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之城。

  虽然高悬在林岩国都的头顶,但这里却是人类和任何种族生命的游乐场,并非是神明居住的禁区。

  这里欢迎所有人前来,特别是小孩子,他们来到这里,能够获得免费的食物和居住,可以在这里尽情地游戏追逐,梦幻之城是孩子们的乐园。不少佣兵也会前来,他们都是在当初血战中残存下来的勇士,有着最光荣的战功和最耀眼的勋章,当然,勋章指不是他们胸口的佣兵星徽,而是指他们身上的残留的伤疤。

  梦幻之城有他们免费喝用的好酒,永远不断供,但没有人会这样做。

  大家也许会在手紧时来这里喝几杯,但那都有同伴请客。

  当然,就算是已经把所得金钱全部捐给战死的战友家属的佣兵,也不用担心钱囊空空,他们在佣兵城,还有一份薪金,来自佣兵城税利的一部分,作为他们守护佣兵城的永久战功福利。

  佣兵们喜欢上来梦幻之城喝酒,除了是有种登高望远放眼天下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这里常会看见城主大人和他的伙伴们。看见城主和首领们,跟他们打上一声招呼,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永远紧随在他们的身后,永远战斗在他们的身后一般。

  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但大家仍然有一种依恋,渴望与首领们并肩而战。

  正当佣兵们看着远方的彩虹垂挂的梦幻城堡那高塔,一边喝冰镇麦酒一边猜想今天会不会有仙女龙飞出来放个魔法烟花的时候,忽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了起来。佣兵们一听。登时把酒喷了满天。

  因为这上魔法警铃,只要敌袭才拉响的东东。

  佣兵们个个热血上来了,个个顾不得太多,酒瓶子一扔拔出利剑就冲出外面集合,好几个佣兵团长更是风风火火地喊口令,准备分队带人开战。虽然过去半年多,但是当日那种训练出来地战斗意识大家一点儿没放下,也许这辈子,他们都不会忘记……

  “砰砰砰砰砰!”

  魔法警铃还在响。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佣兵们傻了眼。因为,这是庆祝时才发射的魔法烟花。

  这玩意儿常有,六位仙女龙几乎天天放魔法烟花,理由是几乎天天都有人生日。

  总之,这已经成了梦幻城堡的一项特色表演,如果佣兵们一天看不见魔法烟花升空,那心里都挺遗憾的,觉都睡得不怎么好。

  “卡卡你这个猪头!你拉魔法警铃做什么?大家不要慌。不要慌,我们没有受到袭击,重复一遍,我们没有受到袭击!”琥的声音在魔法广播中响起来了,道:“我们有一个特大的喜讯要告诉大家,想与大家一起分享。猛虎佣兵团在高丘城塞战死的团长,金,还有几位已经找到灵魂之石的伙伴,已经复活了。另外一些猛虎佣兵团地的队员们,我们以后在找到他们的灵魂时。也会复活他们的,包括在佣兵城战死的佣兵们……雷以后攻陷天堂,一定会让那些灵魂复活或者转生的,金复活了,我们的战友成功地复活了,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大家欢呼吧!”

  “复活了?这不是做梦吧?”佣兵们听得一楞一楞的。

  “白痴,你们还傻楞着干什么?大家都站起来欢呼!”几个佣兵团长自己眼睛红红地,嗓子嘶哑,却让自己的属下欢呼。

  “我欢呼不了,我想哭……”有个小佣兵眼泪答巴答巴地往下掉,怎么也禁不住。

  “我日,你哭个屁啊!能复活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吗?”佣兵团长们回忆起以前并肩作战的兄弟们,想那浴血奋战时的种种,再想到他们也许会有一个人,微笑着回到自己的面前。也想大哭一顿。

  “可是我就是想哭啊,我高兴也想哭!呜呜呜!”小佣兵已经忍不住放声大哭了。

  “神喻之子,万岁!”施泰加红着眼睛排众走出来,他像狮子一般,咆哮如雷,借此来掩饰他那脸上纵横交错的泪痕。

  “万岁……”千百个佣兵带着哭腔,高举着手臂,仰天大吼。

  三天后。

  在梦幻城堡的主厅外面,近万佣兵整整齐齐地排着队列。迎接着死亡国度中回来的猛虎佣兵们。在佣兵城和下面的林岩国都,也有无数地人。静等在魔法影像仪之前,屏息地看着这激动人心的人刻。

  魔法记录者们的魔法闪光灯不断,他们同样一脸兴奋。

  谁能把战死的伙伴在死亡的国度抢回来?谁能把战死的伙伴在永眠地国度中唤醒?谁能把战死的伙伴复活回到大家之中?

  只有他!神喻之子!拥有虔诚之心和慧眼的阿奇利斯!

  赵雷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他希望第一眼就看到金。琥和帕特拉尔站在他的后面,因为他们左右,早就让众女挤满了,特别是娜娜,她与赵雷一样,渴望第一时间,就投到金的怀抱之中。

  那个呵护自己的哥哥,自己只有梦中才敢偷偷落泪偷偷思念的哥哥,现在,他要回到自己的身边,那是多么高兴的事。娜娜还记住,在自己九岁生日地那天,哥哥带着自己,前往十万大山去看跳跳兔,因此认为了赵雷,于是整个人生都发生了完全的改变……

  当城堡大门缓缓地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黑暗中缓缓步出,他高大,坚强,有如城堡一样可靠。

  他的身边,伴着一个女子,那是样貌与脾气恰好相反的风暴女。

  再后面一点,还有几人,全是猛虎佣兵们的骨干成员。有大家一看他就得小心钱囊的盗贼永贝里、有肥胖如球还整天吃东西的哈布、有忠诚坚贞的剑士欧佩克、有守御武技有如铜墙铁壁地拉夫、还有那个花花公子般的菲尼克斯安杜路、最后一个,是黑衣冷酷地刺客刹那。

  人们屏息静气,想听听金第一句话会说什么。

  是痛苦,还是庆幸?是高兴。还是惊讶?

  “我感觉,就像做梦一般!一觉醒来,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似的……”金用巨手遮住刺眼阳光,轻声说了一句。魔法传音把他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广场,同时传送到下面的林岩国都和遥远的佣兵城,在那里的魔法扩音器中清晰地广播出来,让千万人一起子欢腾起来。

  “欢迎你!金!当我看见你归来,一步一步走

  的大门,我心中地内疚。才没有再增加累积!”赵张开双手,与金紧紧相拥,英雄之泪,也禁不住夺眶而出。

  “不,为你战斗,或者战死,那都是我的荣幸!”金也紧紧地拥抱着赵雷。

  城堡的顶上,魔法烟花。早迫不急待地冲天空,绽开一朵朵美丽的火树银花,七彩鲜艳。人们等不及到晚上了,因为狂喜,无数的烟花和酒水,抛洒向天空,人们登时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万岁的呼声彼起此伏,如海潮一般在三个城里来回掀起。

  不但金与赵雷,还有永贝利、欧佩克、哈布、拉夫、安杜路、刹那和琥、帕特拉尔、盗贼卡卡、贮金矮人和亚历山大他们的……纱萝抱起娜娜,快乐地旋转着。还有坚强的栗发女剑士红,也不断地擦着眼泪。一时间,眼泪和笑声,同存在梦幻之城。当金拉着赵雷,肩膀上坐着娜娜,向佣兵们挥手之际。人们沸腾到了极点!

  “神喻之子!神喻之子!神喻之子!神喻之子……”

  “金,我们地英雄!我们以你为荣!”

  “复活万岁!”

  “万岁……”

  一遍一遍,佣兵们陷入了狂欢之中,有这激动的时刻,他们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兄弟,自己的亲人已经复活了。

  虽然明知有些人不可能再复活了,但大家相信,神喻之子在成为主神之后,一定不会把他们忘记,一定会让他们的灵魂脱离苦难。重新转生成人,重新经历精彩的人生!佣兵们相信,神喻之子,在经过那一场最艰苦的战斗之后,已经迅速地成长,距离主神不远了,他即将带着大家走进一个新时候,佣兵的黄金时代!

  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黄金时代。

  学者们早已经迫不及待。争着将这激动人心的一天,命名为‘第二复活节’。

  对于这些。赵雷根本不去关注,他,只在乎一样东西,那就是金和猛虎佣兵们地复活。虽然有些困难,但在幸运女神和凤凰之神的帮助下,利用了神喻力量中的生命力量重新复活金和纱萝他们。

  这是一个开始,最好的开始……

  ***************

  “金,什么都不说了,咱们来干一个!”施泰加挤身进来,双手抱着全是酒,但一下子让人抢光了,自己仅抢得一瓶。

  “干一个!大家都干了!”要说喝酒,那是开对了金的一个强项。

  “胖子,你死了之后,再没有跟我拼饭量,这下可好了!”贮金矮人看见了胖子哈布那是倍感亲切,因为大家都是胃王。当然,有人比贮金矮人还要高兴,那就是已经在梦幻城堡开酒馆的哈尔,所谓开店不怕大肚汉,哈尔生平最喜欢地人就是贮金矮人和哈布两个了。

  “怎么回事?你额头这是什么?啊什么?神饰?你这小子怎么变成臭屁哄哄的神明了?”永贝里看见盗贼卡卡有点不同,奇问道。

  “请叫我盗贼之神卡卡!”盗贼卡卡趾高气扬地说了前一句,接着又恭恭敬敬地道:“我就算是盗贼之神,还是您小弟。盗贼老大,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我!偷东西我很拿手的,前两天还偷了一位女孩子的小内裤,如果不是亚历山大那家伙告密的话,我还不会让她追打!”

  “妈的,做不了盗贼之神,有个盗贼之神做小弟还是挺爽的!”永贝里眉开眼笑地问道:“盗贼之神,我想知道哪里可以偷看女孩子洗澡而又不会被发现的地方。”

  “嘘!这事咱哥俩慢慢说。私下说!别让人听见了!”两个猥琐男勾肩搭背地喝酒去了。

  “看上去真的有些不一样了!”刹那看着帕特拉尔和亚历山大,酷酷地哼一声。

  “马马虎虎!不够争气,只杀过几个小神将,还有几个长七八扇翅膀地光明鸟人。”帕行拉尔大笑道:“比起外面那群家伙好不了哪里去,那些家伙天天跟我们吹,说杀了多少多少鸟人!正等着你们几位老将出马,给我们争回一口气!”

  “喝酒我们出马,打仗你们这些年轻身强力壮地家伙想偷懒吗?亏你们一个个还做了什么臭屁的神明!你们在后头追得那急,夺的荣誉那么多。战功都让你们抢光了,还让我们活不活啊?”欧佩克重重地哼道。

  “估计他们想看我们这些老头子出丑!”拉夫本来挺老实的,可是在复活之后似乎有点变了,变得幽默。

  “娜娜小姐,我真是很想你,我天天想……啊,谁打我?是你,纱箩,你这个凶女人。我跟你拼了!哇,救命啊!暴力女当街打人了……”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花花公子安杜克。

  “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大家干一个!”琥自贮物戒指中变出无数的美酒,让众人于嘻嘻哈哈中,一切归于无言的痛饮。也许是烈酒的刺激,于痛饮之中,人们地眼角,都偷偷地渗出了眼泪,极速。掉落。等到一瓶酒喝完,人人地眼睛变成通红,个个大吼一声:好兄弟,再来一个!

  “再来!”

  众女没有男子汉那么豪爽,席地而坐,开怀畅饮。但她们也有自己的庆祝方式。

  一大群女孩子在赵雷地领域空间中,有些做着点心,有些饮点红酒,有些削着水果,有些小家伙还在嘻嘻哈哈地相互追逐,也非常的热闹。六位放完魔法烟花的仙女龙进来,首先便是冲进大捣菲丝做的点心,来一个越帮越忙,再变出一堆魔花果实让大家吃个痛快,谁不知差点把塞茜莉娅给淹埋了……

  “哎。外面那些臭男人都赐予了神权神位什么的,怎么你们没有啊?”纱萝仔细一看,奇问道。

  “凤凰之神和幸运女神要我们自己领悟,还说这样更加强大更加珍贵!”帕拉丝嫣然一笑,解释道,橙儿钻过来,偎入她的怀中,猛把小脑袋点点,嚷嚷道:“对对。我妈妈也是这样说地!”

  “你妈妈是谁啊?”纱萝又奇怪了,怎么又多了一个妈妈?

  “我妈妈你不知道啊?”橙儿比纱萝还要奇怪。在领域空间之内,谁不知道她妈妈是蓓蕾女神啊?

  “啊,第三代远古神明?我晕了!”纱萝听见帕拉丝魔法传音,一下子惊震了。迦梨陀娑、罗丝、苿莉、夏绿蒂和德芙她们个个捂着嘴偷笑。

  “娜娜,你给小妈妈发个魔法讯息,让她来这里吧,我们准备大餐欢迎

  帕拉丝一说,纱萝又奇怪了。

  “小妈妈?你们到底有几个妈妈啊?”某暴力女只觉得有些晕头转向。

  “不是我们的妈妈,是雷的小妈妈啦!也是我们的小妈妈,所以我们也叫她叫小妈妈!”黛儿公主这一解释更让她摸不着头脑了。

  “雷那小子不是孤儿吗?怎么忽然有妈妈了?天掉下来的?”纱萝发觉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不,不是天掉下来的!”只有拉碧丝才会较真这个疑问。

  “雷不是孤儿!他有妈妈的,他跟她妈妈长得好像呢!不过他的妈妈不是小妈妈,小妈妈是另一个妈妈!当然了,蓓蕾妈妈也让我们叫她妈妈,可是蓓蕾妈妈也不是小妈妈!还有一个师娘也是妈妈,可是师娘妈妈,可不是小妈妈哟!”娜娜再一说,纱萝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妈妈的迷宫’里,到处都是妈妈!

  “一句话就可以说明白了!现在的凯瑟琳女皇是雷地小妈妈!”明霜公主失笑道。

  “我晕了……”纱萝一听凯瑟琳女皇还是赵雷的妈妈,彻底傻眼了。如果说按照半月精灵女的命运,她应该是赵雷的妻子才对,可是怎么回事?一下子由妻子升级成妈妈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哥哥叫姨姨做妈妈那是很正常地嘛!”贝蒂和琪拉两个小丫头美滋滋地喝着果汁,一边随意插口道。

  “关系有够复杂地!”幸好刚才介绍过这两个小丫头是赵雷认的小妹妹,否则纱萝听了她们的话又要傻眼了。

  “小妈妈怎么说?”妮可看见娜娜的魔法手镯亮了。急问道。

  “啊,我看看,小妈妈说:娜娜乖,我正在和铁拳城堡的主人阿道夫谈一些事情,占婆婆也在这里,晚上会过来梦幻城堡与大家相聚……让那个臭小子给我准备一顿丰盛大餐,老娘给他谈判国家大事,他自己却只顾着复活同伴,难道他要累死我吗?这个不孝子!娜娜乖。不要怕,我疼你哟!”娜娜把原话全复述出来了,还学着雅帕诗芬她的口吻,惹得众女一阵哄笑。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准备好香槟庆祝吧!”墨茜伽罗一提议,马上得到众女的欢呼赞成,除了不喝酒的小家伙除外。

  “战事怎么样?什么时候攻打天堂,推翻光明神?”纱萝其实最想问地,就是这个。

  “慢慢来。我们有的时间!”帕拉丝微微一笑,站起来高呼道:“姐妹们,大家动起手来,准备好彩带和各种彩纸屑,还有布置好这里,欢迎小妈妈地到来!”

  “好耶……”

  ***************

  另一个世界,汉国,某个地下军事秘密基地中。

  女将军照例又把自己宝贝儿子的录象拿出来看一遍,自收到了儿子的魔法影像之后,她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十岁。精神焕发,做起事来比以前更胜百倍,捷报连连,更让老将军们满意。

  好,自上次哭过之后,再也没哭过了。而且还笑容满面的,看来是解开了心结。

  老家伙们看见女将军天天都精神百倍地工作,心里算是落下了大石。不过对于她的终身大事,老家伙们算是操透了心!因为宝贝儿子的失踪,结果好好的两夫妻散了,女将军虽然没有枪毙了丈夫,但她枪毙婚姻。

  看着她老这样不行,怎么也找个人,找别人呢,大家还真不放心。还是想办法,让她们两口子重归于好。

  “谁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影响我地情绪!宝贝,还有小媳妇们,大家先等一会儿!妈妈先接个电话!”女将军在儿子面前那的确是好妈妈,不是严厉地女将军,虽然那只是影像,可是她也像天下最好最好的妈妈!

  “咳咳,是我!”电话里传来了赵雷父亲地声音,就是那个戴眼睛的科学狂人。

  “哎呀呀。科学怪人!我说今天出门怎么听见乌鸦在叫呢!原来还有你的电话骚扰啊!怎么样?你还没有让实验爆炸给炸死吗?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你还我儿子!我儿子多么好。多么高大英俊,小媳妇多么的乖巧,多么的漂亮……可是你,你这个该死地科学怪人,你把你弄到异界去了!”女将军一说起来火气就上来了,幸好科学狂人没有在面前,否则很可能让女将军直接枪毙掉。

  “咳咳,我一定有办法把儿子弄回来的!你相信我!我的研究似乎有点眉目了!”科学怪人如此道。

  “什么?”女将军听了一楞,随即大笑起来。

  “我说真的,我已经发现了时空的秘密,我在研究,怎么把时空折叠起来,再用超音速的喷射机,由原点进行加速,最终达到光速,甚至超光速,突破时空,钻出一个黑洞,然后进行时空跳跃,直到儿子地那个世界!”科学狂人说得有板有眼的。

  “科学怪人先生,请不要过时的理论拿出来好吗?星球大战的电影早就过时了!什么空间折叠,这东西小学生都知道是不可能的好不好?”女将军冷笑道:“还有,你上次跟我说什么?说我宝贝儿子掉到异界里了?”

  “对,是这样的。你不知道,我与他有父子感应……一种超越现在科学的思维感应,所以,我能用仪器加强这种感应,让它真实地反映!咳咳。表面看这个时空是三维的,但你不知道,空间其实是多维存在,在不同的空间都有不同的空间存在,同时同地都有,远隔几个星系也有,这个我跟你一时说不清楚,但是,你相信我。我地确已经感应到他,并且获得了一些信息,就是我传导给你那些信息!”科学狂人急急地分辩道。

  “我相信你,当然,怎么不相信呢?”女将军脸色冷若冰霜,但声音越是温柔,道:“科学怪人先生,我收到了你的那些信息,对。根据你的那些信息……我的儿子呢,掉到异界里去了,那里有什么呢?对了,有巨龙,但是他很幸运,没有掉到巨龙的嘴巴里去,而是掉到了一个女精灵的族群里,娶了精灵公主,还当成了精灵国王,是这样吗?”

  “对。是这样的,还有很多信息,我还没有整理出来!迟些再发给你看!”科学狂人微带惊喜地道。

  “不用了!这种故事在以前一个叫做‘起点’的书站里多得是!”女将军大怒道:“就算我没有儿子的任何信息,也不会白痴到相信你地狗屁心灵感应能力!科学

  如果你有感应能力,还会到今年才说出来吗?住口!就算有感应能力,也是我有,你除了研究电子零件,你还会什么啊?”

  “其实……”科学狂人知道自己这一次与妻子和好的事情又砸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地宝贝儿子,他的事不用你管了!你爱啥干啥!就是别来烦我!凭你的脑袋,再过一千年一万年也是白搭!儿子很乖,他会自己找回来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啊……”女将军一看桌面上,又多了一个小小的物件,一下子欢喜得尖叫起来。顺手把电话给砸了。

  赵雷的科学狂人父亲其实就在女将军不足五百米的一间房间里,他拿着电话呆立着。

  几个老家伙摇头又叹气,不过这倒没有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女将军肯原谅科学狂人,那才是天大地奇迹呢!老头子们对视一眼,都伸手拍拍科学狂人的肩膀,安慰道:“别灰心,明天再给她打电话!就用这骚扰战术,打多得了,她迟早会让你攻陷的!那个。不是还有个‘水滴石穿’和‘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的名句吗?”

  “两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你放心,我们全力给你创造条件!”另一个老头子也极力安慰道。

  “但我打她不过……”科学狂人估计要真打,自己只须一脚就会让她踢飞下床。

  “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又一个老头子安慰道:“下次我们把你研制发明的热源追踪反干扰飞弹和第七代智能波浪式鱼雷给她使用,如果她高兴了,说不定提出见见发明者,你的机会就来了!”

  “如果让她知道我利用时间研究这个,没有想办法营救儿子,估计直接把我枪毙了!”科学狂人大汗道。

  “那慢慢想办法!她现在很红,上面有很多公子哥儿玩腻了女明星,想找个军嫂尝尝鲜,你可别让那些花花公子给抢走了老婆啊!”请将不如激将,矮个子老头子一说,科学狂人登时大怒,眼睛都像狼一般发光了,青筋鼓起来,在桌面上重砸一拳,大吼道:“谁敢打我老婆的主意,老子跟他拼命!你们放心,我哪也不去!天天在这里看着!”

  “这就对了!”老头子们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

  此时的女将军,正在抹着眼泪看着儿子新穿越时空送回来的魔法影像。

  “妈妈,我这几天很高兴!高兴得不行,忽然想把这份兴奋与你分享一下。”魔法影像的赵雷,脸上洋溢着笑容,尽是欢喜,只听他道:“前几天,父亲和师娘来看我了,虽然仅仅是住一天就走了,但我还是很高兴!有他们在,有小妈妈在,我不会感到自己像个孤儿。妈妈,在这里,我有无数地兄弟姐妹,有大哥,有弟弟,有姐姐,有妹妹,有人类的,有精灵,有巨龙,有各个种族的……你看看,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想不想听听大家叫你一声妈妈?”

  “妈妈!”足有上万人,有年青男女,有无数的小孩子,齐齐欢呼,又有魔法烟花,飞升而起。

  “哎!哎!真是乖……”女将军看得投入,激动得泪流满面,连连应道。

  “妈妈,还有一个好消息。三天前。我的大哥,就是之前战死地那个,他叫做金,是娜娜的哥哥,我请求凤凰之神和幸运女神的帮忙,最后她们成功复活了他,还有纱萝和安杜路‘刹那他们。妈妈,你不知道,当他们走出来。我心中激动成什么样子!我简直无法形容,直到现在,我的心中还想仰天长啸尽情地宣泄那份感激!我高兴得没有办法,最后一想,我何不把这份喜悦与你分享呢?”

  “好宝贝,妈妈也高兴,妈妈太高兴了!”女将军看见自己儿子兴奋成那个样子,简直想搂住他好好亲一顿。

  “妈妈,也许你看到这个魔法影像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了。我身负着未来主神和超越主神的责任。要带着大家进攻天空之城,也许好久,都无法给你任何信息了!不过,在胜利之后,我一定会告诉你,你的儿子。已经把这个世界最强大最尊贵的至高神光明神,在他的宝座推翻,自那高高在上地天堂,打下深深地地狱。如果有那么一天,那么儿子还是会把喜悦与你一起分享的!妈妈,你等着我的好消息!”

  “儿子,你要小心啊!”女将军一听,这个宝贝儿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别人到异界都是做个国王什么的,他倒好,直接推翻至高神!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也许您会为我担心。但是,妈妈,我想告诉你,不用担心!你看看我的身后,有多少人,他们都是世间最勇敢最坚强最忠贞的英雄,都是一等一强者!他们曾经流血牺牲,为我拼杀了三百万地敌人,为我击败光明天使大军和人类联军!他们被污蔑为邪恶军团。但是我想说,这样正义这样善良地勇士。我怎么能够让他们再迫受虚伪的正义地侵害和污蔑呢?我不喜欢战争,但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最快的时间消灭敌人,消除战争,让世界回到原样,回到各种生命都欣欣向荣的黄金时代!”

  “我的儿子这么厉害!”女将军惊呆了,杀敌三百万,这是什么数字?

  “迟些我会出发,攻打天空之城,圣水之谷还有天堂!等到儿子胜利之后,再把好消息传回给你,妈妈!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赵雷似乎听到帕拉丝的提醒,忽然记起一事,把脖子上地项链解下来,微笑道:“妈妈,我不知您什么时候生日,但是,我决定送你一条项链,作为您生日礼物的补偿!”

  “我的宝贝…妈妈…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在你生日的时候,跑去阅兵了,蛋糕也没有给你准备,宝贝……”

  “这是帕拉丝送我的第一条项链,当时我不会魔法,只能这样使用机械式的旋转,牵引魔法来贮藏物品!”赵雷拿起小小地项链,详细地介绍道:“这有一个一个的小格子,您把它调到哪里,就能拿出哪个地方的物品。比如我现在把头发割掉一点点,再把它用这根魔法小带系上,那么就可以旋转,看,它收进去了!你再旋转到这里,就可以看见我的头发了!”

  “宝贝!我的宝贝!”女将军拿起来轻轻地转,真的有一小撮的乌黑头发系在小带上,悬浮在女将军的面前。

  “呜呜呜,儿

  妈想你!”女将军轻轻地捧着那一小撮头发,生怕它失掉,小心翼翼,仿佛捧着儿子的心,深恐它摔碎掉,脸上,泪如雨下……

  “妈妈,这里面每一个小格,都有大家送你的礼物!有帕拉丝给你准备地‘青春焕发’药剂,有明霜给你制造的魔法机偶,也有娜娜她们给你做的幸运星,有我给你画的画,您的肖像画,还有大家的画像……橙儿她们给你准备的魔花果实,还有苿莉她们给你准备的衣服……很多很多,您慢慢看就知道了!”

  “大家好乖,妈妈心里太高兴了!”女将军让大家的心意弄得又哭又笑,激动非常。

  “最后,我们再一次叫你一声,妈妈!”赵雷地身后,有娜娜和帕拉丝她们。有琥和帕特拉尔他们,有金和纱萝他们,有无敌枪法风暴军团他们,还有很多很多人,一齐高唤起来:妈妈……

  “呜呜呜!”女将军哭得死去活来,自己的儿子简直是世间最完美地宝贝,可是她连给他一个拥抱也不可能。

  ***************

  三天后,闭门不出谢绝任何人探访甚至用餐的女将军终于开门了。

  老头子们急坏了,全站在门外。发现女神将似乎年轻了许多,不过眼睛红肿得像桃子,显然又哭得厉害。

  “让那个科学怪人到这里来!”女将军一开口就是这个。

  “不要生气,那个异界地事情是我们弄出来的!你不要生气……”老子头们赶紧解释,抢着把事情会搂上自身,否则估计就得出人命了。

  “你骂吧!”科学狂人其实就躲在不远的走廊,一下子冲出来,激动地吼道:“你骂吧!你骂也行打也行!谁叫我没有本事!还整天撒谎!你,你以为我想这样的吗?我也想儿子啊!我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我错了。但你老这样迫我也没有用!我发明不出时空机器!我不是个天才!你杀了我吧!我除了摆弄电子零件,什么也不会,时空太奥秘了,现在的科技根本就不可能穿越时空去寻找一个人!你有本事你自己怎么不想办法?你要拿出一个能够寻找儿子的方案,一个想法,一个计划,我马上执行!儿子已经丢了,我们慢慢想办法,你这样折磨自己下去,这要到什么时候啊?”

  “原来你在这里。好啊……”女将军一看科学狂人在这里,准备掏手枪了。

  “别冲动!两夫妻有话好说!”老子头们赶紧拦在中间,又强行夺枪,先缴械再说,能不能攻陷堡垒和俘虏敌人那没敢想。

  “我和他离婚了!”女将军怒道。

  “离婚了也可以复婚嘛!”胖老头出来打圆场,道:“现在政策很开明。如果你愿意,一会儿去复婚都可以!”

  “没有离,我又没有签字!”科学狂人赶紧否认,一说离婚再说复婚那就难喽。

  “大家好商量嘛!都坐下来,有什么心平气和说清楚,这两口子吵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慢慢说,你们慢慢说!”老头子们尽量做劝架的主,又把女将军拥入她地房间小厅,把她按坐在椅子上。四个老头子一边两个地看着他,再来两个保护科学狂人,省得她一踹桌子顺便把科学狂人也踹飞了。

  “我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女将军一拍桌子,哼道:“他已经放弃儿子了!当初是他弄丢的,现在这个懦夫已经放弃寻找了,刚才大家都听到的!这算什么父亲?”

  “我承认我不是好父亲,可是……”科学狂人口气软了下来,道:“时空机器实在发明不出来……”

  “要不你们再生一个吧!”胖老头笑嘻嘻地建议道。

  “什么?”女将军听得剑眉倒竖。

  “我什么都没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胖老头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边挥手示意女将军继续骂,也许她骂出来就好了。

  “既然他已经宣布放弃儿子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当然,法律上儿子也判了归我的!”女将军忽然露出一丝微笑,让人感到莫明又其妙,道:“其实,儿子已经找到了!当然,是我儿子!”

  “什么?”众人一听惊呆了。

  “咳咳,这是件好事!”谁也不相信这是事实,可是沉闷了半天不说话不行。如果生怕再伤女将军的心,大家都想探探她的额头,看看她有没有发烧。不过也许是因为她思念儿子过度,心中形成了一种自我安慰。正因为这样子,大家才顺着把话接下来,道:“那就恭喜你,太好了,这是好事,对,好事呐!”

  “我的儿子真地找到了!”女将军生气之极,这群老糊涂,做了几十年老人精,怎么连这真假都听不出了?

  “那好,儿子找到了,好事!为了不让儿子成为一个单亲家庭成长的小宝宝,那么你们两个复婚吧!”矮老头是个老头子中间的首领,反应是最快的。

  “什么小宝宝?”女将军更生气了,怒道:“我儿子长得比我还高。都娶了十个八个小媳妇儿,怎么可能是什么小宝宝!当然,他在我的心目中,他永远是我宝贝儿子!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啊?难道认为我会说谎吗?说谎是科学怪人的专利,我什么时候说过谎了?难道娶十个八个小媳妇不行吗?我看她们个个都很好……哎,你们以为我疯了?大胆!”

  “冷静点,冷静点!”老头子们拼命做出深呼吸地姿势,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我知道你很想儿子。可是你不能这样下去啊!”科学狂人大吼道:“听着,你要振作起来!振作!你要面对现实,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求求你不要这个样子,我好心疼!我没有了儿子,不想连老婆都没有了!你如果心里难过,你就骂我好了,求求你,不要这样……”科学狂人的眼泪下来了,他以为女将军已经得了失心疯了。

  “滚远了点。眼泪打动不了我!”女将军怒斥道:“你除了哭,还会什么?你这个科学怪人!”

  “冷静!冷静……”众人一看女将军流泪了,脸上有泪痕,赶紧安慰道:“不要伤心,他不对,他很不对,我们一起批评他!让他给你写检讨!”

  “你们这些老糊涂!”女将军不知哪里变出一把长剑,一剑将面前的桌子砍成两半,大喝道:“你们都给我住口!听我说!”

  “我们听,你冷静点!放下剑。

  剑!”老头子要晕了,刚才只顾缴枪,没想到她还藏

  “第一,我没有疯!第二,我儿子的确找到了!是他自己找到我地!”女将军把手中的宝剑一举,道:“你们谁有这种宝剑?整个世界也没有!我儿子送我的!这是精灵工匠特意为他制造的‘精灵月刃’。能够吸入光能维系宝剑的魔法!”

  “这…这把剑好像真有点不同……”老头子们吓了一跳,虽然女将军地话不可思议,但剑地确是奇剑,而且还会微微发光。

  “不识货是吧?”女将军把灯一关,那把剑大亮起来,把整间屋子都照得朦胧亮起来。

  “真的假的?这是高科技产品吧?”科学狂人把一切都归源于科学。

  “我不跟不可救药的人说话!”女将军啪地开着灯,哼道:“你们谁也别动,更不要过来我的身边,否则挨揍了可不要叫疼!”众人看见灯一亮,女将军背后多了一个三米的水巨人。没头没脸,没眼没嘴,那模样估计在网络游戏才能找到。女将军伸手在那个水巨人的身上抓了一把,递给大家看,全是水,但那个由水组成的水巨人却如有生命般会动,女将军走两步,它跟着移动一点。

  “你什么时候学会特异功能了?”秃顶老头子激动起来。

  “我不会特异功能!这是儿子送我地护身水巨人!你这个说来说去都说不明白的老糊涂,我简直要让你们气死了!”女将军幸好心情不错。否则会气得内伤。

  “这个世界真有地异界?”科学狂人看得傻了眼,水巨人是根据什么科学原理制造出来的。他想不明白。

  “科学怪人,地球是很危险的,快回你的火星去吧!”女将军得意洋洋,玉指在剑上一扭,似乎旋转了什么机关,一只光翎的小鹰在剑上飞出来,飞到女将军的肩膀上,比变魔术还要夸张。

  ***************

  “妈妈,我听蓓蕾女神说你身处的那个世界科技力量很落后,人类非常的弱小,而且非常依赖工具。”女将军放出魔法影像,众人看见有个光柱闪现,接着有个与女将军酷似地英武男子现出身来,他地手中拿着一把剑,正是女将军手中那一把,道:“因为你是那个世界的女骑士,经常指挥战斗,所以我很担心您地安全,经过和大家商量之后,决定送您一些护身的东西,还有准备给你一些可以使用的机械魔法,特别傀儡类,增加您地安全性!”

  “这……这,这真是我儿子?”科学狂人惊呆了,不说他,见惯大风浪的老头子们也傻了眼。

  “别吵!”女将军一看见儿子就讨厌一切吵嚷影响自己听儿子讲话的东西。

  “这把剑是我在精灵工匠处订制的‘精灵月刃’。使用地方法我全部写得纸上了,你要详细地看说明。还有明霜也给你准备了一件护甲,使用方法都在里面,还有这个叫做替身傀儡,可以帮助普通人免除一次致命伤害的,你随身带着就行,它很小,不占地方,你可以挂在钥匙圈上!”赵雷的魔法影像拿出种种物品。一一介绍。

  “我的儿子!呜呜呜!你们看到了吗?这真的我的儿子!他长得这么大了!”科学狂人激动得泪流满面。

  “这不是在做梦吧……”几个老头子也彻底感动了,这个小家伙真是有孝心,相隔异界还知道寻回自己地爸爸妈妈,实在太了不得了。

  “这是我研究的魔法机偶,叫做蝎子战车……这是石人和铁人,制造起来非常的简单,条件是要魔法大师以来才能制造。不要急,我们把最重要地部分制造出来,就是这个石人的法阵。还有魔晶,我们再做一个可以充能的器械,我问过蓓蕾妈妈,她说你们世界利用电能还是挺丰富的,所以我们决定用电系的器械。”

  “好!如果有了这些钢铁战士,那么汉国将雄起傲视整个世界!”矮小的老头子激动得要跳起来。

  “虽然有点笨拙,但速度及得上正常人地速度,这个魔法真是神奇……啊,有巨龙!”几个老头子越说越高兴也越围越近,最后让天空中降下来的巨龙吓了一跳。

  “六位妹妹也想送你一些魔花种子。我们都签好契约地,也许长得有点可怕,但它们很安全,而且会忠心耿耿地会保护你地,妈妈!”魔法影像中的赵雷微笑道:“明霜和帕拉丝想了一个对你们也许有用的东西,你们那个世界的人不会魔法和斗气。也不能撕开时空,我看爸爸他研究的那种时空器械实在不像话,研究也是白研究。你把这个送给他吧,只要充上足量电能,配合魔晶和法阵的运转,能够将人刹间传送到千里之外的地方,不过目标处要画上同样的法阵,否则目标不准确,传送的人也许会浮动十数米,直接挂到树上也说不定。这里有一个控制器。你们可以在上面选定一个点来传送,当然,这里必须是先行设定过地方……”

  “丢人了吧?你看我儿子多能干!”女将军得意洋洋。

  “时空传送技术?异界不是落后过我们电子科技时代的吗?我儿子这么厉害?”科学狂人简直要晕了。

  “你说什么?是我儿子!”女将军大怒道:“我儿子可是未来地主神,你知道什么?人能与神比吗?你看那满天飞的人类、精灵和巨龙,都是宝宝他的属下,你一个研究破烂电子零件的算什么!”

  “他……他也是我儿子,我们的儿子!”科学狂人这句话没敢大声说,不过高兴的他也不在乎了。

  “真是好孩子啊!出息了不忘报效国家!”老头子们眼泪哗啦啦地,一个个感动得不行。有了这个时空传送技术,那汉国就一跃成为世界之巅了。再快的战斗机,再强的航母,再多的机械师,再牛的卫星监控,能及得上时空传送?有了这个,士兵们简直可以打半天休息半天,中间还可以回家喝汤!

  “妈妈,记得喝那个‘青春焕发’药剂,我希望妈妈永远像现在一样年轻漂亮!受伤了记得喝那个‘慈悲女神之泪’,帕拉丝特意为您做的,最好的治愈药剂,轻伤喝一滴就够!注意安全,妈妈……我要打败了光明神,登上主神之位,也许再过几年,就能随父亲回到武灵世界,再让他们送我去您的世界,妈妈,你等着你!”赵雷一招手,众女围了上来,个个笑颜如花,向女

  手道:“妈妈,我们想你哟,您一定要等我们!妈妈

  “小媳妇们,再见,妈妈也想你们!好儿子,妈妈抱你!”女将军还去搂赵雷的影像,可惜一下子就消失了。

  “咳咳,那个,他说的父亲是谁啊?”科学狂人擦干眼泪,小心翼翼地问道。

  “反正不是你!”女将军怒道:“如果没有那个父亲地照顾,宝宝他几岁就让你扔到异空间。再在里面流浪了一年,最后还掉在一个魔兽遍地的十万大山,没有那个龙神父亲的庇护,他能活下来吗?你不提我还没生气,你一提我简直要砍了你!我地儿子这么好,小媳妇这么漂亮,你把他扔到异界去了!”

  “好,好,冷静。冷静些!”老头子正在感慨万千,心里正高兴,一看两个人又吵上了,赶紧劝架。

  “对你们有用的东西我统统不用,但我儿子和小媳妇送我的东西,谁也别想碰一个手指头!”女将军气冲冲地拨开老头子,大家忽然发现她的气力大得可怕,知道肯定是她宝贝儿子给她什么宝贝造成的。

  “等等,这个。其实……”老头子们当然不肯放过她,因为她宝贝儿子送她的,才是最好地东西。

  “是不是想喝青春焕发药剂啊?老头子,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多得很,喝吧!但不要忘了感激我地宝贝儿子和乖乖小媳妇!今天我心情特好,便宜你们了!”女将军忽然笑了起来,冲进房间中,提出一大篮东西,有果子有酒水有点心有肉食,奇异地香味四溢。惹得众人口水马上流出来了。

  “这个怎么吃?”老头子们早想动手了,但生怕吃喝错了闹大笑话。

  “你们变成三岁小孩子了?随便吃,别撑坏就行!这个果子吃一口就会饱肚子的!”女将军刚说完,两个老头子苦着脸,大叫道:“你不早说,我已经吃了半个!完了。果然很撑……不过拼了,撑死就撑死吧!”

  “撑死我可不管!”女将军收起水巨人,又收起长剑,转身就走。

  “喂,你还不快追!现在是她最心软的时候!”老头子们赶紧提醒科学狂人要追进卧室,如果进了卧室,那再强的女人也打不过男人的,如果大战一场,那什么都简单了。

  “砰!”女将军简直像个女飞人似的敏捷,等科学狂人追过去。只能是让门碰痛了鼻子。

  “你敢摸一摸门,水巨人也会把你扔飞到太平洋!”女将军得意洋洋的声音响起来,接着里面又响起了宝贝儿子叫妈妈的声音。

  “别急!现在只隔一扇门了!”老头子们赶紧安慰科学狂人。

  “我不着急!大不了等儿子回来!哇哈哈,我太高兴了!我儿子这么有出息了!还有这么多漂亮媳妇儿,我这不是做梦吧?上天待我真是不错……我太高兴了!”科学狂人又笑又哭,又哭又笑。

  “来,大家干一个吧!为了你的儿子!也为了我们汉国地崛起!”老头子们也流出了眼泪,拉过科学狂人,塞一瓶酒在他的手中。大声喝道:“干!”

  “干……”

  两年后。

  诸位老头子坐到女将军的小厅之前,惬意地喝着异界送回来的美酒。虽然不多了,他们也是在最隆重的日子才拿出来喝一杯。今天当然高兴了,因为某冰山女将军似乎有些松开的迹象了,不过革命还未成功,科学狂人仍需努力!

  今天是女将军的生日,她自己早上对着宝贝儿子和小媳妇们哭过了,现在心情挺好的。

  甚至科学狂人坐在边上插嘴,也不像平时那么针锋相对了。

  老头子们个个红光满脸,显得年轻了十岁不止,而且原来疾病缠身,现在估计能打死一头大老虎,还有雄心勃勃要再干一番大事业。现在汉国正在雄起,正在腾飞,虽然一切还有高度机密之中,但对于这里,这是最家常的东西,因为所有的秘密源头,就来自于这个小小地房间中。

  外面的世界永远也不会想像到,竟然有一个那么乖巧的儿子,会亿万里遥遥地寻回自己的母亲,还尽心尽力地保护她,让她高兴起来。

  尽管他离开的时间只有五岁,尽管他流落的世界是一个不知名而且巨龙满天飞地可怕异界。

  但那一切一切,都不能拦阻一位炎黄子孙认祖归宗的念头。

  当女将军的桌面上,忽然多了一个小小的戒指,女将军一直摆在桌子上反射里屋的小镜子马上呈显了这个喜讯。女将军冲进去,紧紧地把那枚小戒指握住手心,似乎想感应儿子也许还没有消失的休温。

  “妈妈,我们胜利了……”当按下戒指上的魔晶石,妈妈看见了欢呼雀跃的儿子。

  那个令人骄傲的宝贝,英武的他,半身赤裸着,露出无数让妈妈揪心地伤痕,有的还渗着血,显然刚刚新伤不久。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兴奋的,他特别的高兴,眼中闪着光芒,声音格外的欢畅,挥臂着手臂,向妈妈报告着胜利的好消息。

  在他的身后,还有着无数的伙伴,每个人战后疲倦地脸上,都同样露出笑容,都同样在欢呼庆祝!

  “妈妈,听帕拉丝说,如果现在拍摄的话,也许能赶得上您地生日,虽然现在刚刚战斗完毕,但是我得赶上您的生日!妈妈,生日快乐!我说过,我一定会胜利的,把它献给你,算作您的生日礼物吧,我还没有来得及准备呢!妈妈……生日快乐!”

  “宝宝,我的儿子……”女将军放声大哭,张开双臂,紧紧地搂住儿子的影像。

  “好,好!”老头子们也偷偷拭泪,只有不住地点头。

  女将军她有子如此!

  中华汉国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为了我的儿子,干!”女将军激动地拿起酒杯,与众人一一相碰,泪落半杯,美酒喜泪,一饮而尽。

  烈酒热泪曾同融,铁血柔情又齐生;

  男儿有言不多诉,酒入穿肠似泪哽。

  神枪无敌人化龙,炎黄子孙异界行;

  赵云首徒惊天雷,问亲有意起龙腾。

  ***

  神枪一书至此完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