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5章 奏折


    张禹已经连续敲击了两面的石壁,到了第三面的石壁,结果仍然是实心的,怎不叫人心惊。

    但他知道,这里绝对不会是绝地,必然会有出去的路。

    他顺着石壁继续敲击,一路敲下来,这边的石壁竟然也都是实心的。

    这一刻,张禹又来到尽头,对面的石壁,则是他进来那边的石壁。

    没有办法,张禹只能敲击这边的石壁。

    好家伙,这边的石壁还是实心的,当他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终于碰到了空心的石壁。这段空心的石壁距离不是很短,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这是他和女司机下来的那条路,现在敲击的不过是落下来的石门罢了。

    张禹不由得停下脚步,深吸了两口气。

    一旁的女司机知道,张禹肯定是没有任何发现,要不然不会这样。

    其实她也能够看出来,这一路转了一圈,张禹都没有如何停顿过,显然是什么发现也没有。

    她看着张禹,突然说道:“走了这么久,是不是也渴了、饿了……”

    女司机的声音并不温柔,可能根本就不是一个温柔的女人。她说话的时候,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塑料水平和两块压缩饼干,递给张禹。

    张禹还真有点饿了,接过来之后,先喝了一口水,这水带着果味,类似于营养液之类的。他跟着又吃了饼干,两块压缩饼干吃下肚,又喝了点水,这才将水瓶还给女司机。

    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在吃喝的时候,女司机并没有吃喝,他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吃?”

    “我……我不饿……也不渴……”女司机说道。

    “咱俩一起来的,都这么久的时间了,走了那么多的路。我都又渴又饿,你怎么可能不可不饿。”张禹正色地说道。

    “我平常饭量就小,现在真的不饿。等饿的时候,我就吃了。”女司机认真地说道。

    “那你一定要记得吃,别饿的走不动路!”张禹严肃地说道。

    他哪里不明白女司机的心思,女司机虽然带了食物和营养液,却也不敢多吃,因为天晓得会在这里困多久。

    女司机这么做,目的无外乎是节约食物,尽量把食物给他张禹吃。

    毕竟只有张禹才能带她离开这里,找到华雨浓。

    张禹心中感动,却也知道,女司机是一个执着的人,不同于一般的女人。所以,自己多说是没有用的。

    吃了东西,张禹也来了精神,琢磨了一下,说道:“既然四周没有门,那搞不好就跟上面一样,有着向下走的通道。走,咱们朝前面走,看能不能找到那条通道。”

    “嗯。”女司机应了一声,跟着张禹朝前面走去。

    他们所走的位置,大体上算是石室的中心线,张禹一边走,脚下一边加重力道,以便来确定,脚下的路是实心还是空心的。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昏暗,让人寻找起出路来,特别的难。要不然的话,张禹也不能总是一上来就顺着墙边走。

    二人现在朝前径直走,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前面突然出现了几副白骨。

    一看到白骨,女司机立时伸手指点,嘴里叫道:“你看!前面又有骸骨!”

    “走,过去看看!”张禹自然也看到了,他快步朝前走去。

    女司机紧步跟上,距离这一近,二人看的更加清楚。

    这里躺着能有十几具骸骨,大多数的骸骨,身上的衣服已经烂光了,只是露出森森白骨。但是有四具骸骨的身上,还穿着衣服。

    这四具骸骨,其中一具穿的是白色的八卦仙衣,一看就是道家之人。一具穿着红色的袈裟,应该是一个和尚。一具穿着红色的袍服,不过这身衣服,十分的奇怪,上面都是零碎的布条。不但如此,身上挂着各种锣鼓之类的东西,看起来颇为邪门。还有就是,在这人的脸上,还戴着一个面具,这个面具看起来特别的吓人。最后一个身穿衣服的骸骨,他身上穿着的一件黄马褂。

    张禹打量了一番,说道:“一个应该是当官的,搞不好就是信里说的都统了。另外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应该也不是等闲之辈。剩下这个穿着古怪的,就不清楚是做什么的了。”

    “这人应该是萨满法师。”女司机马上说道。

    “萨满法师……”张禹沉吟一声。

    “没错,前朝的皇室贵族一向信奉萨满教。哪怕是现在,老板的家中也有萨满教的法师。”女司机说道。

    “这样啊……那你们小姐怎么没带来呢……”张禹说道。

    “萨满法师一般都是随同老板,不会轻易出动。你也知道,黑手套一直在窥测我们老板,所以决不能掉以轻心。”女司机说道。

    “这个也是。”张禹点了点头,又低头打量起来地上的骸骨。

    看了一会,张禹又道:“又是萨满法师,又是穿黄马褂的将领,可以想象,他们应该是按照前朝皇帝的指令前来。就是不知道,会是哪个皇帝。也不知道,他们到此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想在他们的身上,八成能够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女司机说道。

    “嗯。”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咱们搜了搜他们的身上,看能不能找到什么。”

    说完,张禹就朝那个穿黄马褂的家伙走去。

    在他看来,这家伙有可能是领头的,本事大小先不说,起码是朝廷的官员。在任何时候,民间的高手都是为朝廷效力的。

    张禹来到黄马褂的骸骨旁边蹲下,因为这里昏暗,之前也看不太清楚,现在距离近了,张禹马上看到,在这家伙的怀里,露出来一个油纸信封。信封只露出一角,所以之前才没发现。

    他直接动手将油纸信封给掏了出来,跟着就发现,这里面装着的东西是硬壳的,但是并不厚,跟纸壳差不多,但是要比纸壳硬实。

    随后一打量,油纸信封并没有封口,他信手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到了出来。

    掉出来的东西,差不多能有一根手指厚,外面的封面是黄绸子的,上面用毛笔写了两个字——奏折。

    女司机是跟着张禹一起过来的,也蹲在旁边,一看到这个,忍不住叫道:“是奏折!”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