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之朝廷鹰犬 第五百七十五章 神农之令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五百七十五章神农之令

  蜃楼。

  登上了蜃楼的嬴泉轻笑了一声,对着众人说道:“早就听闻父皇修建蜃楼,却不知道究竟要用来做什么。”

  嬴泉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在等候他们的月神,出言说道:“月神大人,可否为本宫解惑一二呢?”

  “四弟。”扶苏眉头轻轻的一皱,然后对着嬴泉摇摇头,示意不可再问,这可是帝国的机密,除了秦皇与阴阳家之外,并有没有其他人知晓。

  就连修建蜃楼的公输仇,也只是心中略有猜测,并不知实情。

  “出海。”月神顿了顿,接着说道:“寻找一座岛屿。”

  “哦?”李斯闻言眼睛微微的一咪,然后轻笑了一下,便不再言语。

  看向扶苏与嬴泉的眼神也出现了一些莫名的神色。

  “果然如此。”嬴泉心中暗暗点头,八成就是要寻蓬莱仙岛,求一个长生不老的药方了。

  “岛上据说有凤凰。”月神再次说道。

  “凤凰?”嬴泉的眨眨眼,“父皇是想要”

  “四弟!”扶苏想要出言组织嬴泉即将说出来的话,却还是晚了一步。

  “把凤凰捉回来做宠物么?”嬴泉的后半句一出,扶苏先是一阵错愕,然后才是缓缓的松下了一口气。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却不知道反过来也是一样的道理。

  秦皇追求什么扶苏虽然表面上毫不在意,但是这心中怕也是心知肚明。

  嬴泉自然也能猜到,在听闻这船上已经聚集八百童男童女,嬴泉暗暗猜测这恐怕就是徐福出海所用的船只了。

  只是自己尚且并没有听说过徐福这个名字,难道此人现在还没有出现么?

  又或者是隐藏的太深,根本没有名气。

  “这位是云中君。”月神指了指身边的一个颇为高大壮硕的男子,接着说道:“蜃楼便是由他全权管辖。”

  “是了。”嬴泉看看此人,心中暗暗点头:“传闻徐福便是先秦方士,如今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之中,归入阴阳家倒也正常。”

  这云中君,八成就是徐福了,不是徐福也是徐福!

  因为他做的便是徐福要做的事情。

  “蒙恬将军派人来报,说是接到了陛下了赤龙卷轴,要即刻撤兵。”一个阴阳家的弟子说道。

  “无妨。”月神挥挥手:“蜃楼已经建成,加上又有阴阳家的秘术与公输家的霸道机关术,旁人就是进的来,也出不去了。”

  “赤龙卷轴。”扶苏与李斯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暗的惊讶,怕是要有大事发生了。

  “赤龙卷轴?”嬴泉眉头轻轻的一皱,之前那个被劫走的黑龙卷轴就让他一头雾水,眼下又出来一个什么赤龙卷轴,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我怎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嬴泉心中暗暗的说道。

  “陛下。”

  蒙恬在秦皇的面前重重一礼,出言说道:“天外飞石上刻有‘’四个字。”

  “带着你的黄金火骑兵,给朕去北疆。”秦皇脸色略带一丝阴沉,出言说道:“若匈奴来犯,歼灭之!”

  “喏!”

  “末将见过两位殿下。”一位年轻的将军来到海月小筑。

  “什么事情?”正在一边饮茶一边与嬴泉谈论当日在蜃楼之所见的扶苏,出言问道。

  “千机铜盘,被盗了。”年轻的将军十分的愧疚。

  “是你负责看守么?”扶苏再次问道。

  “不敢欺瞒两位殿下,千机铜盘昨夜被盗之时,末将在城中巡防,并不在将军府。”年轻的小将军握紧的拳头,好像是再说若是我在将军府,千机铜盘一定不会失守。

  “是谁在看守?”嬴泉出言问道。

  “白屠将军。”小将军胡言说道。

  “白屠?”扶苏摸了摸自己了下巴,看向了一边的李斯,出言问道:“白屠是哪一个?”

  “是上将军一系的将领。”李斯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

  “哦~”扶苏眉头微不可查的一挑,蒙恬亲近自己,整个朝野都知道。

  王离是蒙恬在军方最大的对手,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百战穿甲兵。”嬴泉也知道王离的名号,看着李斯说道:“这白屠可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溜须拍马,欺软怕硬?”李斯想想,接着说道:“还有足够听话。”

  “这样的人帝国一抓一大把。”嬴泉看向了扶苏,接着说道:“皇兄,这千机罗盘,究竟是个什么物件?”

  “想要知道黑龙卷轴之中的秘密,只有用千机罗盘才能解开。”扶苏回到很多帝国的不算秘密的秘密,嬴泉是不知道的,此刻听到嬴泉发问倒也没有什么意外。

  “这样说来,父皇的命令,我们尚且不知道,到显然别人得了去。”嬴泉缓缓的站起了身子,看着面前的银甲将军出言说道:“还真是讽刺呢!”

  “对了。”嬴泉看看他身后背着的弓箭,出言问道:“你是何人?”

  “钟离眛。”

  “追风弧箭,钟离眛。”李斯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轻笑着说道:“白屠能够得到上将军的青睐,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你吧?”

  “末将不敢。”钟离眛对着李斯重重一拜。

  “好了,还是先带本宫去见见白屠这个帝国的罪人吧。”嬴泉微微huó dòng了一下筋骨,对着扶苏说道:“皇兄,小弟很久没有shā rén了,用白屠的人头祭旗,如何?”

  “该死。”扶苏只是缓缓的说了一句。

  “上将军哪里?”李斯略微有些担心。

  “功必赏、过必罚。”嬴泉轻笑一声,出言说道:“若是他有什么异议,尽管让他去父皇面前告我,本宫正好也想想问问,看守千机铜盘的为何是这样的一个废物。”

  “你便是白屠。”嬴泉看着面前之人,出言问道。

  “末将正是。”

  “你可知罪?”嬴泉出言问道。

  “末将末将末将都是奉命行事啊~”白屠连忙出言辩解。

  “哦~”嬴泉轻笑一声:“奉谁的命?行什么事?”

  “末将不能说啊!”

  “可有手令?”

  “这这”

  “什么证明也没有,你叫我如何信你?”嬴泉看向了一边的钟离眛,出言说道:“你来动手吧。”

  “殿下末将”

  “算了~”嬴泉指尖出现一道剑气,在白屠的眉心轻轻一点,此人当即死于非命。

  “上将军令!”就在嬴泉刚刚处死白屠,却有一骑快马来报。

  “王离?”嬴泉微微一愣,看看已经身死的白屠,对着身边的钟离眛出言说道:“你去接令。”

  “喏。”

  片刻之后,钟离眛回到营帐之中,对着嬴泉说道:“上将军传陛下之令,命白屠将军所属即可前往东郡,围剿帝国叛逆。”

  “东郡?”嬴泉心中暗道:“这不是蒙恬将军接到黑龙卷轴之后去的地方么,听说天降飞石,上书,怎么如今父皇又让人其余东郡围剿帝国叛逆?”

  “殿下,此处还有一封密函,是给白屠将军的。”钟离眛对于白屠谈不上尊敬,只是自己是白屠的下属,理当听他的指挥调派。

  “将见过荧惑之石的村民,全部屠杀,一个不留!”嬴泉打开密函拳头紧握了几下。

  “荧惑之石?”嬴泉有些不解,这又是什么东西?

  莫非就是那天外飞石?

  “这不像是父皇的作风。”

  嬴泉手中一道流光闪过,密令已经化为粉尘飘散在半空之中。

  “发生了什么事情?”嬴泉看着自己只是出去了一小半天,整个海月小筑便变得戒备森严了起来。

  “有刺客行刺。”

  “章邯将军,好久不见了。”嬴泉微微看着来人有些意外。

  “刺客就在海月小筑之中意图刺杀扶苏公子。”章邯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而且是借着公子不在的时候。”

  “阿言可有大碍?”嬴泉颇有一丝着急之意。

  嬴泉快步走入了海月小筑,将章邯也扔到了一边。

  “有胜七那个凶人在一边护着,她能出了意外才是有鬼。”章邯轻笑了一声,心中暗暗的说道。

  “夫君。”看到嬴泉快步向自己走来,田言中生出了一丝莫名的感动。

  “发生了什么事情?”嬴泉问道。

  “有人在海月小筑之内行刺,已经被影密卫与罗网的人联手击杀了。”胜七出言说道。

  “但是罗网的赵高怀疑刺客是农家的人,章邯将军怀疑凶手来自小圣贤庄。”田言的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

  “怕是贼喊捉贼了。”嬴泉不屑的一笑,赵高这个阴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六剑奴没有留下活口。”胜七听到嬴泉之言,也是暗暗点头。

  “报!”一个魏武卒快步走到嬴泉的身边,对着嬴泉说道:“农家的人来信了。”

  嬴泉接过书信,交给了一边的田言。

  “神农令?”田言口中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看着嬴泉说道:“夫君,现如今农家六堂得到神农令,谁能得到荧惑之石,谁便是农家的新任侠魁!”

  “这是你爹的来信?”嬴泉眉头轻轻的一皱。

  “嗯。”田言点点头,接着说道:“父亲召我回去议事,夫君你看”

  “我跟你一起回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