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末世纵横 第94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奄奄一息的陆宁被常青抱进车中,离开妓寨的时候,远眺着身后冲天大火恍然做了一场梦。

  噩梦醒来的早晨,是久违的阳光,清爽的被褥,甜香的牛奶,还有温柔关切的目光。

  一如少年时光,常青半扶半抱着生病的她,动作小心轻柔的喂饭喂药。不同的是她没有淘气,打趣,故意撒娇,而是乖顺的吞咽但不发一言。

  昏昏沉沉半个月了,除了常青偶尔匆匆过来探望她,还有三个人一直守在她身边,细心照料。看来应该都是他的至亲战友兄弟。

  机敏的唐钢在重金请来医生诊断下猜出了她是异能者,并不多问,只在她手边放上不断的晶核。

  高阶治愈系的木头每天用木系异能给她疗伤,虽然他很毒舌整天跟八卦小白斗嘴,对她态度却温和。

  两个人知道她说话不方便,也许还不想开口,借着聊天把外面的情况,晶核更好的吸收方法说给她听。

  养伤的房间不大,一张床,两张沙发,一个小几,没有镜子。伸手摸了摸自己划痕遍布的左半边脸,什么都清楚的陆宁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异能者的体质不是吹的,被打到遍体鳞伤的她恢复很快,行走自如后第一时间开始握枪拿刀。力量在末世意味着什么,再没有人比被欺凌,压迫两年的她更清楚了。

  话唠小白一边自以为是的指导她,一边不厌其烦追问她和常青的关系。

  “听老大说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那他是当你妹妹还是爱人?我怎么看不出来。妹妹吧,那眼神语气又太亲昵。爱人,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亲亲摸摸?你们到底

  他正啰嗦,陆宁手里的枪已经咔咔拆开又组装好。不等惊讶的小白刨根问底她这一手在哪里学的,外面甜美清脆的女声传了进来。

  这个叫林珊的女孩长得并不算特别出众,但胜在肤色白皙,眉眼柔和,让人看起来很舒服。对待陆宁是亲切又大方。

  她是跟着黑豹、小波几个一起来的。那几个对她面色不善的男人不知道拉着唐钢小白出去说什么。房间里只留下了两个女生。

  给她剥了一个超大的桔子,林珊解释说:“这是变异桔树结的果子,虽然味道不够酸甜,解渴也不错。”

  从善如流接过来,放在手心里,但陆宁没有吃。一直浅笑的林珊也不介意。一个人从食物说到现在的天气,各地的形势,终于嘴里好像漫不经心般带出了一句关键的话。作为常大哥的未婚妻,我也是......

  未婚妻,常青订婚了?眼光到是不错。身心饱受男人折磨,自以为早已经不能容纳男女情爱的陆宁心湖没有一丝涟漪。

  很快常青赶了回来。外面吵吵嚷嚷里,狐狸精,丑八怪,世仇,家族,兄弟的话断断续续传了进来。

  脑子还算通透的陆宁三言两语间猜出了事情的始末。听到常青那句离开中央,纵横末世的话时她的手不由紧了紧,桔子流出冰凉的汁水。

  大步流星进来的常青见了坐在凳子上的她眼睛一亮,惊喜道:“恢复的不错,能自己走了。”又摸了摸她黑顺的长发,把几个兄弟郑重正式的介绍给她认识。

  “唐钢......

  小白......

  木头......

  黑豹......

  林珊,我战友林远的妹妹,冰系异能。”

  简单一句话,说明了很多。陆宁的余光扫了眼旁边微微红了脸的林珊,心里叹口气。如今的自己还能被当成潜在的对手,让人动心计,算不算值得骄傲的事。

  两个月,连续换了几次居住的地方,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后半夜常青带着她坐在车中间。开车的小白无奈抱怨:“老大,咱们就这么离开也太屈了。就算开走几车皮的物资也不算多。”

  擦枪的木头冷哼两声:“人家大方让你拿了,谁让你不是空间异能者,自己没本事,就怨不了谁了。”

  “他们那些数嘴的家伙,明明知道我们不能拿走,故作大方的虚伪,哼!”

  手里握着晶核擦洗的陆宁顿了顿。她知道,常青要带着她离开奋斗两年的中央,离开权势一方的叶家,去做自由小队,重新开始。

  想了想,垂下眼睫,对身边看地图的常青沙哑一句:“我有空间。”

  “宁宁,你的嗓子恢复了,你能说话了,你愿意说话了!”

  激动万分的常青握着她的肩有些语无伦次,还是后面老辣沉稳的唐钢更拿事。吩咐小白掉头,追问着她:“陆宁,你的空间有多大,我确定一下咱们好去哪个仓库!”

  末世里南征北战几年,纵横小队的名气响亮。常青几个都顺利升阶为十级高手。晚起步两年的陆宁也到了7级,相比较他们实力的飞跃进步几个人的感情都不算顺利。

  小白,木头两个还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谁也不肯先揭开那层窗户纸。

  曾经沧海的唐钢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路上相交红颜不少却没有一个能让他停留。

  至于她和常青就更是奇怪了。

  谁都知道常青对她一往情深,她自己的眼睛和心也这样认定。可这个家伙从来没有情人间的调情,不论动作和语言。

  而她,不知道是胆怯还是自卑也不敢更进一步。

  艰难的一场大战,高阶丧尸咬掉了她胳膊上的一块肉。短暂慌乱后常青镇定自若把她带到了密室。落下钢化门的时候陆宁忽然笑了,曾经的心结烟消云散。

  这样的男人她不该在错过,也不能在错过。

  倾身过去,双臂圈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在那等待已久的唇上落下一个火热的吻。

  果然是真爱她,得到允许后欲拒还迎都做不到的男人大力掐着她的腰冲撞着,狂风暴雨般胡乱吻着。

  那滚烫的肌肤,狂乱的心跳,乱语的呢喃,粗鲁的摩挲,生涩到让她有些痛的沉入,让本来厌恶男女这码事的她忘记了曾经的不堪,破碎的呻|吟,沉重的喘息渐渐响起在密室中,久久不能消散。

  生死一线中,抵死的缠绵,再不能忘。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