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病娇求退散 70|大结局(完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昨晚发生的闹剧并没有吸引那些煤牢管理者的重视,他们甚至还以为是自己人发起的闹剧,因此只是恶劣的看着这些人恐慌,看完好戏以后边洗洗睡了,完全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大、书、包、小、说、网 WWW.dashubao.cc】

  到了半夜的时候,季小弟看着上云藤的样子,简直喜欢到恨不得扒拉到自己怀里不松开,他提议,上云藤正好五根藤蔓,一人一根绑着走就行,却被自家大哥无情的鄙视了。

  “爷爷奶奶年纪都这么大了,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

  季想容笑着安抚:“没关系,你们都钻进空间折叠帐篷中让小种子带着就好,在那里面你们不容易感觉到颠簸。”

  三个老人表示这样很好,没有发言权的季小弟只能失落的垂下头,跟在大人身后钻入帐篷中。

  当几人消失在他们面前,小种子忽然所有藤蔓耷拉下来,仿佛送了口气的模样,顿时萌到了季想容,她揉揉它的小脑袋,柔声安抚道:“好了,等到这里的事情结束,我就带着你和空间灵去宇宙外面看看。”

  小种子顿时精神起来,在她身上黏糊的撒娇卖萌。

  陈清翰一把扒拉开粘人的小东西,学着小动物的样子眨巴眨巴眼:“那我呢”

  “如果你能跟的上我的脚步。”季想容说完,整个人飞速离开了原地。

  黑暗中,几道影子如风般急速扫过,让一众被“风”惊醒的人左右看看,又嘟囔着趴回去打瞌睡了。

  在漆黑的通道中,季想容想到了什么,猛地顿住脚步:“宝宝,等一下。”

  空间灵疑惑的转过身,歪歪脑袋。

  “001曾经说过,子系统也有等级之分,当他们越来越强大,就有可能替代掉母系统。那么现在,001不再是母系统,你也没有替代掉它,那么,谁会成为母系统”

  空间灵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当然是最高等级之间的子系统发生战争,能者居之呀。”

  话音一落,“轰”的一声,山体内发生爆炸,整座大山摇摇晃晃,竟有坍塌之势。

  不过好在他们已经靠近了门口,很快就逃离了山洞,刚转身,就看到身后的大山像是整个儿的散了架般开始彻底崩塌。

  季小弟耳朵里慢悠悠的飘出一个灰色虚影,乍一看到季想容肩膀上坐着的空间灵时,吓得两腿儿一软,直接瘫倒着掉落在地上。

  “母母母亲”那虚影机械的声音在极度的震惊中有些失真。

  空间灵歪了歪脑袋,消化了片刻,顿时懵懂的表情一变,胖乎乎的小手中出现一把大锤子就往那虚影身上砸,小脸狰狞:“谁是你母亲,谁是你母亲你才是你母亲,你全家都是你母亲”

  被堵在煤牢中的试炼者们简直是苦不堪言,谁都没有料到,这好好的子系统竟然在突然间发生暴动,一个小小的虚影从他们身体中钻了出来,相互之间在确认信息后开始碰撞、激烈的碰撞。

  子系统们之间发生的暴动引起的能量波动,渐渐形成一个一个光圈,光圈们相互交融,越来越大,竟然将即将坍塌的整座山给整个儿的抗住,煤牢下面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个神经大条的人掐掐自己的脸皮,疼得嘶嘶抽气:“卧槽,比拍米国大片还要精彩”

  季想容之前所带领的小队所在宾馆,被一群手持枪械的武装人员包围,一个巨大的虚影慢慢的游了过来,那个虚影正是之前被打成重伤,差点背过气去的陈若欢。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陈若欢震惊的发现,她的巨尾已经不能变成双腿,但消耗过大使得她整个人十分虚弱,拖着一条巨大的尾巴更是将她体内所剩无几的能量消耗的一干二净。因此,她只能一边游几步,一边停下来往嘴里塞高热量食物,以保持身体日常所需。

  “你们”陈若欢脸色青紫的看着他们,由于身体过于巨大,导致说话的声音浑厚且嘹亮,让仰头仰视她的普通人们死死捂着耳朵。

  而她却无暇顾及这些,才说了两个字,她的脸色就更加难看,忽然呕的一声一手搭在宾馆屋檐上呕吐起来。她的肚子已经因为长时间不间断的进食而鼓起,胳膊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眼,那是能量剂注射后留下的。

  被组织救回去的第一天,他们还愿意为她花大价钱使用能量剂。但毕竟陈若欢变形过后的体型过于巨大,又怎么都变不回来,于是,需要注射的能量剂比普通人多了数千倍,不仅如此,数千公斤的能量剂一天就得注射三次,让组织也大感吃不消。最后,无论暗手怎么申请,上面都只丢下来一句话:“申请正在递交中,请耐心等待。”

  耐心等待个p

  陈若欢简直要抓狂,再等下去,她就会因为能量活活耗尽而死

  因此,她只能选择在组织再次出手相助前使劲儿的塞高热量食物到肚子里,来代替急速消失的能量。

  就在她快要绝望之前,组织忽然下达了一个命令将季想容身边那群人抓起来。

  在这种虚脱的头晕目眩的情况下,就算组织让她去叫那些人爷爷奶奶,想必她都能毫不犹豫的就点头答应,于是,陈若欢来了,抱着她被塞满背包的巧克力来到了这个地方。

  不过好在陈若欢什么都没吐出来,让所有人都着实松了口气。

  “你们,说,季想容,去了哪里”

  戚恬脾气最不好,冷哼一声,十分嫌弃的抬头看了她一眼,和季想容待太久的后果就是,也渐渐开始变得毒舌:“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免得弄脏我的衣服。”

  sarah上前两步,ann忽然一把抓住她的袖子,这么短短几天,曾经活泼爱笑的姑娘竟变得意外的沉默寡言。

  sarah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有些担忧的抓住她的手:“怎么了,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信任我吗”忽然,她的脸色一变,声音尖刻,“做什么又摆出这副死人脸的样子,我还没死呢,哭丧啊你”

  对于她的变脸,季想容队伍的人并没有感到意外,实在是,sarah突然出现的双重人格在好几天前第一次发现时,已经足够让他们震惊了,震惊着震惊着也就过去了。

  一开始他们倒是有些担心,但发现那另一重人格简直逗比到让人不想搭理后,也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因为人家纯粹就是抱着一颗来自未来几年的受害妄想症的心,看所有人都像是要害自己的样子,对所有人都是恶言恶语邪魅狂狷。真要有人受不了对她发起火来,她就立马吓的龟缩进龟壳里,然后主人格sarah便一脸茫然的看着对自己做着狰狞表情的人,让那些想发火的人都有气无处发去。

  这么一来,一看到sarah变脸,他们就眼不见心不烦,短短几天就铸就了一身恶毒言语不沾身的好本事。

  陈若欢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被这群人又是毒舌又是无视,开始本来就精神不好,看到这里就狂躁起来,呼出来的气都带着大量甜腻巧克力的味道:“你们以为不说,我就,奈何不了你们”

  话音一落,所有武装人员顿时子弹上膛,瞄准众人。

  就在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之时,一个温润好听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这不是陈小姐么,这是和我的朋友发生了什么误会吗,看起来脸色都不是很好的样子。”

  来人正是消失已久的顾占云等人。

  陈若欢的资料里从来就不缺少这种人才的存在,尤其是曾经腻在季想容身边的顶尖人才。不过他们认识,不仅仅是因为那些资料,更是因为这个人在短短时间内和组织上边的人交好,这段时间,她对付季想容的行动,没几次是真的成功过,其原因也正是在于这个人的捣乱上。

  戚恬等人看到老朋友,尤其是这个时刻还能站出来帮忙的强大老朋友简直是欢迎至极,一个瘦小的身影从顾占云背后钻了出来,热情的打着招呼:“嗨,好久不见”

  “你小子,老娘还以为你临阵脱逃了呢,原来一直是顾老大的人啊”戚恬猛一拍冯望州的肩膀,将他拍了个趔趄。

  他无奈,这女人,一直就没有温柔过。

  “顾占云,这次的事情你不要插手,这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你就算和他们关系再好,触碰到了别人的利益,相信他们也不会给你面子”陈若欢焦躁的想甩尾巴,不过想想一时撒气的甩尾巴可以,但甩完之后她蓄积好久的能量就又要消化掉不少,只能忍着气警告道。

  何向晚依旧是那么的性感美艳,她挑挑长发,笑声低哑:“你的顶头上司会不会生气,那你可真得问问她了。”她的目光投向陈若欢身边,笑容玩味。

  陈若欢心中一个咯噔,扭过头去,身边除了暗手,什么人都没有,于是气急败坏:“你们也只能耍耍嘴皮子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拖延时间,看看我手下的答不答应”

  然而,话音落下,武装人员们却无一人有任何举动,而是对着她的身边微微低头,仿佛是在请示着什么。

  陈若欢扭头,看着低着头的暗手,目光越来越绝望,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暗手慢慢抬起头,冰冷和漠然从脸上缓缓褪去,那张漂亮的小脸上只剩下和顾占云如出一辙的温和笑意和些微的无奈。

  “大哥,你真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好玩儿。”

  顾占云摇摇头:“我就应该像以前一样,任由你们用什么后妈来拿她开涮”

  就是因为任由他的兄弟们玩闹,任由他的父亲百般阻挠,他才一步又一步的失去了那个女人,失去了站在她身边的资格。所以,他现在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帮助阿容身边一心为她的好友们。

  他想,这样做,也许自己在她心中的印象会好一些吧。

  让所有人头疼了那么久的事情,却在几句话间轻松了结,戚恬能人心中顿感不可思议。

  然而,这些人并不知道,其实所有的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这个组织一开始,不过是顾占云的弟弟顾守安一时兴起创立,虽然是玩票兴致,却也花了不少心思在里面。

  没料到,家中出了些问题,顾守安将这个组织暂时交给死党,几年过去后,当他终于腾出空来后,又迎来了末世,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自己的组织,竟然被死党几乎一手掌握。

  他和哥哥以及现在不知道在哪里逍遥的顾凌霄斡旋了很久,才把这个地方给拿了下来。

  不过,这还是组织的一半,本来他们可以慢慢蚕食掉这个势力,没想到自家大哥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就这么提前将他们给暴露了出来。不过没关系,这样才好玩,接下来,他们和那个发现这一切的人,将会有一场很有意思的死战要打。

  不过,这已经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事情了。一旦他们彻底接手,就已经和季想容彻底没了关系。

  这边,季想容还不知道她目前最大的麻烦之一已经被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之所以说是之一,那是因为她现在有了新的麻烦,那就是母系统的争夺战。

  事实上,如果知道了那个组织问题已经被别人接手,那么季想容恨不得从此和家人逍遥天涯,再不过问这些俗世,不过,同为试炼者的自家弟弟也牵扯到了这个麻烦中,她就不得不管。

  怎么管

  这两年,历史上发生了两件不得不说的大事,第一件,玛雅预言说了很久的末世终于在这一年到来了,没有冰川,也没有灼日,而是整片大地都长满了令人闻之色变的血腥指压板。地面上的指压板虽然消失了,却被可怕的巨大变异兽所占据。

  第二件事,则是南方城上空出现奇怪的巨大龙卷风,龙卷风之威力史无前例,甚至有传言说,这个龙卷风还帮助地球击退了外敌,当然,是不是真的,已经成了所有人心中的谜团。

  那些本该在历史上留名的人,也一个个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眼中,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些可怕的变异兽。

  世界慢慢进入了正轨,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城市进入重建,人们开始慢慢试着去掩埋过去的阴霾,走出阴暗的角落接受阳光的洗礼。

  地球上,那些并不普通有着异能的人,要不就是渐渐异能消失,要不就是神秘失踪,动物们也渐渐变的正常,偶尔有人从深海和深山中会发现一些稀奇古怪的品种,然而,那个时候的人类,早已经忘记了这些生物,偶尔在报纸上出现被标记为神秘外星生物的它们,也很快不再掀起波澜。

  那么,那些人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也许,他们隐藏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默默的将这个神奇的种族繁衍下去。

  或许,他们进入了传说中的海底世界,过起了他们的隐居生活。

  又或许,他们已经通过什么手段,悄声无息的离开了地球,去往神秘魅力的宇宙,开始了他们漫长而快乐的冒险

  至于什么手段

  某个角落,季小弟累瘫在地,整个星球荒无人烟,只有他一人,他近乎崩溃的哀嚎:“姐姐,快来救我啊,你怎么能这么坑你亲弟弟,我不要当什么劳什子母系统承载者啊啊啊”

  他翻了个身,双手交叠放在脑后,又开始兴致勃勃的盘算起下一个旅程,他要给他们定在什么地方

  本文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