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难敌人偶局


    张小茹拿着那画就朝易大师方向对去,不成想竟吓得易大师往后退了两步。

    可刹那之后,就见易大师已经缓过了神来,冲到法坛前左手从香炉里掐起三炷香,右手抓起桌上一根红绳就开始在五指之间缠绕,随后以左脚为基,右脚开始拼命地往地上跺,一边跺脚一边掐诀念咒——

    “嘛咪嘛咪哄,雷火急电风!嘛咪嘛咪哄,雷火急电风!”

    念咒时易大师忽然将左手中的三炷香,对准了张小茹手中的画卷,随后缠着红线的右手又往法坛上一抓。从碗里抓出了一大把朱砂来,对准三炷香,就朝张小茹的方向撒了过去……

    朱砂一撒,瞬间在空中荡起一层红烟。而几乎同一时间,本立在易大师十五步开外的张小茹,手中那画卷却突然间‘呼啦’一声莫名燃烧了起来……

    张小茹吓了一跳,赶紧将被火烧毁的钟馗像扔到了地上,哪知道易大师一声冷笑,又将三炷香对准张小茹再扔了一把朱砂,‘呼啦’,这一下。张小茹后背的衣服都跟着烧了起来……

    张小茹大惊失色,吓得赶紧躺在地上开始打滚灭火,但易大师的第三把朱砂已经撒出,这一次烧着的是张小茹的裤子……

    “你这是……你这是什么妖术……”

    张小茹一边打滚挣扎一边慌张地叫,杨左生也无心再继续做法,赶紧跑过去帮自己的师姐灭火,就听易大师狂笑道:“我早掌握了你们的弱点,你们还敢来跟我斗,真以为破了我的堂口四梁八柱和仙家,我就没辙你们了怎么着?”

    狂笑声中,易大师抬手端起摆在法坛上的一个木箱子,一掀那箱子盖,易大师接连从里面掏出了四个用粗布缝好的布娃娃来,一一摆在了法坛上。

    我仔细一看,那四个布娃娃身上都缠着发丝,有长有短有多有少,就听易大师再度笑道:“我去了一趟你们的堂口,难道还能白去?早知道你们这些杂碎不会轻易放弃,必定会再来碍我的好事,所以我先从你们的堂口中搜集了不少你们的发肤之物。提前下降做法,就等着你们来自寻死路呢……”

    说着话,易大师抄起法坛上一支装满血水的大碗来,就见里面的血水轮流从那四个布娃娃头顶上浇了下来。四个布娃娃瞬间变得血红血红的,紧接着,易大师抄起两根银针就往其中一只布娃娃的双腿膝盖上扎,几乎同一时间。只听得杨左生口中一声惨叫,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捂着膝盖疼得直打滚,站都站不起来了,无疑是中了易大师的法术……

    随后见易大师又用剑指夹住那布娃娃的头,送到一旁烛火上去烧它一条手臂,这一下,杨左生更是惨叫连连,手开始疯狂地颤抖甩摆,显然疼得厉害。

    已经扑灭了身上火焰的张小茹一见,赶紧抄着桃木剑又站了起来,迎着易大师就冲了过去,谁知道没冲了几步,就见易大师不慌不忙地又抄起另一个布娃娃来,将一对银针刺入布娃娃膝盖后,张小茹再度摔倒……

    “让你起来!我钉死你!”

    趁着张小茹趴在地上还没起身。易大师又取出五根银针来,随即将那布娃娃以张小茹同样的姿势往法坛上一按,五根银针接连扎在它双腿双手以及脖颈后面,银针穿透布娃娃直接钉在了法坛上,张小茹疼得惨叫连连,然而几度挣扎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就跟被黏在了地上似的,竟根本爬不起来,而手背脚腕脖颈上与那布娃娃被扎处相似的位置,莫名其妙地就现出了五颗紫红色的红点来……

    “我原本想网开一面,心说只要你们不来送死,我大可不理会你们,毕竟毁我堂口拆我四梁八柱本就是白薇一人的主意,我也无需大开杀戒,可这是你们自己来送死的,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今天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洞!”

    “姓易的。杀人可是犯法的!”

    一时间不知所措,我只能壮胆子般朝易大师吼了一声,哪知道吼完却见易大师笑得更狂妄了,答道:“杀人确实犯法,可我碰都没碰过你们,谁又能证明是我杀了你们呢?就比如,现在正在洞口前跟我手下鏖战的那老人,别说碰到他了,我连看都看不见他,就算他现在死了,顶多也只能算是我那几个手下失手杀人,与我何干?”

    易大师说着又抄起第三只布娃娃来。一阵掐诀念咒后左手攥着那布娃娃‘啪’地一声往桌上一按,右手抄起几根银针来就往那布娃娃的后背上扎……

    我看得出,那布娃娃应该是代表着五爷的,因为布娃娃上锁缠的发丝竟都是白色的。

    易大师一连往那布娃娃上扎了十来根银针之后。我隐隐约约地就听见黑乎乎的洞道中传出来一阵阵凄厉地叫声,是五爷在撕心裂肺地惨叫,我又一看张小茹和杨左生,都已痛不欲生地瘫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了。而眼下唯一还没被咒的,就只剩下了我……

    “好!就让我来陪你好好斗斗法!”

    我狠一瞪眼,迎着易大师就往前走,可走出没几步就见易大师开始掐诀念咒,我仔细听他口中念诵的咒文,显然又是之前在院外跟白薇斗法时所念诵过的五鬼拘魂的咒语,看来是想利用阴兵来拘我的魂。

    果不其然,片刻之间我就开始觉得眼花缭乱身体发麻,趁着还有知觉,我赶紧将右手五指伸平,指尖朝上,大拇指掐无名指。又以左手手掌托住右手,呈清净决,口中默念白薇之前教我的静心口诀——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

    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

    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念咒时,我只感觉头脑渐渐清醒了过来,但显然也只能管这一时之需,长久抵抗下来必还是会受不了晕厥过去。而一见我竟还能挺住,易大师又是一声冷笑,腾出一只手来从法坛上捏起一根银针,旋即朝着第四只布娃娃的头顶上扎了过去……

    一瞬间,我只感觉头痛欲裂,眼前更是几度发黑,差点连站都站不住了,几欲跌倒。可就在这危急关头,一声嘹亮地呐喊却从我背后的洞道方向传来,我根本无力回头去看,而抬眼一扫易大师的表情,却已经吓得慌张失措……

    眨眼间的功夫,一个血淋淋的人影已从我身旁跌跌撞撞一窜而过,我看清那是个遍体鳞伤的老人,赤手空拳迈着箭步就朝易大师身上扑去,是五爷……

    五爷跑得飞快,从黑乎乎的洞道中一冲过来,根本不等易大师作何反应,就如同扑食的猎豹般将易大师扑倒在了地上,紧接着骑在易大师身上就是一连三拳狠狠砸向他的脸……

    直到被打得嘴里都流血了,易大师才缓过神来惊慌叫道:“这怎么可能,我给你下了九根银针,你怎么可能还能动……”

    “谁敢打我孙子,我就他妈弄死谁!”

    五爷狠一瞪眼,说话间又一个大嘴巴就呼在了易大师的脸上,随后扭头朝着我厉声喝道:“孩子,掐清净决静心打坐,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观卤门,静心感应,如有神助!自有神助!”

    五爷的话依旧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但初听这话,我却不由地一愣,因为那语气虽然同样刚劲,但总觉得与以往的五爷多少有些不同指出,竟说不出来的陌生、而又无法言喻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