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4章 奇怪的怨气


    “英雄冢……”

    一看到石碑上刻着的三个字,张禹登时就是一愣,心中暗说,怎么还跑出来一个英雄冢来。

    所谓英雄,怎么也得有名有号,就这么个四象山,里面竟然还能建着英雄冢。

    “呼呼呼……”“呼呼呼……”“噗噗噗……”……

    坟茔地里,依旧是阴风怒号,鬼火呼啸。一个个鬼火砸在张禹的剑网之上,跟着化作绿色的火花溅开。

    张禹仔细打量着石碑,在这石碑之后,是一个偌大的坟冢,这坟冢是用青石板砌成,方圆起码能有十米。

    面对着这个坟冢,张禹能够感觉到,在坟冢下面,觉得是有骸骨的,而且好像还不止一具。这种感觉,是之前进到英雄冢的时候所没有的。

    先前进来的时候,周边都是坟包,在那些坟包里面,张禹就没有感觉到埋骨的气息。不过,当时张禹也没有当个事,道理很简单,因为张禹只是把这里当成了一个阵法,压根不认为真的是埋死人的地方。

    此刻看来,还真不是这么回事,这里能有如此浓郁的怨气,如果说,没有没有埋死人,显然不太可能。

    可以预见,这里的死人应该都是埋在这个英雄冢的下面。这里以南斗成阵,最大程度的发挥了这些冤魂身上的怨气,在怨气的作用下,此间的阴风才如此强悍,进而增加了阵法的威力。

    张禹略一琢磨,心中有了计较,索性盘膝坐到石碑之前,靠着108枚铜钱护体,鬼火伤不到自己,他不由得念起洗怨咒来。

    上次他和张真人联手化解吴楠楠身上的怨气,当时是他布置**超脱阵法,张真人念洗怨咒,但这并不代表张禹不会念,只是两个人分工合作罢了。

    此刻的他,嘴里振振有词,希望能够通过洗怨咒,来化解这里的怨气。

    还真别说,在他念了能有两分钟之后,这里的阴气开始逐渐变弱,往来穿梭的鬼火,也渐渐的稀疏起来。

    阴风倒也好说,鬼火这一减少,高个男人三个,身上的压力顿减。这三个人见到张禹去到石碑之前,其中一个说道:“鬼火现在少了,咱们现在怎么办?”

    他说这话的时候,少不得去看高个男人。

    高个男人迟疑了一下,说道:“退回去……”

    他们进来六个人,已然死了三个,如此强悍的阵法,确实让他力有不逮。

    有了他的话,手下的二人自然是松了口气,三个人一起朝坟茔地的外面退去。

    这里的鬼火,仿佛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虽然现在变得稀疏,却也不是没有。好像是发现三人正在后退,鬼火并没有再向三人发起攻击,而是一股脑的朝张禹身上砸去。

    “呼!”“呼!”“呼!”“呼!”……

    一连串的鬼火涌向张禹,张禹仗着金钱剑护体,浑然不觉,只管继续念着洗怨咒。

    “噗!”“噗!”“噗!”“噗!”……

    所有的鬼火全部砸到张禹的剑网之上,整个石碑之前,掀起一团绚丽的绿色火雨。

    女司机和外面的两个家伙看到这一幕,无不心惊,特别是女司机,为张禹捏了一大把汗。她的手心之上,已经满是汗水,身上同样被冷汗浸湿。

    这一刻,坟茔地内不再有鬼火出现,退出来的高个男子三人,也都来到女司机这边。他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偌大的石碑,也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就在这时,一团红色的血雾,猛地从石碑之后升腾起来。石碑后的坟冢,横竖见方都有十米,升腾起来的红色雾气,看起来是那样的骇人。

    紧跟着,这一大团红色血雾,一股脑的朝张禹涌去。看到这个,女司机发出尖叫,“呀!小心啊……”

    在石碑之前的张禹,自然也看到这铺天盖地的红色血雾用来。他心中清楚,这是怨气,只是如此强悍的怨气,张禹还是第一次见识过。吴楠楠身上的怨气虽然强悍,但主要是跟吴楠楠的性命相连,让人缚手缚脚。这里的怨气,纯属是一个强悍。

    更为要紧的不是这个,而是眼下张禹所布置的护身剑网,主要是用来抵挡物理性攻击的,期间终究是有缝隙。怨气这种东西,则是无孔不入,瞬间就透过剑网,涌到张禹的身周。

    张禹不由得一凛,急忙抄出一张狂风符来,“呼”地一声,从他的身下立时掀起一团狂风。

    狂风呼啸,连张禹身上的八卦仙衣也鼓荡起来。也仗着张禹身上穿的是法衣,要不然的话,估计刚刚已经被怨气所侵。

    掀起来的狂风挡住怨气,可张禹心下清楚,光凭这狂风想要彻底挡住怨气的进攻,显然是不可能的。于是,他急忙心念一动,护在身边的108枚铜钱直接改变了方向,一起朝前面的偌大坟冢飘去。

    108枚铜钱已不再以正常的大四象布阵,而是分成六组,枚18枚铜钱为一组。一点没错,这正是张禹从张易航那里学到的**超脱阵。

    第一次布阵的时候,张禹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所谓万事开头难,第一次用的时间长,可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容易多了。

    铜钱分散开来,阵法旋即布置成功,108枚铜钱散发出耀眼的金光,不但如此,每18枚铜钱之间,还会出现18个银色光影。108枚散发着金光的铜钱,108个银色光影,看起来是相得益彰。

    铜钱和光影开始缓缓的转动起来,散发金光的铜钱,转动的速度比较快,银色铜钱光影转动的速度则比较慢。差不多每一圈的转动,银色铜钱光影都要比金色铜钱差上六枚铜钱的距离。看起来,似乎有点杂乱,但其实依旧是井然有序。

    **超脱阵不愧是超脱怨念的极强阵法,阵法这一形成,从坟冢内涌出来的怨气,便一点一点的被消耗,甚至无法从阵法中冒出来。

    不过,这怨气仿佛源源不断,涌出来的越来越多。在强大怨气的触动下,组成阵法的108枚铜钱,渐渐的颤抖起来,并且发出“嗡嗡”的声音。

    张禹能够真切的感觉到这一点,他心中清楚,阵法和这里的怨气,已经斗到了白热化的关头。似乎,自己的阵法还落了下风。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