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饰诡话—那些首饰背后的秘密》

标签:

作  者:小妞不吃燕麦粥

动  作: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18-01-09 09:27:36

最新章节:第65节

  新年开新帖,去年开的贴中途出故障了,以至于网上没有后文,本想等着老贺的故事出版后在网上完结它在开新帖。但这中间的时间太长了,莲蓬鬼话又太让我牵挂,我无法忍受对他的眷恋,冒着被网友唾沫淹死的危险,俺又来讲故事了。这个故事依然是第一人称,但故事里的我不是我,只是习惯了这种写法。废话不多说,故事开始。第一个故事,扶莲发钿石榴开花叶叶长一母生下三个郎赶集上店大郎当扶篓上山二郎当属着三郎年纪小送去学堂念文章亲娘得病做个床一阵闻着人肉香大郎二郎皆辞去唯有三郎泪汪汪肋巴割了四两肉葱香姜香都切上送到绣房我的娘头口吃的沙又蜜二口吃的胜砂糖扶莲吃了第三口亲娘祛病起了床身上肉精瘦,脸上皮发黄肋巴上长了个好大疮。小时候,我奶奶给我讲故事总是喜欢在故事前缀上这么一首既像诗,又像童谣的‘前言’。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的故事我已经不记得内容了,更不记得那段有些绕口的‘前言’,唯有这一个,直到今天我还记得,因为它讲的是个恐怖故事。(小孩子对于恐怖的事情记忆比较深刻。)奶奶的故事里一般很少提及人名,一般都用大郎、二郎、三郎或是张三李四代替,在这个故事里大郎、二郎和三郎的娘叫做扶莲,扶莲得了重病,必须用人肉作为药引子才能医治,大郎和二郎都怕得躲了起来,只有上学堂的三郎最孝顺,他不忍心亲娘卧病不起,于是就在肋上割了四两肉熬好药送到扶莲的床前,扶莲吃了三口病就完全好了。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人有病怎么能用人肉医治呢?就算真有这种人肉疗法,也不至于吃三口就完全病愈。所以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马上问奶奶,扶莲是不是用生病做借口,实则是想测试她三个儿子到底哪个孝顺。可奶奶说我猜错了,扶莲不是装病,她真的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故事的关键在‘前言’的最后两句,“身上肉精瘦,脸上肉发黄,肋巴上长了个好大疮”。扶莲在尝到三郎人肉的鲜美后,竟然把三郎身上的肉全部给吃光了,只留下三郎的头,而肋巴上长疮的也不是三郎,是扶莲,她吃掉三郎后,在胸口的位置上长出一个和三郎样貌一模一样的‘疮’,因为疮的样子形似人脸,所以大家都叫它‘人面疮’。故事就讲到这里,至于扶莲为什么要吃掉亲生儿子,为什么会在胸口长怪疮,奶奶都没有说,以至于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听到名字里带‘扶’和‘莲’字的女人或是听到有人长疮,总是怕的要命。哦,讲了这么久,我都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洪灵,名字是奶奶起的,奶奶说女孩家沾点儿灵气好,但是对于自己这张脸我从小看到大,也没看出哪个部位长得灵气逼人。但长相总体还算清秀,属于耐看的类型。我父母在我十一岁那年出了意外,当时他们在外地,送回来的只有一坛子骨灰,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算圆了他们‘生不能同时,死能同衾’的心愿。从那以后,我就跟着奶奶生活,奶奶虽然脾气有点儿古怪,但是对我很好。我和奶奶一直在离沿江市不远的一个小镇上生活,小镇平静寂寞,沿江市就繁华的多,我一直很向往,所以高中毕业就直接考取了沿江大学。可奶奶说什么都不来沿江市,我只好寄宿在学校,每逢假期才能回去看看她。你一定奇怪,我父母不在了,奶奶一个孤老太太凭什么养大我,还能供我上大学?这就要从奶奶的手艺讲起。其实说是手艺并不太恰当,那应该是一种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