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1章 原来如此


    再一次听到上方响起“咔”的声音,张禹的心头就是一颤。因为张禹知道,每一次上面的机关打开,就会有毒气释放出来。

    打开的机关越多,冒出毒气的速度就会越快,在这种情况下,人只要呼吸一下,吸入的毒气就会要比之前多。

    张禹之前吸入一点,都会产生窒息的感觉,如果吸入的多了,任谁也是受不了的。女司机明显还比不上他呢,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好在他的反应也快,随即从怀里掏出来两张避瘴符,到这种地方,什么符纸都是要准备点的。

    “噗”地一声,符纸点燃,跟着熄灭。张禹马上将符灰塞进自己的嘴里,随后尝试呼吸。这一尝试,同样还有点窒息的感觉,就跟向前差不多。

    吓得他赶紧屏住呼吸,但是张禹隐隐意识到,虽说感觉跟第一次差不多,不过眼下已经打开了三个机关。也就是说,虽然避瘴符不能完全管用,多多少少应该还是能有点效果的吧。

    他旋即蹲下身子,点燃了另外一张避瘴符,然后将避瘴符递给女司机,说道:“吃了它,多少能够缓解一点。”

    女司机听到声音,就侧头来看,见到张禹给她的符灰,她毫不迟疑的张开嘴巴,将符灰给吃了下去。

    等他吃下去之后,张禹随即回到石墙之前,将放在凹槽内的“三”号小球移动回去,又将“四”号小球移动到凹槽这里。

    就这样,他一个一个的试验,按照次序,将这里的小球一个又一个的放入凹槽之内。每一次小球放入凹槽,石壁这里和头顶上方都会发出“咔”的声音。十个小球,张禹全都放了个遍,每一次的声音都是一样的,没有半点差别。

    这一下,张禹有点懵了,按照他的想法,他是打算将十个小球都放进凹槽,然后通过声音,进行辨别。可他实在没有想到,每一次把小球放进去,小球发出来的声音都是一样的。如此一来,让他还如何辨别,这简直跟以前的机关是两回事啊。

    这招一行不通,张禹当场有点傻眼了。如果不成的话,那如何才能够蒙出来打开机关的数字。虽说数字不多,可是4组10个数字,一个一个的撞大运,天晓得能够撞到什么时候。

    不但如此,张禹现在还感觉到,自己嘴里的那口气已经憋不住了。他只能把气给吐出去,又吸了一口气。这一口一吸进去,张禹都感觉到有点迷糊,眼前都有点发黑了。

    他秉着呼吸,缓了一下,脑子才算清楚。他心中暗叫不好,要是再不能尽快的打开机关,离开这里,自己和女司机都得死在这。就跟那些死在这里的官兵一个样子。

    “机关……这机关要怎么打开……”张禹的脑子飞快的转动。思量片刻,他突然想到以前,自己先后两次在海门山和胭脂山的遭遇。

    那个时候,自己根本不会机关术,全是靠着别的对于奇门遁甲的了解,才一路打到机关。

    想到这一层,张禹的精神不由得一阵,他在心中暗自说道:“对啊!这里的机关,可不见得完全是通过机关术才能打开,是需要靠奇门遁甲的理解才能打开的!”

    想要这一层,张禹不由得直接一跃,跳出两步开外,跟着再次仔细打量起面前的石壁。

    “十字……”张禹沉吟一声,伸手比量起来,“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咦,这里是四象山,这个会不会是跟四象有关……不管了,先试一试再说!”

    时间不等人,到底成不成,先试了再说。张禹一个箭步抢了回来,按照他对四象的了解,如果这道石墙的机关真的跟四象有关,张禹自信一定能够打开。

    他当即将凹槽内的那个写着“零”号的小球推了回去,随即他又按住“四”号小球,将小球凹槽内迅速推动。他在心中叫道:“北玄武!”

    喊完这一声,小球也被他给按进凹槽之内。

    “咔”“咔”两声,石壁和头顶上方,都发出响声。

    张禹并没有放在心里,只管迅速地按住斜对面的“七”号小球,将球推入“十”字线最下面的凹槽之内。他在心中同时叫道:“南朱雀!”

    “咔”“咔”又是两声,还是墙面和头顶上方发出了声音。

    张禹也不迟疑,又按住左上边的“六”号小球,直接推入“十”字线左侧的凹槽之内。他的心中同时叫道:“西白虎!”

    “咔”“咔”还是两声,照旧是那两个地方发出来的。

    最后,张禹把右下方的“九”号小球,直接推入“十”字线右侧的凹槽之内,心中叫道:“东青龙!”

    伴随着他心头的喊声,小球在进入凹槽之后,发出“咔”的一声。

    只有一声,这一次,张禹听到上方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不过,顷刻之间,对面的石壁却又发出了声音。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面前那厚实的石墙不住地向上移动,渐渐露出后面的门户。看到这个,张禹不由得大喜过望,忍不住激动的叫出声来,“成功了!”

    这一出声,张禹跟着就呼吸到那股奇怪的味道,一嗅到这股味道,张禹差点没背过气去。

    张禹知道,这里不能久留,必须马上过去。他一回身,两步抢到女司机的身边,直接伸手去拉女司机。

    只是一拉胳膊,女司机的半边身子,随即无力的被拽了起来,人却是没有半点动静。张禹仔细一瞧,女司机已经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昏了过去。

    张禹没有时间去查看,一把将女司机从地上抱了起来,超前面开启的门户冲了过去。

    石门现在升起了大概能有两米的高度就不动了,张禹抱着女司机冲过去之后,试探性的呼吸了一下。

    这一次,他没有再嗅到那奇怪的味道,兴奋的他一连来了好几个深呼吸。

    呼吸之余,他又想到怀里的女司机,赶紧将人放到地上,探视女司机的鼻息。说句实在话,这救人如救火,张禹都没腾出时间,去观察周边的环境。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