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7章 朱雀殿


    “灵位……”虽说距离供桌比较远,可架不住供桌之上摆放的灵位实在太多,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这满桌的灵位,让张禹都忍不住嘀咕起来。

    这功夫,女司机也从门下面的洞里钻了过来。她来到张禹的身边,少不得也要四下打量,目光随后也被前面供桌上的灵位所吸引。

    “这里……这里怎么会是这样的……”女司机满心错愕的说道。

    “咱们过去看看……”张禹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嗯。”女司机点了点头。

    二人缓缓地向前走,很快发现,朱雀殿内,一共有五根金漆石柱。石柱上面,雕刻着好似凤凰的朱雀。只是这五根石柱的摆列有点意思,竟然是左边三根,右边两根,看起来十分的不协调。

    “这里……为什么是五根石柱……难道又有什么讲究……”女司机好奇地说道。

    “朱雀方位代表着离卦,离卦的主方的阳数是5,客方的阳数也是5。所以,朱雀殿内有五根石柱,倒也不稀奇。”张禹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是不是说,这里的机关,应该也是在石柱上面……”女司机低声说道。

    “想必是没错的。不过这里,已经有了来过……来人能够强行破开外面的门,想来也会破开里面的门……这样也好,省了咱们的事儿……”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女司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希望能在这里见到我们的人。”

    两个人嘴上说着,很快来到迎面的供桌之前。距离一近,看的自然也清楚了。一点没错,在供桌之上,摆放的都是灵位,黑色的灵牌之上,还用红漆勾勒出姓名来,只是这名字,看起来有点古怪。

    “孛术鲁隆巴,准土谷阿冕,梭罕朗台宁……”女司机念出来几个名字,说句实在话,辨认这些字都有点费劲。

    “这都是什么名字……”张禹低声说道。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估计……应该是哪个民族的姓氏吧……”女司机说道。

    “这里……是按照道家的奇门遁甲建成……就算是有什么灵位,也应该是道门中人……怎么会是这样……”张禹纳闷的嘀咕起来。

    他仔细打量着供桌,供桌前还有一个香炉,不过里面的香早就燃尽。

    这些灵位上的名字,根本就没有什么“赵钱孙李”之类的,全都是乱七八糟的姓氏,让人有些搞不明白。

    张禹琢磨了一会,说道:“咱们到后面看看……”

    因为供桌之上,摆放的灵位实在太多,而且还是错层摆列,所以根本看不到供桌后的情况。

    两个人绕过供桌,来到后面,果不其然,石壁下面已经被破开一个洞。

    “看来他们还真进去了……”张禹嘀咕道。

    “那咱们要不要也进去……”女司机小声说道。

    “不管怎样,也是要进去瞧瞧的,咱们走……”既然有现成的洞,张禹认为,过去看看也无妨。自己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寻找华雨浓,如果说能跟华雨浓的人先行汇合,也是可以的。

    张禹来到洞口,蹲下身子,钻了过去。

    过去之后,眼前一片黑暗,他又点了一张火符,“噗”地一声,火符化作一个火堆,照亮了周边的一切。

    这里也是一条通道,通道很长,能够看出很远。几乎是同一时间,张禹又感觉到了一股阵法的气息,周边还传来丝丝阴冷,让人毛骨发寒。

    “嗯?”张禹登时一怔,心中暗道:“这里是一个阵法……”

    他急忙转过身子,看向背后的石门,这次一瞧,他的心头不由得一颤。原来,他的眼前,哪里有什么石门,放眼看去,竟然只是一片黑暗。

    这档口,女司机从黑暗之中爬了出来,她站起身子,见张禹往她出来的地方看,也下意识的转过身子。

    她这一瞧,也不由得一怔,忍不住说道:“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门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咱们现在,好像是进到了一个阵法之中……”张禹说着,跨步像前面的黑暗走去。

    他这是想要看看,前面的黑暗中到底有着什么。说来也怪,他明明点了一个火堆,火堆能够照亮身后的方位,但是眼前却一点光亮也没有。

    只走了两步,张禹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他急忙又点燃火符,朝前面打去。

    “噗”地一声,火符点燃,化作火球,但随即就陷入那无尽的黑暗中。这种感觉,就跟他刚刚进到黑暗之城的时候一样。

    “张先生……这里好黑啊……”女司机的声音,在张禹的耳边响起。

    张禹知道,她肯定也跟着走了过来,张禹一把抓住女司机的胳膊,说道:“咱们退回去……”

    说完,他就向后倒退,只退了三步,他就看到身后映照过来的光亮。可是前面,还是无尽的黑暗。

    女司机明显有点慌了,紧张地说道:“这、这又是什么地方……我……我怎么觉得有点冷……阴凉阴凉的……身后好像,还有凉风……好像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身子都在颤抖。

    不仅仅是她,其实张禹现在也有了明显的感觉。除了阵法的气息,这里还充斥着阴气,显得是那样的诡异、邪门。

    但是张禹终究要比女司机镇定的多,他平和地说道:“咱们这是陷入了一个阵法之中,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来之则安之……其实,我觉得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好事……为什么会是好事呢……”女司机不解地说道。

    “你想啊,进来这里的人,肯定都会被困住……想来,这其中必然包括你们的人,还有抓走华雨浓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碰到,但不管他们是否碰到,我想咱们都有机会在这里遇到他们……”张禹认真地说道。

    “这个也是。”女司机连连点头。

    “好了,既然这里是个阵法,那就肯定有着阵眼,想要破阵,料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咱们走吧……”张禹说着,转过身子,看向前方。

    女司机随同转身,借着光亮,二人能够看清前面的一切。张禹率先朝前走去,不管前面到底有什么,他都坚信,绝对是难不住自己的。

    两个人一路向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离之前的火堆越来越远。已经看不清前面的情况,女司机掏出手电,开始照明。又走了能有一分钟,前面的地势突然开阔,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山腹。

    .。m.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