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192章 大凉是女帝的,但北方是岳家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汝鱼眼神渐冷,盯着这位叱咤北方的蟒服男子,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徐不缓的淡淡说道:“我接受你的建议,但我不接受你的方式。”

  语气很平缓。

  却很坚毅,透着不容置疑,“所以,我会亲自去杏月湾看看。”

  带刀去看看。

  这一次杀杏月湾异人,李汝鱼本来就并不情愿,虽然受到白起之心影响,但为杀而杀,这不是少年本性,终究过不去心里那一关。

  岳平川的建议确实可取。

  李汝鱼虽然雷劈不死,和异人有着说不清的关联,但骨子里依然把自己当做大凉人,尤其自小在扇面村长大,分外珍惜这当下的盛世。

  这位直钩垂钓的读书人既善兵法,又见过赵骊和王琨,若是勾搭起来,未准会惑乱大凉天下,致使天下大乱。

  那么他就应死。

  无论他是谁,为一己之欲而致苍生于水深火热者,皆该死。

  这是大义,无关白起之心。

  是以李汝鱼觉得岳平川的建议可取,但不喜欢这种被威胁,被安排的方式,所以,在这之后,自己依然要去杏月湾。

  不是为杀那人。

  只是告诉岳平川,没人可以威胁自己。

  果然,岳平川闻言后怔了一下,旋即赞赏的点点头,“那你我不妨打个赌?”

  李汝鱼讶然,“赌什么?”

  “在今日傍晚之前,你能见到杏月湾那位,我便不为难你家夫子和小小,当然,你家夫子一剑挂天河,自是能杀出开封城,但谢家晚溪呢?”

  顿了下,目光落下别院里持枪而立的少年,很是自豪的道:“况且我家犬子在,拦不住一剑挂天河的剑仙风姿,但留下谢家晚溪和李婉约应该不难。”

  又道:“如果你不能在日落前见到那位,你为我做一件事。”

  李汝鱼恍然大悟,原来他在这里等着自己。

  感情他一开始就没想过自己会接受他的威胁和安排,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赌约,想来这个赌约和自己雷劈不死有关。

  想了想,“可以,若有那一天,我愿为三世子挡一次惊雷。”

  三世子为异人,力盖山河,岳平川说他不惧一剑挂天河的夫子,那么自然也可以无惧惊雷,但惊雷没完没了,再强的人也有力竭之时。

  岳平川的神色很奇怪,轻轻的道了句不是他。

  李汝鱼不解,旋即猛然想起什么,“是王妃?”

  大凉天下,最美当属垂拱殿的妇人。

  所有芳华录、豆蔻录悬名的女子在她面前,都如明珠之于皓月,唯有在建康惊鸿一瞥的岳家王妃,如流云之美可媲美之。

  天下最美女人,一女帝,一王妃。

  前者如彩云,后者如流云。

  皆不在人间。

  岳平川不言不语,许久才叹了口气,“走吧,去看看这位太公,既然是人杰,自然配得上一个体面的死法。”

  来到别院。

  持枪少年看了一眼岳平川,没有行礼,又打量了一番李汝鱼,咧嘴一笑,说:“听说你雷劈不死,那么枪挑得死否?”

  李汝鱼不动声色,毫无畏惧,“你大可以试试。”

  持枪少年跃跃欲试。

  岳平川咳嗽一声,说了句不可无礼,这才看向那位坐在南宫适等人尸首畔,有些黯然神伤的青衫读书人,弯腰行礼,“太公安好。”

  青衫读书人沉默的看着岳平川,许久才喟叹了一句:“王爷谋划多日,只为取我一命,何至于此?”

  岳平川细条慢理的推开丫鬟的尸首,坐在琴前轻轻拨弄了几下琴弦,旋即道了声好琴,于是落指如花,琴音渐起。

  “商朝是个什么朝代,周朝又是如何取代商朝的,太公心里比谁都清楚。”

  琴音悠扬。

  “有些事,临安那位女帝在明面上,由南北镇抚司出面差办,如果说这天下有谁清楚知道你们异人的根底,那个妇人当是第一人。”

  看了一眼李汝鱼,这少年以后大概会是第三人,毕竟雷劈不死,和异人有着难以言说的关联。

  “至于第二人么,当然是我这位北方王爷,其实要知道你们异人的事情并不难,只需捉住某些个异人,趁着春夏秋时节雷雨天气严刑逼问,避免扰民,再用高手抗拒惊雷,直到得到想要的信息。虽然异人终究避免不了一死,但痛快的死和生不如死,大多人还是会选择前者,当然,这需要一个前提,手下有足够多的人能抗拒惊雷,毕竟不是每一个高手都能像闫擎那般幸运,能让那位活了上百年的老监正出手相救。不巧的很,我和那位妇人都有这个能力。”

  李汝鱼听得悚然心惊。

  难道临安女帝和岳家王爷已经知道异人的真相了?

  岳平川看了一眼李汝鱼,摇头道:“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这只是异人真相的冰山一角。”

  琴音依然,显然岳平川的琴操不错。

  继续道:“永安十二年里,有多少异人被北镇抚司拿下,开封城虽然不如临安那边知晓的更多,但终究知道一些,不巧的很,你这位武庙主祀之首的圣人在很多异人那里皆是如雷贯耳。”

  “所以,我知道你想什么,尤其是你让那位——”岳平川看了一眼扑在血泊里的南宫适尸首,“让他去临安见了王琨和赵骊后,就注定了今日之事。”

  琴音忽然起杀伐之音。

  岳平川脸色渐寒,“大凉天下,异人就该老老实实的蛰伏着,大凉的天下,如今妇人最大,将来太子赵愭最大。那么,就不应该再有王琨、赵骊之流,这样的天下,又何须异人来兴风作浪!”

  “临安那边我管不着,有妇人看守,但北方江山里,但有人意图和王琨、赵骊之流狼狈为奸祸害江山,我岳某人第一个不许!”

  “开封疆内,不容魑魅魍魉之流!”

  “此乃岳家祖训!”

  琴音杀伐之意狂肆,催生西风紧猎,吹荡起翩翩白桦树叶,满院飘舞,骤生了深秋寒意。

  似有寒枪耀雪。

  李汝鱼默然不语。

  岳平川这一番话纸面上看,大义凛然。

  但若是细细品味,何尝没有“大凉的天下是女帝和赵愭的,但北方是属于岳家的,所以谁也别想动它”的潜意识在里?

  当然,并不能因此就断定这位王爷对大凉有反心。

  也许这位蟒服男子自己都感觉不出这种潜意识,很可能只是岳家世袭罔替而衍生的本性。

  青衫男子沉默了一阵,他并没有接触过临安女帝,且这些年对岳家王爷的了解,只知他无欲无求的镇守北方,是以不无钦佩的说了句王爷对得起那个‘岳’字。

  岳者,山也。

  开封岳家,大凉镇鼎北方之山。

  北蛮不可度。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