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修真强少 第630章 白眼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屈寒山是阴寒门的长老,已经魔尊初期的境界。这样的一个高手,又怎么可能会好端端地掩埋在雪中呢?而郑彩霞和樊大通等阴寒门的人呢,他们又到哪里去了。这一切,只能是从屈寒山的口中,知道答案了。

  这些枪手和佣兵们,全都紧张起来,盯着点儿周围的动静。

  酒上的蓝色火焰没持续多大会儿,就熄灭了。驼爷又用火机点燃了一次,结果又再次熄灭了。这就说明酒没有效果了,必须得换新酒才行。一边忙活点酒,一边忙活搓揉屈寒山的身体,速度和效果都要慢上不少。

  “驼爷,把这个交给我吧。”

  徐天接过碗,一个火球就丢进了碗中,火苗蹭蹭地燃烧着。

  驼爷愣了一愣,也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手沾着酒水继续搓揉屈寒山。火熄灭了就丢火球,酒没有效果了,就换新酒。这回,驼爷可以全身心地抢救人了,持续了一段时间,屈寒山的身子越来越热乎,皮肤也终于是变得红润起来了。

  烈风寒和顾朝夕、乔欣等几个人,早就已经弄好了一个雪洞,里面放上了床和被褥。驼爷弯腰抱着屈寒山放到了床上,又盖上被子,人暂时是没什么大碍了,但是什么时候能醒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徐天道:“我来针灸试试……”

  真是耽搁不得了,这里距离骆驼峰不过是二三十里地,远远望去都能看到卧趴在雪地上的那两座山峰了。徐天必须得弄清楚,阴寒门的这些高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摸出三根银针,呈现着天地人三才的阵型,刺入了屈寒山的胸口穴位,保持住他的一口心脉,这才又摸出银针来刺激屈寒山的穴位。

  银针进,元气渗入了屈寒山体内,帮忙驱散寒气。

  银针出,带出来了淡淡的寒气,在这样双重作用下,屈寒山终于是醒转了过来。这是哪里?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又闭上了眼睛。这可能是到了阴曹地府了,怎么说他也是魔尊初期境界的高手,想过各种死法……让仇家杀死了,修炼走火入魔了,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会被活活地冻死的。

  死了也好,一了不了。

  可是,等会儿见到了阎王爷,他怎么跟阎王爷说呢?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屈寒山,你感觉怎么样?”

  “还行……”屈寒山不自觉地睁开了眼睛,这一刻清醒了不少,终于是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人,这是一个有着络腮胡须,相貌粗犷的青年,这绝对是一个陌生人,但他又感觉有几分熟悉。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陆判?屈寒山问道:“你们是不是要领我过奈河桥、还要喝孟婆汤……”

  “呃……驼爷,你们都出去一下,我单独跟屈寒山说一句话。”

  “好。”

  驼爷和烈风寒等人都退出去了,霎时间,雪洞中就剩下了徐天和屈寒山两个人。徐天摘掉了面具,露出了那张清秀、俊朗的面孔。这一幕,又把屈寒山给吓了一跳,失声道:“徐天,你……你也来阴曹地府了?”

  徐天没好气地道:“什么阴曹地府,是我把你从雪堆中挖出来的,你没死。”

  “啊?我……我没死吗?”

  “疼不疼?”

  徐天在屈寒山的胳膊上抽了一巴掌,这种强烈的痛楚,让屈寒山又惊又喜,他果然是没有死。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天不是在内地么,怎么会突然间跑到塞北来,又救了他呢?屈寒山实在是想不通。

  有什么想不通的,还不是他们太没用了。

  郑彩霞和屈寒山、樊大通等人来到塞北这么久了,也没有弄到金熊胆,徐天只能是自己跑过来了。倒是屈寒山啊?他怎么会被掩埋在了雪地中,郑彩霞和樊大通等阴寒门的人呢,他们又去什么地方了?这一连串儿的问题,终于是让屈寒山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很是痛恨,咬牙切齿地道:“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我们偷偷地潜入到骆驼峰,抓了金熊就走。谁想到,我们在骆驼峰转了几天,还没有见到金熊,就惨遭了拓跋部落的埋伏。有好几个阴寒门的人,当场毙命身亡。我和郑夫人,还有樊大通等人玩儿命地劈杀,终于是杀出来了一条血路……”

  当时是晚上,他们慌不择路地逃窜,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同时,他们的马车被抢走了,还是靠临时做的雪橇,逃过了拓跋部落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追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身上携带着的干粮、牛肉干也都消耗殆尽了,只能是吃雪或者是猎杀一些动物来维持生命。

  终于,他扛不住了,一头栽倒在了雪地中。

  天上飘散着鹅毛大雪,很快就将他给覆盖了。拓跋部落的人竟然没有发现他,而是穿行而过,去追杀郑彩霞和樊大通等人了。这是对精神和肉体,双重的折磨,阴寒门的人真的坚持不了多久了。

  徐天有些不太明白,问道:“按说,你们的行踪这么诡秘,拓跋部落的人又是怎么摸清楚的呢?”

  “这事儿怪我们自己了,养了一头白眼狼,他出卖了我们。”

  “谁?”

  “江东郎!”

  江东郎?这让徐天就是一愣,对于这个阴险奸诈,为达目的不择任何手段的小人,他是深恶痛绝的。上一次,因为黄腾的事儿,徐天特意跟阴寒门的人说了。阴寒门也是当即表态,将江东郎逐出师门。

  现在,怎么又把江东郎给扯上了?要是屈寒山不说,徐天都快要把这个人给忘了。

  屈寒山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懊悔道:“这事儿都怪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鬼迷了心窍。在江东郎的蛊惑下,我跟郑彩霞求情,把他也带到了塞北。我当时想着,江东郎要是能在金熊的事儿上立大功,就可以继续留在阴寒门,不再跟你作对就是了。谁想到,这个白眼狼,他竟然对阴寒门的做法怀恨在心,暗中勾结了拓跋部落的人,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了对方。要不然,拓跋部落的人不可能把我们的行踪把捏得这么精准,我们也就不会伤亡这么惨重了。说白了,这都是我们自食其果……唉,都怪我有眼无珠,我害死了阴寒门的这些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