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为恶有天知


    842-为恶有天知

    见王老板说话时神情紧张脸色发白,我有了点兴趣,问他什么事。

    王老板说:“是这样的,那大概是一周前的事情吧,当天晚我和媳妇正在炕睡觉呢,大概是晚十一点钟左右,我媳妇忽然开始不对劲儿了,先是浑身抖,抖着抖着开始说梦话,然后是抽搐,再后来……再后来整个人开始在炕折腾,嘴里吐脓血,把我吓了一大跳……”

    听王老板说完,我说:“看着情况,你媳妇应该是被什么东西突然给磨住了,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东西?”

    王老板连连摇头,回答道:“我不知道啊,我每天忙着打理赌场,我媳妇更是懒人一个,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得罪得了什么?”

    我一阵沉思,又问:“那然后呢?之后怎么样了?”

    王老板答道:“之后,她从炕一直折腾到地,脸色煞白还一直吐血,别提多恐怖了,我赶紧出去叫人,可还没等自己往外跑呢,她一把抓住了我,伸手往我脸挠,跟非得把我置于死地似的。我好不容易才推开她一个人跑了出来,后来周围的邻居和我几个手下听到我的呼救声跑过来看,全都吓坏了。我们没办法,用锁把她先锁在了屋里,然后每天会定点送吃喝进去,可她只捡着荤的吃,素的连一粒米都不会咽,一直到现在,我们索性不送素的了,只每天给她吃荤食……”

    王老板说完这话,我又扫了媪一眼,问道:“媪,你是不是早知道这事儿?”

    媪嘿嘿一笑,答道:“也不能说是早知道,但确实有点耳闻,主要是我最近总来赌场完,听得多了点……”

    “你都听到什么?”我又问。

    媪抬头扫向王老板,说道:“王老板,我之前听说你一直到处请术士,而且请来的不光是往赌场这边送,来对付那恶鬼,有些竟直接叫手下往家里带,我一听,知道你家肯定还有别的事……”

    王老板一声长叹,答道:“哎,说来惭愧啊,谁知道我王某人是撞了什么邪了,大好的年节,怎么摊了这种事?”

    “那你请那些术士过去之后,他们看出来什么没?”我又问。

    王老板又摇了摇头,答道:“钱倒是没少花,结果请来的全他妈骗子,一个真材实料的也没有!”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去黄家沟子找我们?”我问。

    王老板一声长叹,答道:“赌场里这事儿见不得光,而我一个开赌场的,本来做的也不是光彩的事儿,现在家里出了这种事,自然也是不敢声张,,想先找外面的试试,实在不行,等过了年再说……”

    我笑了,说:“难怪这么热情的想把我们留住,原来是另有所托,可我不明白,你怎么不早说?非得耗我们一天时间干嘛?”

    “这个……”

    那王老板眼珠一转,又道:“这个也有隐情,我媳妇每到天亮都会恢复正常,太阳一落山才会突然发疯,我怕您白天听说了这些,不,不敢过去或者不想过去,我拦不住您啊!而且虽说我以前从外地请来的那些驱魔人都没什么本事,但其倒是也有些懂行的,过来却根本治不住我媳妇身的东西,好几个都带着伤离开,差点送了命……”

    “带伤?这么说来,这东西看起来道行不低啊……”

    “哎,谁说不是呢……”

    王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合十竟念了声‘阿弥陀佛’,才道:“都怪我作孽深重,没想到流年不利,竟然连翻出这种事情,小师傅,您道行高深,连这纠缠赌场的恶鬼赵鸿运都能治,您想办法救救我媳妇吧!如果能平安度过此劫,我从今后愿意每天吃斋念佛做善事,再也不敢做一件坏事了……”

    “让你关闭赌场呢?”我问。

    王老板犹豫了一下,周围一群打手更是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王老板最终一声长叹,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道:“都这种时候了,我还能奢求什么,只要能平安度过这劫难,我愿意!”

    听到这话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扫眼求助向媪,见媪也正微微带笑地颔首,朝我说道:“小六子,一个鬼是捉,两个鬼也是灭,吧,正好练练手。”

    媪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没别的可说,于是让王老板赶紧把我们的行礼给取了出来,又让他准备了些阴阳道起坛常见的法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和媪便坐着王老板的车出了门。

    他的家不在县城,但离着县城也不算远,是个看起来挺败落的一个小村子,茅草盖的尖房顶、鹅卵石砌起的小院落,甚至很多家人的院子还是那种老旧的木门,连铁门都没安,更有连院子都没有的,只一间破烂的茅草屋、用报纸糊着窗户,这成了个家,到处透露出一股穷困的气息……

    可车一进了村,停在王家的家门口,我往外一看,只觉自己似乎是身处在另一片天地之。

    王家的院墙镶满了瓷砖,两扇大铁门嵌着门环,如同一对缩小版的宫门,门外两侧更摆放着两尊栩栩如生的石狮子,更显得气势恢宏。

    往门口走时我问:“王老板,你家挺有钱啊。”

    王老板拱拱手,尴尬笑道:“您谬赞了,谬赞了,这几年开赌场放高利贷确实小赚了一些,不多,不多……”

    王老板说着示意手下去敲门,随后没过多久见一个老头儿从里面把门打了开,我又往里一看,好家伙,更是震惊到不行,原以为外面装修得再富丽堂皇,终究还是普普通通的小农家院,能大到哪儿去?哪知道进去一看,见院子两侧厢房林立,每个厢房门口都单独开辟出一块花圃来,即便冬天花草凋零,仍显得阔气十足,而更阔气的是院子间竟还人工挖出了个小养鱼池,池里摆假山怪石,美不胜收。

    再往里看,院子末端的墙竟现出个圆拱门来,穿过圆拱门绕过屏风墙,后面竟又是个新的院子,而且外面的院子还要更加华丽,甚至连地都铺满了地砖,周围厢房更全都镶满了华贵十足的琉璃瓦,被按在四周围的灯笼电灯光芒一照,更是辉煌无。我又往左右一看,厢房间的过道后面,竟还连通着两个小院,仔细一看竟像是两座后花园,简直像是老过去王爷住的王府大四合院似的。

    我看得膛目结舌,不禁发问:“王老板,你家这院子少说得占了正常老百姓院子的五六倍吧?没人管你?”

    “嘿嘿,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王老板笑道:“现在土地查得严,当然不会没人管,可我能疏通啊,这村儿的村长那可是我的铁哥们,跟他批几块地皮不费事,老百姓们算是不服想告也没用,往走,乡里,镇里,乃至于县里,哪儿没有我的人?别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了,只要钱到位,鬼都跟你睡!”

    听王老板自鸣得意地摇头晃脑,我不禁冷笑,是啊,鬼这不跟你睡来了,不然怎会你媳妇的身……

    随后王老板又带着我往前走,一直走到院子间才停下来,抬手指着正前方一所青砖碧瓦、门着链锁的古式大厢房,跟我说道:“小师傅,这儿是我的主卧,不过后来我媳妇出了事,我再也不敢进去一步了,今天能不能收了那东西,可全靠您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