“今日天梯之上,就是你毙命之地。”

  伏渊神色变了数变,仿佛忽然了悟,大笑:“原来木仰之就给你出了这么一个鬼主意!他怎么不自己来送死?”

  长笑声震九天,在层层云流中曲折回荡,直与滚滚天雷相和。

  旋转的云层宛如巨大的车轮。漆黑的夜色里劈下漆黑的闪电,那闪电无声无息,却如重锤敲打心脏。这世间的黑色本就是虚无的颜色,可那闪电倒映入眼,刺得双目生疼,令人难以直视!

  这就是天刑吗?

  陌寒握紧玉清玄明的剑柄,默默吐出一口气。

  伏渊还在大笑,周身云层越转越快,明亮的火焰几乎成了此刻暗夜中唯一的光源!

  忽然!

  赤炎光芒大盛,居然在天刑尚未酝酿完成之前,倒贯而下,直劈陌寒。

  陌寒长啸一声,足下冰蓝色太极隐隐浮现,猝然崩裂,飞出一道无匹剑气。两仪化形,巅峰相对!

  一股无法形容的震颤,从半空中蔓延。

  伏渊火焰一收,陌寒已被逼退数丈,胸中烟火烧炙,隐隐欲沸。

  一招对决,引动蓄积已久的劫云,黑色的云流喷薄而出,闪电在周围环绕,发出惊心动魄的轰鸣。

  伏渊逼退陌寒,神色一凝,火焰吞天而起,迎上万顷雷劫!

  就是这一息气滞,陌寒周身护法的“坐忘无我”被破尚未补全。一道惊雷点落,砸在玉清玄明之上,直灌入陌寒体内,瞬间呕红!

  伏渊间陌寒一招即伤,抵抗雷劫之余,居然又发一道赤炎,紧追着惊雷劈落,直取陌寒咽喉!

  就在此时,天梯上52一凝,如有实质般汇聚在陌寒周围,烈焰砸入云翳,冰花瞬间升华又凝聚成雾,团团围住陌寒身影。

  天雷再度下掣,赤炎已经将伏渊身影吞没,八道火焰喷射而出,远远望去如一只腕足乱舞的巨型章鱼。

  “谁!”,伏渊怒喝,九天相应。

  没有人出声。

  滚滚云流居然脱离了天刑的束缚,在陌寒和伏渊之间,立起一道坚不可摧的墙壁!有隐隐龙吟,从交错急飞的云层中传来。

  “是你!”伏渊居然真正流露出一丝恐惧,看着虚空中渊渟岳峙的云墙,仿佛看着死神降临的冠冕。

  四面八方的风忽然屏息,极远处大地上的火光,被无形的力量扭曲折射。一如轩辕容第一次在申城公开亮相之时,无形结界将伏渊从整个世界割裂。

  ——那是他最强的防御!

  “轰!”天刑黑色的闪电轮番砸下,伏渊的结界剧烈震颤,几欲崩溃,又迅速弥合。却不敢发动一招攻击!

  凝滞的52却不受其扰,陌寒按住胸中沸腾的气血,迅速向云墙背后靠拢。

  “伏渊为什么会停下攻击?再来一招,我就只能下山河了。”陌寒轻轻道,眼中露出询问之意。

  谢怀衣站在无尽云层之中,神色颇有些复杂。在他修长的手指间,一枚非金非玉,不辨材质的小巧令牌,闪烁着幽幽冷光。

  “轩辕令。”陌寒轻叹一声,眼中疑问更深。

  “轩辕容手中的那一块。”谢怀衣不欲多言,指挥云层团团裹住两人身影,不让伏渊认出,“伏渊认错了人。”

  天色漆黑,失去了伏渊火焰的炙烤,大雨重新飘落入云流背后,两人黑色的头发贴着脖颈,陌寒被烈焰烘干的衣衫再度湿透。

  他想问伏渊到底把谢怀衣认成了谁,可天梯一旦踏入,天刑厉雷至死方休!又一道黑色的闪电凝聚,劈落在陌寒身侧!

  “但是……”谢怀衣凝神接下,云墙瞬间溃散,“天刑不会认错人,所以伏渊很快就会回过神。”

  陌寒心中一动,仿佛这才明白什么,神色雪亮:“所以!如果我有办法隔绝天刑呢?”

  谢怀衣一怔,想起数月前金陵江北那道神鬼莫测的淡蓝气场,神色一亮!

  伏渊略带惊疑的怒喝在耳畔炸响。

  “哼!藏头露尾可不是你的风格!”

  云墙如一片浩瀚幽深的大海,天地之间,只有惊雷炸裂,风雨呼啸,没有一丝人声!

  伏渊凝神看去,无声无息的黑色闪电劈向云层深处,却如泥牛入海,悄不可闻。52乱起,可云层背后,连陌寒的雷劫都悄然无声!

  没有剑气,没有防御,没有一丝力量对撞的元气震荡!

  这天地之间,除了那个人!

  还能有谁!

  伏渊周身火焰骤然腾起,高达数百丈的烈焰,一瞬间吞没了整个视线。

  云墙剧烈翻滚中,连缀无穷雨意,化作一匹无边无际的绸缎,将热浪阻隔。

  天梯下段,淡蓝色的镇山河气场,宛如一片精致绝伦的艺术品——天地山川,日月星辰,风霜雨雪,鸟兽鱼虫……仿佛一只只无形画笔,在淡蓝光幕上恣意挥洒,一幅幅画面一闪即灭,却仿佛无穷无尽,包容天地!

  如此精巧的气场,回归了小小四尺见方,却几乎可以称之完美!

  就连神惊鬼泣的天刑厉雷,也无声无息地穿界而去,没有一丝折损。

  时间在云层的湍急流动中飞逝,伏渊心中电转,已经来不及分辨,云墙之后,到底是不心中所猜,此刻脱离天刑,方是上策!

  谢怀衣心知,伏渊错认为“云卿”亲至,如果久不出手必然露馅。手中轩辕令一指,令牌如有灵助,瞬间变成半透明状,原本令牌中神秘莫测的金色光点,居然一粒粒凝聚汇合,化作金色龙头!

  “吼!!!!”惊人巨响从令牌中飞出,在天地间疯狂震荡!

  赤炎燃烧更甚,浓密的雨丝中,淡淡的血腥味缓缓透出,一根根缀着空洞眼眶的血丝,在漆黑的夜幕中纷扬四散。

  金色的光点仿佛用尽力量,居然有溃散之势。

  谢怀衣并指如刀,切入手腕,鲜血汩汩而出,一滴滴汇聚成珠,悉数落在轩辕令上。

  金龙光华大盛,仿佛吸饱了鲜血被凝聚出神魂,挣扎着直欲脱出!谢怀衣疾运真元,全力灌入。

  下一刻。

  金色的巨龙,宛如天神降临,冲破滚滚云涛,直扑万钧雷霆之中的伏渊!

  万丈火光倏然起舞!

  一刹那照亮整片天地!

  仿佛有无数面黄铜镜子,折射出一道道金红赤紫的光芒,又被云层分染出一片夺目的瑰艳。陌寒凝神良久,这才惊觉,这一面面移动的黄铜圆镜,其实是金龙之鳞!巨大的龙身瞬间舒展于风雨之中。坚硬光滑的鳞片包裹住庞大如山的身躯,连绵入重重云霭,不见尽头!

  云从龙,风从虎!

  仿佛整片天地的云气被召集于申城。

  九天之上,凝立在另一个世界的云山,焕发出神秘的金光。陌寒的神识中听到了时空在另一端缓缓撕裂的声音。

  云流交错,闪电如狂蛇般嵌入赤焰彤云,映入地面上一双双仰望苍穹的眼睛,只剩下纯黑的调色板上,一朵朵闪烁着光华的色块。

  大雨倾盆而下,砸在阔大的叶片上,如铜马丁零。

  白羽紧紧握着手中长剑,声嘶力竭地大喊:“木仰之!你为什么要拦住我!”

  大雨浸透了她的脸庞,一道道雨水划过,宛如泪痕。

  方才为抵御伏渊的火攻,木仰之化身入森罗大阵。此刻,只要木仰之不死则大阵就是安全的。白羽被锁在阵枢中,空有长剑却一招也不敢用,生怕扰乱木仰之的排布,毁了众人的努力维系的战局!

  可陌寒远在九天之上。剑气纵横之时,纯阳宫独特的淡蓝光华一路掠向天梯,那上面有什么白羽一清二楚,天刑之下,还要对抗伏渊,陌寒结局如何她根本不敢想象!

  “木仰之!我知道你能听到!你回答我!回答我!”

  雨珠如铜钱,砸得满地生烟。

  木仰之语气平静如无风的湖面。

  “这是陌寒最后的一点私心——让你远离战局。”

  白羽喊了很久才听到回复,紧绷的情绪瞬间溃散,泪水刷过雨水流下脸颊。

  “为什么……”她哽咽了一声,头顶赤红与金光交错,唯独不见淡蓝剑气。

  “你太弱了。”木仰之毫不客气地指出。

  白羽如被无形之物击中,雨水顺着手中含元剑的剑锋滴落,汇成小溪。数月来她无时无刻不被无能的恐惧缠绕,陌寒明白,所以宽慰过她,鼓励过她,赞扬过她,可这数十上百年功力,又怎么是短短数月所能补救?申城之外,大漩涡困住了叶观止和陌寒,她去不得;申城之内,陌寒初探轩辕容援救徐倩,她去不得;谢怀衣从不会让她单独行动,甚至从未曾正眼相待;无形的压力让白羽隐隐心焦,却无计可施。

  而如今,九天之上,决战正烈。

  她却被困在这个精致的牢笼中,连剑也不能拔。

  “你根本参与不了这样的战争,白羽。认清自身,不要被情绪左右。”木仰之说得风轻云淡。重重碧叶被雨水洗刷地垂在枝头,声音却轻如飞羽。

  “陌寒临走之前,将一件东西交给我,要我转交于你。”

  “什么?”白羽猛地抬头。

  雨幕之中,一支晶莹剔透的骨剑,静静浮在半空。

  “柳如为答谢陌寒借身后之骨的许诺,托我将这支骨剑转交陌寒,你师父觉得留给你防身更合适。”

  白羽伸出手,握住纤细的骨剑,手指一分分收紧。

  密林之中。

  大雨砸落在高高的树冠上,又被千枝万叶分流成无穷水帘,一串串悬挂在枝叶间。江水被狂风骤雨激起的浪涛一声声拍打堤岸。

  隆隆声里却传来两个中年人焦急的呼唤。

  “安安不要跑!”

  “安安快回来啊!回姥姥这儿来!”中年妇人的声音急切而惶惑。

  密雨没有浇灭林中的雾气,反而令湿度更甚,趋近饱和。粗壮的云杉树根如同林立的高塔,塔基周围密生着喜阴的植被。

  天空中光华乱闪,照不到地面。

  吊钟花投射出七彩的光柱,悄然追踪者林中三人——那本该卧病在床的孩子,居然手脚并用,连滚带爬,飞快地蹿向江边!两人在身后疾追,气喘吁吁,不知追了多久。妇人因剧烈奔跑岔了气,一手按着肋下,一边大声疾呼:“安安!危险!快到姥姥这来!”

  男人闷头跟在身后,眼神时不时瞟向妻子,生怕她力竭倒下。

  孩子在茂密的植被中疯狂奔跑,不顾锋利的叶片割裂手脚,身上夹层睡衣被撕成片状挂在腰间。脸上却写满狂热!

  吊钟花巨大的光柱扫过,无声追去。

  幽蓝色光圈追着飞奔的足迹,仿佛在为他照亮前路。

  孩子眼里猩红一闪,脚下跃起,试图躲开光柱。森罗大阵立刻反应——临近的百鞭草弹出坚韧的根须,绊住了男孩的左脚。飞奔之下,男孩被巨力一扯,摔倒在地,周围藤萝立刻蔓上,死死捆住。

  妇人看到孙儿被困,惊呼一声扑上,已带了哭腔:“安安!不怕!摔没摔疼!”

  男孩奋力扭动四肢却被越缠越紧,粗壮的藤萝生出无数根须,脚下土壤起伏,裹住了孩子半身。

  妇人哭天抹泪地撕扯藤蔓,却徒劳无功;男人想要寻找工具,却无处可寻。两人手忙脚乱,按住剧烈挣扎的孩子,又被无形巨力弹开。

  一道惊雷炸响,巨大的云杉被狂风吹弯,树冠移开,露出一片光怪陆离的天空。那中年妇人下意识抬头——无数黑影披着瓢泼大雨急速飞离。黑影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手舞足蹈,状若疯魔。

  妇人呆呆看了半晌,仿佛意识到什么,不可置信地看向怀中藤萝满身的孩子。男孩挣扎不得,目露凶光,一口咬在了眼前手臂之上!

  在她看不见的密云暗夜中,刀光剑气,旋环绞杀,飞离大地的身影化为一簇簇猩红的烟花,纷纷从半空中坠落,滑入浓荫深处。

  惊雷连闪,九天之上,飞溅的血丝,仿佛被无形细线指引,倒卷而上,穿过连绵雨珠,跃入雷霆之中!

  最高处的战斗,还在继续。

  千万黑影试图越过天梯,即使是叶观止四人,也不能完全拦住。可突破第一道防线的黑影,在越过天梯之时,纷纷被天雷击中,化为飞灰。

  被化身分担雷劫,伏渊压力骤减,魔焰更甚!烧的万里云层如染霜红!

  隔着云墙看去,陌寒平静的心湖也起了涟漪——可化解世间一切伤害的镇山河一缩再缩,此刻只能堪堪罩住两人。谢怀衣与其向背而立,陌寒看不到他的脸色,却能看到他手臂流淌的鲜血。

  已经是第七刀了。身后之人肩背笔直,如风雨中一杆□□,但他绝对不可能再支撑轩辕令的损耗。

  “谢怀衣。”噪杂的风声中,陌寒轻轻试探。

  “嗯。”谢怀衣模糊地应了一声,迅速淹没在狂风之中。

  “我控住伏渊,破开他的防御,你御使金龙杀他,最后一击,如何?”陌寒一字一字把话语穿入谢怀衣的心神之中。

  “好。”他简单一答,又是一股血气飘起,“出剑!”

  镇山河气场一阵波动,居然化作无匹长剑,裹挟两人倒卷而上!

  陌寒以其地仙修为全力一击。浩浩剑意甚至切开了轰然下掣的雷霆!万千雨丝被狂风卷飞!金色巨龙在谢怀衣催持下逆流而上,化作一道金色闪电追逐长剑而去!

  冰蓝色剑气中腾起一抹瑰丽的紫色,天上地下,惊雷交织成网,被剑意带起,直指火焰中心的伏渊!

  伏渊神色大变,火焰骤然收缩!血丝密织,试图阻拦剑气,却如土鸡瓦狗,纷纷断裂!

  最外围的惊雷首先绞入赤焰,交击的锋芒将云梯周边数百丈云雾一扫而空!剑意随后奔至。狂风锐利如刀,几乎将空间撕裂!

  冰蓝色的剑刃上流转着山河日月——这融合了纯阳宫数大绝学的剑招,展示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击溃了所有阻拦。

  伏渊肃然迎上,炽烈的火焰收成一面方盾,无形的力量居然被凝聚成如有实质的盾牌!剔透的质地,闪烁着玉石般的光泽!

  就在这时,陌寒的剑意接触方盾,瞬间溃散!

  伏渊面露讥讽,正要嘲笑,却神色大变!

  溃散的剑气在他脚下凝成一副淡蓝色太极。气场炸裂,元素乱流居然将他压在原地,无法动弹!

  火焰之盾抵在身前!

  身后漆黑的云层中,却闪起一柄长剑,如三尺秋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钉穿伏渊的心脏!

  “你!早在引我上天梯之时!就布下了后招!”伏渊大怒,太极图柔韧而粘稠的力量令他无法脱身。

  金色巨龙此刻呼啸而上。

  一股无法形容巨响,在众人心神中震荡!

  金色的龙头,贯入伏渊破损的胸口,居然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当龙尾彻底没入,天上地下,风停雨顿,黑色的闪电仿佛也被这天地巨威震慑,逡巡在云层边缘不敢降落!

  血红的火焰盾牌忽然猛地收缩成一点,同时萧皓渊高瘦的身躯极其诡异地坍缩下去。

  陌寒倒持飞回的玉清玄明,按住谢怀衣的肩膀,直掠而上:“快闪开!”

  就在那一刻,那个蓦然坍缩的身影,忽然膨胀,在被剑意逼退的52雷电中轰然炸开,如旷世烟花,碎裂成千片万片!

  随之飞上又尚未抵达的黑影,旋即失去了力量,在游荡天际的雷火中化为虚无。

  死亡的烟花,梦幻一般绽放。每点燃一朵,就意味着一个化身逝去。陌寒孤悬于九天之上,脚下是一场浩大而静谧的死亡。殷红的花瓣从狂风中凋落,坠入大地上纤细如发丝的长江。

  云消雨散,惊雷渐收。重重云幕自动汇聚在二人脚下,铺陈出一片恢宏浩大直至无穷的云海。

  不知何时,天已透白。

  初生的朝阳,绽开万道金光。

  这一夜长得如同百年,此刻再见通天彻地,无远弗届的阳光。

  恍如隔世。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