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6章 熟识的感觉


    眼前的这座浮桥,确实有够吓人的,整个是用木板搭成,浮桥的两边也没有个护栏,甚至条绳子都没有,就是光秃秃的木板。Ψ非但如此,木板之上也有一层雪,绝对是危险至极。浮桥下的山谷,都看不到底,可以想象,一旦失足落下,就是必死无疑。

    “这……就这浮桥……能过人么……”女司机紧张地说道。

    她站在这里,看着浮桥,眼睛都有点晕,脑袋直迷糊。

    张禹也是微微皱眉,如此浮桥,确实难行,搞不好就容易掉下去。不过略一琢磨,张禹就有了计较,虽说走过去一定十分的危险,很容易掉下去,可是自己一来有狂风符,二来有玉虚绳,即便真的失足掉下来,一样能够上来。

    想到这一层,张禹也就踏实。不过他很快又看向女司机,自己过去容易了,女司机怎么过。瞧女司机的样子,估计不用走上去,腿都软了。

    张禹迟疑了一下,若是把女司机留在这里,搞不好也能把她吓得够呛,估计就跟那些当年留守在此接应的官兵差不多。可若把她给带上,又得怎么带呢?

    紧跟着,二人又发现,在桥前面,竟然有着六根东西,看起来好像是棒子之类的。六根棒子长短不一,竖在那里。二人都十分的好奇,几步走到棒子之前。

    他俩一眼就能看出,棒子是铁的,上面锈迹斑斑。还有就是,六根棒子,三个一组,正对着浮桥。三根棒子的长度还不一样,最前面的最矮,中间的次之,最后面的最高。

    看着这六根****司机不禁好奇地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钉在地上。”

    张禹低头仔细的看了看,一点没错,铁棒确实是钉在石层之中。张禹又看了看前面的浮桥,心头立时一动,说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怎么回事?”女司机马上问道。

    “这是用来固定护栏的……”张禹指了指前面的浮桥,说道:“这浮桥难以通过,哪怕是高手,不一定说能稳稳的走过,实力略微逊色的,就更加过不去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安装护栏,可是在如此宽窄的桥面上安装护栏,显然是行不通的。所以,他们就在浮桥的两侧钉了六根铁棒,然后将绳子系到上面,如果我猜的不错,在浮桥的对面,肯定也会有六根这样的铁棒。”

    “有道理……”女司机点了点头,跟着又有点疑惑地说道:“可是……这上面现在为什么没有绳子呢……”

    “这都多少年了,烂都烂掉了,如此长的绳子,只要一烂,大部分就会直接坠入深谷之中。等系在铁棒上的绳头烂掉,随即就会滑落深谷。”张禹说道。

    “这倒也是……”女司机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浮桥上的雪,说道:“你说这里的雪会是真的吗?”

    女司机虽然恐高,但还是装着胆子来到桥头,她蹲下身子,伸手抓了把桥头上的积雪。

    紧接着,女司机就错愕地说道:“真的是雪……这、这雪是怎么来的……咱们不是在山里么……”

    她抬起头来,也是看不到上面有什么山石,有的不过是缓缓洒落的雪花。

    张禹走到女司机的身边,说道:“雪肯定是真雪……到底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在此求雪,真的是无法想象……”

    说到这里,张禹有些感慨。说句实在话,他也有本事求雪,可这是在山腹之中,如何又能够做到这一点。

    说这是一个阵法,张禹目前还没有感觉到阵法的气息,会不会跟五里村那里的阵法一样,张禹无法确定。

    但是,站在这里,张禹突然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地方,好像有点似曾相识。

    “海门山天堂桥……胭脂山天星翠阁……”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这两个地方跟这里何等相似……都是山腹之中,别有洞天……《天一迷图》,这里会是藏着《天一迷图》的地方么……”

    “一定是……”张禹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可他随即又轻轻摇头,“即便这里以前真的藏有《天一迷图》,肯定也被拿走了……传闻之中,《天一迷图》蕴含着莫大的气运,前朝能够问鼎天下,想必也是靠着《天一迷图》的气运……她不是也说了么,传说中只有前朝太祖进到了这里,并且活着离开……如果没错的话,努尔哈赤一定是在这里找到的《天一迷图》,也就是说,这里才是寻找《天一迷图》真正的入口……”

    想到这里,张禹旋即又有了一个疑惑,“努尔哈赤既然已经把《天一迷图》给带走了,那在这之后,为什么还会有官兵来到这里呢……看信上的内容,都统是前朝的官职,也就是说,来人应该是前朝的将领,而不是想要推翻前朝的人……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又会是什么……”

    “这是什么木头啊,看起来挺结实的!”蓦地里,女司机突然叫了起来。

    张禹低下头,只见女司机已经将距离最近的那块桥板上的雪都给清理干净了。桥板面上,都是褐红色,张禹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桃木。

    “是桃木。”张禹说道:“这个地方,时间久了,什么都会烂掉,所以材料,必须是最为上等的东西。你先到一边,我仔细瞧瞧。”

    女司机马上向旁边向后面退了几步,张禹来到桥前,蹲下身子,伸手去摸桥板。一点没错,桥板果然是桃木制成,张禹还能感觉到,这桥板之上,有着丝丝灵气。显然是雷劈木。

    当然,整座浮桥不可能是一整张雷劈木,都是一块块的雷劈木用锁链连在一起。如果单纯是雷劈木的桥板,还能容易走点,但上面有雪,就不是那么的容易了。想要清除积雪,谁能说每向前一步,还蹲下身子清理,那得多危险。

    只一思量,张禹的心头跟着又冒出来一个主意,“是啊……这么做的话,不就容易了么……”

    拿定主意,他旋即从怀里掏出一张狂风符,手指掐着狂风符,“噗”地一声,狂风符直接在张禹的掌中点燃。

    “呼……”

    一股狂风瞬间在张禹的身前刮起,将木板上的积雪当场吹到深谷之中,露出下面的桥板。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