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5章 气运的延续


    “嗡嗡嗡……”“嗡嗡嗡……”……

    张禹的铜钱在强大怨气的冲击下,不住地发出剑鸣之声,他心中清楚,若是再这么下去,自己的阵法很有可能支撑不下去。

    同时,在张禹的心中,也不禁纳闷起来,如此强大的怨气,到底是从何而来。

    以前自己的化解怨气之前,都会用心眼查看一番,可是这次却没有。原因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以往自己遇到的怨气,不会主动攻击对方,可是这里的怨气,竟然具有杀伤力,会主动朝对方发起攻击。

    眼下自己的阵法虽然落了下来,却也不是说,马上就会被怨气强行破掉。于是,张禹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起这里的怨气来。

    眼睛一闭上,很快张禹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在一个大坑之前,沾满了人,这些人的身上,全都穿着奇怪的服饰。他们看起来像是军队,衣着同一,头上戴着圆形的毛皮帽子,身上穿着铠甲。只是在他们的铠甲上,好像满是血污。

    蓦地里,一个喊声响了起来,“为我大金气运,重振河山,虽死无怨!”

    伴随着这个喊声,一个身穿铠甲的士兵纵身朝坑内跳去。

    紧跟着,这般的喊声响彻天地。

    “为我大金气运,重振河山,虽死无怨!”“为我大金气运,重振河山,虽死无怨!”“为我大金气运,重振河山,虽死无怨!”……

    一个个喊声响起,便有一个个士兵纵身跃下深坑。张禹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跳下去。

    终于,没有人再跳下去,在深坑边上,同样还站着人。一个身穿金甲的男人,头上的帽子也是那种圆形带着皮毛的,只是有些与众不同。张禹看不清这人的面貌,只能看到他的身影。

    这人突然举起手来,大声喊道:“为我大金气运,勇士们,你们不会白白牺牲的!”

    话音落定,他举起的手猛地向前一挥。

    这一刻,其他的人纷纷将土朝深坑里埋去。跳下去的那些人,就这样被活埋了。

    张禹的脑海中,变成一片黑暗,再也没有了景象。

    “为我大金气运,重振河山,虽死无怨……为我大金气运,勇士们,你们不会白白牺牲的……”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

    他的心头突然一动,忍不住说道:“大金……金朝……”

    张禹看过一部叫作《岳飞传》的电视剧,印象中金兵的装束,好像就是这个。

    “也就是说,这些人是金朝的士兵……我明白了……怪不得朱雀殿内供奉的那些灵位,姓氏都如此古怪,原来他们是金国人……金国……金国是被蒙古给灭的……”张禹又在心底琢磨起来,“气运!为了大金的气运……也就是说,他们在这里布局,其实是为了气运的延续……这一招,管用了么……对了,努尔哈赤来过这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前朝又叫后金,也就是说……金朝的气运真的延续下来了,这个得到气运传承的人,并不姓完颜,但同样是女真人……但是相比于金朝只是打下半壁江山……前朝真的一统天下了……”

    “原来是这样!”一瞬间,张禹的眼睛睁开了。

    他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嘴里叫道:“你们金朝的气运早已得到延续,并且再一次定鼎江山!你们的使命已然完成,又何必继续执著于此!你们早该超脱,得以轮回,还是都超脱去吧!”

    说完这话,张禹咬破舌尖,一口血雾朝铜钱上喷洒而去。紧接着,他的左手掐住右手手腕,右手竖起二指,指向铜钱阵法。他的嘴里,又是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

    他这次念的仍然是洗怨咒,不过这一次,效果和之前完全不同。

    也不知是不是张禹说的那番话起了作用,这里的怨气明显虚弱起来。

    一段洗怨咒念罢,跟着就听“噗”地一声,一道红色的气雾冲天而去,进而消失不见。

    伴随着怨气的消散,周边的阴气跟着消失不见,一切变得正常。

    “呼……”

    张禹长出了一口气,伸手一招,布阵的108枚铜钱化作金钱剑,回到他的掌中。

    这里的阵法就这么破掉了,可是张禹的心中却无比的纳闷。

    要知道,这里布置的是一个延续气运的阵法,相当的高明。但这分明是道家的阵法,从最初的四象布局,以至于各种的一切,全都是道家的路数。

    张禹听女司机说过,前朝信奉的是萨满教,其实女真人都是信奉萨满教。既然如此,怎么会有道家高手帮助金朝末代布置这种阵法呢?

    如此阵法,如此布局,消耗何等巨大。张禹现在已经是威仪师,可他自认为没有这样的本事布置出这样的局来。能够布置出此间的人,修为无法想象。

    “青龙……白虎……朱雀……”张禹看着前面的墓碑,又在心中嘀咕起来,“从白虎门入,其中放置虎骨;从青龙门出,其中放置八旗法器……朱雀门中,暗藏阵法……也就是说,当年带着努尔哈赤到此的人,分明是知道朱雀门中有危险,所以才没有过来,而是直接带着努尔哈赤取走青龙殿内存放的八旗法器,助努尔哈赤开创江山……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想到这里,张禹的心头又是一动,“玄武殿……现在只剩下玄武殿了……也不知,这一切的谜题,会不会是在玄武殿中……”

    张禹转过身子,看向进来的山洞方向。一时间,他不禁微微皱眉,原本以为,这里只有华雨浓的人马,结果可好,竟然又冒出来这么一拨人来。

    眼下的局面,显然十分的复杂,朱雀殿的殿门,到底是谁给破开的?这帮人说过,并不是他们破的,那破开门户的人,去了哪里?

    将华雨浓抓走的人到底是谁?张禹现在的心中一团乱麻,但他有一种感觉,仿佛这里的一切,都会在玄武殿内有一个解决!

    “横竖都已经这样了!不管怎么说,也是走一步算一步,玄武殿……”张禹咬了咬牙,跨步朝坟茔地外面走去。

    走出了坟茔地,女司机马上迎了上来,嘴里喊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高个男人和他的手下,也都朝他走去,高个男人说道:“这里的阴风好像不见了,是不是阵法破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