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样做,却是有着一个坏处,那就是,只能存活七日,七日之后,神魔真躯能量消耗一空,其中的神魂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但如果不这样做,星极真神就等同于废人,根本不可能天逃出即将崩塌的神界,更不要提转移神界的生灵了。

  因此,不管怎样,星极真神都要融入到神魔真躯当中,为了自己也好,为了女儿以及天下苍生也罢。

  玉儿只好答应父亲,跑到破灭大殿的储藏宝物的地方,将一枚纳戒取了出来,而后来到星极真神身边,将那枚纳戒交给了星极真神。

  神魔真躯的尸身,就储存在这枚纳戒当中,因为太过庞大,所以只好将之收进纳戒,此刻星极真神将纳戒开启,其中那枚庞大的,蕴含太古时期的浓厚气息的神魔尸身,登时从中滚了出来。

  “轰轰!”

  几声巨响,庞大的身体几乎快要将整个山峰都给挤垮,下面还在地震,使得九幽破灭峰险些塌掉。

  “啊!”

  剧烈的抖动,令得玉儿都是一阵发慌,连忙惊叫起来,她虽然是星极真神的女儿,但从小却是并没有触及武道,因此连半点修为都没有,完全是个普通人,面对这种天崩地裂的异象,自然是畏惧至极。

  “玉儿莫慌。”

  星极真神这时候低吼一声,安抚了一下女儿的情绪,紧接着双手抵在那具神魔真躯的两眼眼睛上,随即只见得他嘴唇翕动,伴随着一阵晦涩难明的咒语,星极真神身体登时羽化破灭!

  身体逐渐透明,如风化一般随风消散,一缕神魂顺着那两只神魔眼睛,钻入了神魔真躯之中。

  随着那具庞大的神魔真躯觉醒,慢慢睁开眼睛,星极真神本体也已经全部羽化于天地之间。

  已经没有了退路!

  既然融入到了神魔真躯,就自然要面对这一步,本体毁灭,再也没有生还的希望,七日时间一过,神魔真躯崩毁,星极真神的神魂也会崩毁,到时候,什么就都不剩了。

  “爹!”

  见到星极真神本体羽化成灰的一幕,玉儿顿时忘记了危险,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狂涌而出。

  神魔真躯此刻已经睁开眼睛,初时一刹那,那双眼眸冰冷如玄古宇宙,毫无感情,不过随着玉儿那一声爹喊出口,眼神之中当即恢复了一些柔和之色。

  “玉儿。”

  神魔真躯缓缓开口,那震耳发聩的声音,令得玉儿脸色一白。

  星极真神这时才想到,这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的肉身了,于是闭上眼睛,感受这具身体其中的奥妙之处,过了半晌,神魔真躯在星极真神的掌控下,缓缓缩缩小成正常人的高度,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轰轰!”

  神核消失,神界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劫难,山川崩裂,大地沦陷,地震如同海浪一般一轮接一轮的涌来,九幽破灭峰作为神界第一高峰,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幸亏山体牢固,否则在这种摧残之下,早就风中残烛一般的崩塌了。

  此刻随着星极真神掌控了神魔真躯,修为再回极致境界,虽然并没有触碰到同化境边缘的层次,但牢固一下这座山峰,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见星极真神双手一抬,一股泛着洪荒太古的气息登时从他掌间涌出,犹如闪电一般将整座山峰笼罩,瞬间,摇摇欲坠的山体稳固下来,不再摇晃,然而下面的山川大地,却是该崩裂崩裂,该坍塌坍塌,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星极真神极目远眺,看了一眼神界此时此刻的情景,不由得发出一声长叹。

  “怪我,如果我能早点发现邪祖的诡计,神界就不会落得这般下场了”

  星极真神眉宇紧皱,融入了神魔真躯,使得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年轻,不得不说,这具神魔真躯长相十分邪异,眼眸狭长,剑眉入鬓,肤色更是惨白,毫无血色,如同吸血鬼一般。

  可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庞大的气息,却是又让人心神震颤。

  玉儿盯着父亲,好不容易才接受这副容貌,于是走过去,安慰道:“爹,这也不怪你,要怪只能怪那些邪祖狂尊,他是个大坏蛋!简直坏死了!”

  “是啊。”星极真神点了点头:“但愿易邪能够制止他吧,否则的话,四界将会毁于一旦。”

  “嗯。”玉儿默默点头。

  “好了,随为父走一趟吧,没有你的证明,恐怕没人会相信本神的身份。”星极真神苦笑一声,拉着玉儿的小手,旋即便是化作两道流光,翩然飞离了九幽破灭峰,径直奔向苍穹!

  随着两人的离去,九幽破灭峰轰然坍塌,庞大异常的山体,直接轰打大地之上,令得本就支离破碎的大地,顷刻如蛛网一般龟裂,烟尘暴起。

  第二日,星极真神的指令便是通过万宗盟向整个神界传达出去。

  指令很简单,只有两句话:神核被邪祖狂尊炼化,神界即毁,不出两日便会彻底崩塌爆炸,请神界所有生灵通过下界之门,逃往仙界避难!

  于是乎,神界所有生灵人人自危,争先恐后的通过各种方法,赶往下界之门所在的地方,也就是楚霄王朝!

  星极真神准备建造一个巨型的下界之门,以便更大效率的撤离神界生灵。

  于是跟万宗盟诸多太上长老、祖长老联手,足足花费了十二个时辰,才将一座直径足有两千米的下界之门建造出来。

  这种规模的下界之门,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次最起码能够容纳五万人撤离,当然,前提是御气凌空,否则的话,就要击破头颅了。

  最先撤离的是狂宗在内的数十个宗门,西门昌宇、狂宗宗主、方儒、颜晴华、易小童、还有罗元明等人,都在第一批撤离的名单之中,不过他们却是没有立刻离开,而是跑去询问星极真神易邪的下落,得知易邪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步,并且前去阻止邪祖狂尊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商量之后决定先不撤离,帮助星极真神等人处理撤退的事情。

  距离神界崩塌毁灭,只剩下不到十二个时辰,然而神界却是还有着无数生灵没有逃走,甚至连楚霄王朝都没有赶到。

  不过即便如此,整个偌大的楚霄王朝,各个城池,都已经人满为患,无论是什么种族,此刻都放下了争端,为了保命,谁还有心思在个人问题上浪费时间?都巴不得通过下界之门离开这个即将崩塌的世界。

  下界之门并没有建造在某一座城池之中,因为星极真神早已预料到会面临何等场面。

  不过,那人山人海,如同蚂蚁一般的景象,让仍旧是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没办法,能撤离几个算几个吧。”星极真神心中叹了口气,无奈的想到。

  不到十二个时辰的时间,想要把神界所有生灵都撤离,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好能够撤几个算几个,至于剩下的,只能弃之不顾了。

  与之同时,另一边,易邪已经来到了仙界,仙界一派平和,毫无察觉到邪祖狂尊已经降临到这片世界。

  易邪手中的造化天盘,本是有着邪祖狂尊的标记,可是随着易邪深入仙界,那个赤红色代表标记,竟然从造化天盘上诡异的消失了。

  “看来他已经知道我通过这件东西在跟踪他,已经斩断了身上的一切神识。”易邪眯着眼睛喃喃自语。

  造化天盘之所以能过追踪邪祖狂尊,乃是刻上了邪祖狂尊的生辰八字,根据天理神识,从而判断出他的大致位置,而如今,邪祖狂尊的xìn hào无端消失,只有切断神识这一种可能!

  切断神识,就代表邪祖狂尊无法感知到附近千百里之内的动静,虽然对自身不利,但也总比被易邪追踪强。

  “不管怎么样,肯定就在这片世界,对了,何不去找这个世界最强者,询问一下界核的位置呢?”

  易邪心中忽然想到,邪祖狂尊炼化了神界的界核,并没有使他突破到同化境,来到仙界,必然也是朝着界核而来的,只要自己掌握了界核位置,不就能够找到邪祖狂尊了吗?

  想到这里,易邪登时释放出恐怖的神识。

  如今,达到极致境界,易邪的神识已经无比恐怖,甚至可以将整个仙界都牢牢掌控在手心之中,当然,对于斩断神识,并且修为不在易邪之下的邪祖狂尊,易邪是无法找到的。

  神识如同苍穹,笼罩着整个仙界,寻找着仙界之中气息最强者!

  “有了!”

  易邪突然睁开眼睛,他发现有一道气息无比强悍,乃是整个仙界最强的强者,就在离自己十万里之远的一处道观当中。

  “他是仙界最强者,一定清楚界核的位置!”

  易邪暗想,而后双手撕裂空间,直接蹦入其中,紧接着,离那处道观不远处的苍穹中,便是空间骤然撕裂,易邪的身影随即从中走了出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