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个我[快穿] 第158章 蔲点男主有点怪9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落日城是一个繁华的小城镇,城外有一片森林,林里常居住着一些小妖、精怪。虽然偶尔会有小妖精出口来作乱,但城里也不是没有修者,平时也能自主解决。

  但最近几个月,从森林里出来进城捣乱的妖精们忽然变得多起来,还有小妖变作丰姿冶丽的美女出来行骗,城镇东头的肖书生就被一个黄皮子姑娘骗得恩爱数日,败了家底给女妖买这买那,还被女妖精吸了阳气,若不是被一个行走的道士瞧见,将那黄皮子姑娘打走,他说不定得性命不保。除了女妖精,甚至还有妖兽半夜进城抓人去吃,无论是男女老少,只要遇到就难逃虎口。

  城里的散修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但是向来独来独往的妖精们不知为何,竟然学会团伙作案,出其不意的联合起来对付城里的修者,不少修者都反被他们抓去吃掉,甚至还有妖精嚣张的把被他们杀死的修者沾血的衣服,大摇大摆的扔进城里示威。

  散修瞧出厉害后,也不敢去管这些妖精,就怕被报复连累,而修行不精的修者不敢久留,也纷纷出城避难。城主实在无法,只得联络周围的修仙门派发出求救信,这才有薛嫣等人前来支援。

  来落日城的修仙门派其实不多,也就四个,除了他们青衍门,来的还有琼华铁剑门、天水派,以及纯女人的修仙门派游月宫。

  不过毕竟落日城只不过是小妖作祟,大多数修者也成日修炼,不爱多管闲事,这种来除妖的任务虽说能涨涨经验、试试身手,但一般也没人爱管,所以几个门派来的人都不多。

  青衍门除了薛嫣和钟离,还来了三个筑基修者,分别是:孙婕彤、沈瀚文、乔娜娜。

  乔娜娜是一名婀娜多姿的美女,看起来十七、八岁,可谓是芙蓉如面柳如眉,长得艳丽多姿;同她相比孙婕彤就长得小家碧玉许多,但胜在气质优雅,自有一番风味。沈瀚文也长得不错,看着二十来岁,大概是个剑修,经常剑不离手。

  但修者从来不能从脸上看年纪,谁知道看起来年轻的他们,到底有多少岁呢?

  薛嫣、钟离和乔娜娜是青衍门的五代弟子,乔娜娜的师父是米萍,米萍师从段泽文,段泽文则是钰雪最小的徒弟。

  就是那个上辈子姚梦莹天天上游戏去看的钰雪。

  钰雪叛出师门后,就成了一个谁也不敢惹的散修,他的大弟子、二弟子死了,但三弟子谭旭和四弟子段泽文都在青衍门,只不过师父判出师门,让他们容易遭口舌,在门派里也不受待见,以至于门下弟子都很低调,再加上人丁稀少,这次来的只有乔娜娜一人。

  孙婕彤和沈瀚文却是六代弟子,虽然钟离和薛嫣是十一岁幼童,但两人辈分大,孙婕彤和沈瀚文除了得喊乔娜娜师叔,还得喊他们师叔。

  另外,琼华铁剑门来了六个筑基,两女四男;天水派来了五个筑基,一女四男;游月宫来的人最多,十一个筑基,当然全是女人。

  他们这些人虽然都是筑基,但他们均是修仙门派的弟子,即使修为浅显,落日城的城主也不敢怠慢他们,他们来的当天晚上便大摆筵席,用来招待他们。

  二十七个人,每十人一个桌子,首先是男人坐了一桌,再是女人坐了一桌,最终薛嫣和钟离,还有看起来年纪稍小或是修为较低的几个人,一起坐在最后一桌。三张桌子三足鼎立,桌上的人只要抬头瞅,大家都能互相看到,也能互相聊天说话。

  落日城的城主则陪坐在第一桌,所以那一桌也算是主桌了。

  席间大家互相介绍认识,薛嫣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着,因为她和钟离都是十一岁的孩子,所以并不被重视,其他人互相恭维,只有他们两个没人说话。只不过钟离不在意,薛嫣也不在意。

  他们这些人此次前来落日城,都是接了同一个除妖的任务,虽然是小妖精作祟,但他们也不过是筑基修为,若是将那些小妖们不当回事儿,说不定也要吃亏。而他们这么多人也不能群龙无首,总要挑出来一个领头的,所以酒足饭饱之后,大家的谈话便往这里偏了。

  因为青衍门是众多修仙门派里的三大门派之一,所以挑选领头的时候,首推的就是青衍门之中看起来战力最高的沈瀚文,虽说薛嫣、钟离、乔娜娜辈分高,但是他们入门晚,乔娜娜看着又柔柔弱弱的不禁打,薛嫣和钟离还是两个孩子,所以沈瀚文就直接成了大家推崇的人选。

  而另一个被推为队长人选的,是琼华铁剑门的邱雨田。

  不过在听见领头人要在沈瀚文和邱雨田之间选的时候,薛嫣却极不满意的说:“我不同意。”

  沈瀚文薛嫣知道,在这群筑基中是一把好手,属于筑基后期,修为也即将凝珠。他此次前来的原因大概是修炼遇到了瓶颈,想借此次任务增长心境,好顺利凝珠。而琼华铁剑门的那个邱雨田也是筑基后期。

  这群没经验的小孩儿去抓妖,队长要是沈瀚文还好,至少看起来稳重点儿,而那个邱雨田真是看着就不靠谱,一看就是天分高、修炼也从小顺风顺水的人,浑身如出鞘的剑一样尽露锋芒,大概是什么波折也没遇过,显得颇为自负。而这种既自负又没什么真本事和经验的人当队长,若是出了一个蠢计策,说不定手下的人都得被小妖们抓去吃了当进补。

  而且此次任务是钟离主动要来的,他肯定知道这边是什么情况,所以怎么想,薛嫣也觉得由钟离当队长才最为合适,所以她便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

  至于其他人不高兴?不高兴总比被小妖精吃掉好吧,所以忍着吧。

  桌上的气氛一瞬间冷场。

  游月宫的一个女孩儿首先对着薛嫣一笑,语气带着轻视和漫不经心:“难道小妹妹想当我们这个临时小队的队长?”

  薛嫣扫她一眼,“叫我小妹妹,你和我是同辈份的吗?你师父同意吗?”

  游月宫的女孩儿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

  琼华铁剑门的邱雨田也脸色不善的看向薛嫣,而和他同一个门派的另一个小姑娘,则不屑又高傲的对着薛嫣说:“我们是要去做正事的,你一个小孩子掺什么乱?你辈分是高,但你本事什么样可没人知道,想当这个队长,你掂量过自己什么分量吗?”

  坐在薛嫣身边的钟离叹一口气。钟暶这个女人,即使是他都不敢轻易得罪呢。

  薛嫣轻笑的看她一眼,接着一伸手,一个牙签大的黑铁棍便从她的掌心旋转着飞出,待飞到桌上一米高的时候,小牙签已经变成一个六尺七寸的长铁棍,铁棍两头都盘旋的雕刻着两条踏水戏珠的五爪金龙,棍身上刻着无数的符文,偶尔还会看见符文上闪着流窜的金光,但仔细去看,却又看不出丝毫特殊,仿佛刚才的金光是眼花所致。

  薛嫣抬手将浮在半空的铁棍抓在手里,随口道:“此为定海神针,又名爱的小铁棍,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可粗可细,重一万三千五百斤。我把它放在这儿,你们若是有谁拿得动,这队长就你们爱谁当谁当,若是无人能提得起来它……”

  她冷笑一声,将铁棍随手一扔,将它掷在三张桌子中间的地面上,接着挑衅地指着刚才和她呛声的琼华铁剑门的女修说:“你不是能耐吗,且来试试吧。”

  那女修气的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重一万三千五百斤?若是这么重,你还能提得起来?我就看看你说的这谎,你要怎么圆!”她说着从桌子边走过来,去提那铁棍。

  她本来没当回事儿,但是用力一拽,却没提起来。

  女修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清清嗓子、换个姿势接着拽,可还是没有提起来。她看一眼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的薛嫣,一咬牙,运起灵力在掌中,使出浑身的力气使劲儿去拔那铁棍,可谓是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但还是提不起来那铁棍!

  最终她一甩手,又跺了跺脚,脸色难看的看着薛嫣说:“我又不要当队长,我提不起来就提不起来,哼!”她说着可怜兮兮的看向邱雨田。

  邱雨田安抚的看她一眼,自信的走出来去抓那铁棍,结果和那个女修一样,根本拿不起来。

  人群中传来嘻嘻的偷笑声。

  一个筑基就想拿起来她仿照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炼的本命武器?薛嫣嗤笑一声,随手拿起筷子夹一口肉放在嘴里嚼,一点儿也不担心铁棍被别人拿起来。

  邱雨田最终气急败坏的放手,指着他们门派的另一个男修说:“尧,你过来试试!”

  尧,没错,就是一个字的尧。

  尧舜禹,尧舜禹……虽然不是一个时空,但这边居然有人叫这个名字?薛嫣好奇的抬头去看,见那第一张桌子里站起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那男人长得高大威武,身高足足有两米,又生得魁梧雄壮,身上的肌肉都快赶得上现代的健美先生了,道袍崩在他身上,仿佛随时都有被撕裂的预兆。而他本人也长得十分英俊,脸上大刀阔斧,线条粗犷而充满野性,和这个时代大多数的长发修者不同,他留着一头板寸,发茬几乎贴着头皮,但额头和脑型生得极好,让他十分适合这样的短发。

  几乎是看见他的同时,薛嫣的眼珠子就黏在他身上挪不下来了。

  好久没见过这么an的男人了。这就是尧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