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清 第二十章 我打中了一个!我打中了一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的脸,“刷”一下,直红到耳根子去了。。

  他偏转头,老马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北嗫嚅了一下,没说出啥来,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有一盆火在烤似的。

  “你不用不好意思,”老马悠悠闲闲的说道,“新兵都这个样子,没几个例外的,包括你右边儿那位是吧,小老头?”

  李全浑身一颤,慢慢儿的转过头来,扯了扯嘴角,算是尴尬的笑了一笑。

  **北看清楚了,“铜盆帽”下,“小老头”面‘色’苍白,满脸的汗水。

  若说热,不该是那个脸‘色’;若说冷,不该那么多汗。

  果然嘿,这个“小老头”,怕的比自己还厉害呢!

  原来有人还不如自己!**北心中,一阵莫名的安慰,于是,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班长,你做新兵的时候,也怕”

  话一出口,自觉不妥,赶紧打住。

  老马摇了摇头,“我不怕。”

  是啊!**北心想,我真是个笨伯!老马若怕死,身上也不能那么多伤啊!而且,人那些伤,还都在身子前边儿!整个背上,都干干净净的!

  “你们别误会,”老马继续说道,“我其实还不如你们我连‘怕’的机会都没有。”

  啥意思?

  “有一句话,”老马说道,“叫做‘见贼要跑,雇替要早,进营要少’你们听过没有?”

  **北还在转着念头,“小老头”隔着他‘插’话了,“那不是……说神机营的吗?”

  “对!”老马说道,“但其实,步军统领衙‘门’也是一个德‘性’!大哥、二哥,彼此、彼此!”

  步军统领衙‘门’?

  呃,城南马队,不就是步军统领衙‘门’的吗?

  老马晓得他们在想什么,“不错也包括早年的城南马队!”

  啊?!

  “早年的时候,我们见仗,一样是‘见贼要跑’,并没有你们这样子的‘怕’的机会所以,还不如你们呢!”

  呃!……

  老马的声音里,那种悠悠闲闲的味道不见了:

  “我们是遇到咱们王爷之后,才脱胎换骨的!原先,我们就是一团泥,遇到咱们王爷之后,才变成一块石头!再往后,石头里炼出了铁;再往后反复淬火、捶打,铁锻成了钢!”

  顿一顿,“现在,你们你**北、你李全统统在这个‘钢’里头!明白吗?”

  老马的道理,说的好像很深刻,仓促之间,**北、李全并不是百分之百明白,可是,不由自主的,血都热了,二人齐声答道:

  “明白!”

  “你们是怕不过,不是怕死!仅仅是临战前紧张罢了!咱们王爷的兵,有一个算一个,个个都是好钢,哪儿有一个怕死的?明白吗?”

  一股又酸又热的气息冲上了脑‘门’儿,李全苍白的脸也泛红了,二人再次齐声应道:“明白!”

  “明白就好!”

  顿一顿,那种悠悠闲闲的味道又回到了老马的话里头,同时,微微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哎,我教你们一个乖真想‘尿’,就‘尿’!直接‘尿’到‘裤’裆里就好!‘尿’过了,整个人就松爽了!”

  啊?

  “没人能发觉的!打完了仗,个个都是一身汗、一身泥、一身烟火气……十个有八个还一身血!还有,鼻子早就被硝烟熏的不好使了!还有,到时候,战场上的那个味儿……嘿!哪个能发觉你‘尿’了‘裤’子?”

  呃……

  **北和李全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尴尬的笑了一笑。

  他们当然没有真的‘尿’‘裤’子,不过,经过老马这一番“调理”,很神奇的,真就自觉自己

  不、怕、了!

  老马也不再说话了。

  山腰的雾气,开始慢慢儿的向山顶飘浮,就好像……涨‘潮’似的。

  今儿个的雾,大的邪‘性’了!

  不过,河面上景物,却略略清晰了一些,虽然依旧朦胧,但法国船的轮廓,隐约可辨了。

  轻声的咳嗽,偶尔的低语,衬得整个阵地,异样的宁静。

  只是,这种宁静,隐藏着巨大的、令人窒息的不安。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右手边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是连里的通信兵,他半猫着腰,一边儿在浅壕里小跑着,一边儿压低了嗓子喝道:

  “准备战斗!由排长自主决定开火!准备战斗!由排长自主决定开火!”

  气氛立即变得极度紧张起来,由东而西,一大片“哗啦啦”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在拉枪栓。

  开火的决定权在连长;而不得命令,不许开火,这是轩军的铁律,违反者,百分之百要绳以重刑,最严重的情形,允许指挥官“阵前执法”。

  可是,今天的情形太特殊了雾太大了!

  敌军之进攻,河滩至山腰这一大段的情形,我军都是‘摸’不清的;而敌军进攻之时,左右之间,也很难彼此呼应,加上限于地形,我军的阵地本就是不规则的、锯齿状的,因此,极可能发生一条战线、不同部位、先后接敌的情况,如果拘泥于全连同时开火,说不定就会耽误了大事。

  因此,将开火的决定权下放至各排。

  老马赞了一声,“不坏!”说罢,慢慢的拉开了自己的枪栓。

  **北趴在沙袋上,手指搁在扳机上,下死眼盯着前方的雾气,心“怦怦”的跳着。

  他一度以为,法国人出现了,可是,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再看,那些只是石头和树木的轮廓。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从东边儿遥遥的传了过来。

  枪声并不如何响亮,离这里应该有相当一段距离一定是由城头山阵地的右翼传过来的,那儿是二营的阵地;可是,**北浑身一个‘激’灵,差一点就扣动了扳机。

  他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排长还没有下达开火的命令呢!

  东边儿的枪声,很快就密集起来了,噼里啪啦的,好像炒豆子一般。

  开战了!

  **北的心,跳的更加剧烈了;同时,嘴里一阵儿一阵儿的泛苦。

  不过,怎么总觉得,听起来,东边儿传来的枪声,同平日训练、演习的不大一样呢?

  或许,是因为心跳的太快了?连耳朵里都是“怦怦”的心跳声?

  “集中注意力!”老马沉声说道,“就要出来了!”

  出来了……什么要出来了?

  一个念头还没有转定,雾气之中,隐隐约约的,现出人影的轮廓来了。

  **北再次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定睛看时,蓝上衣、红‘裤’子

  这一回,不是错觉,真是法国人了!

  **北搁在扳机上的手指,痉挛般的微微用了用力。

  出来了!法国人从雾里头出来了!

  三点一线,三点一线……

  好,好!我瞄住了一个法国佬!

  娘的,法国人的军服,和我们的,怎么这么像?除了‘裤’子的颜‘色’不同,别的几乎都一样!

  不过,这个法国佬,戴着*平顶军帽,没戴凉盔……

  哎,他的头发,咋是白‘色’儿的?年纪瞅着不大呀?

  由东而西,枪声愈来愈近,愈来愈密集不止于右翼,阵地的中央以及左翼靠近中央的部位,也开火了!

  哎,排长怎么还不下命令啊?

  娘的!晃啊晃啊,那个法国佬,眼见就要从我的准星里晃出去了!

  终于,传来了排长的一声暴喝,“打!”

  话音未落,**北便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大响,枪托跳了起来,撞到了他的右颊和右肩,**北的视线,一阵模糊。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操’!

  怎么回事儿?这种狼狈情形,只有第一次实弹‘射’击的时候才碰到过!

  我的‘射’击成绩,一向很好的呀!

  他手忙脚‘乱’的扳开扳机护圈,拉开机匣,弹壳从退弹口跳了出去,同时,在左右震耳‘欲’聋的枪声中,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的到,弹仓内轻轻的“喀”的一下这是弹簧又送上了一颗子弹。

  **北合上扳机护圈,扳开击锤,通过缺口和准星寻找那个“白‘毛’”已经找不到了。

  娘的!

  四周经已硝烟弥漫,法国人的面目,又看不大清了。

  不管他了!**北随意找了一个蓝上衣、红‘裤’子,瞄准了,扣动了扳机

  红‘裤’子一晃,软倒在地。

  砰!

  一阵狂喜攫住了**北我打中了一个!

  但是,他马上就有些糊涂了:真的是我打中的吗?怎么……好像他倒地之后,我的枪才响?

  这时,山脚下传来了军号声。

  虽然,每一支部队的军号声都不尽相同,但**北听得出来,这是撤退的信号。

  果然,很快,蓝上衣、红‘裤’子们纷纷退入浓雾,**北“打倒”的那个,也不见了没看清是自己爬起来走掉的还是被同袍背下去的。

  虽然有些懵‘逼’,但狂喜再一次攫住了**北:我们把法国人打退了!

  原来打仗是这么容易的?我拢共也没有开上几枪呢!

  狂喜攫住的,不止他一个人,阵地上,由东而西,欢呼声此起彼伏。

  “我打中了一个法国佬!”李全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我打中了一个法国佬!‘砰’一枪,那货就四仰八叉的摔倒了!”

  **北心想,不会就是我“打中”的那个吧?

  他没搭理“小老头”,向左转过头去,“班长……”

  咦,奇怪

  “都他娘的瞎高兴个几把!”老马‘阴’沉着脸,“这一次,法国人根本没有正经进攻只是过来‘摸’底儿的!”

  “‘摸’……底?”

  “雾太大,咱们看不清法国人,法国人也看不清咱们!他们不晓得,咱们的阵势是咋摆的?火力点是咋分布的?这下子,可都晓得了!”

  “火力……侦查?”

  “对!”老马沉声说道,“娘的,法国人带队的,是个会用兵的!”

  顿一顿,“都做好准备!敌人马上就要对咱们进行炮火覆盖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