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5章 一封信


    “这……这、这是个什么地方……”从洞口一出来,在看到眼前的一切之后,女司机简直傻了眼。∽她瞠目结舌的,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一点没错,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令人震惊。

    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天地,在头顶上方,能够看到的并不是石层,而是乌云遮日。这里光线比较暗的缘故,就是因为乌云盖住了日头。不过如此光亮,已经能够让人看到很多的景象。

    在他们的前方,摆放有铁锅、帐篷、箱子等等物品,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宿营地。

    这还只是近处的景象,放眼去看远处,空中竟然有白茫茫的雪花缓缓飘落。

    如此场景,莫说是女司机,就连张禹也都十分的震惊。

    张禹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半晌之后说道:“看来咱们真的找对地方了……”

    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去,女司机跟着他,二人很快来到前面的营地。

    营地之中,摆有许多生活用品,水桶、饭碗、水壶,还有破烂的旗帜。这些东西,有的已经烂掉,有的则是保存完好。

    从这些东西中,完全能够看出来,很多都是行jūn yòng pǐn。

    “之前你说,那些人很有可能是前朝的部队,现在看来,还真是没错。”张禹说道。

    “跟电视里的军营都差不多……”女司机嘴里说着,还在观察四周的情况。很快,她伸手指向一个帐篷,说道:“你看那个帐篷,是这里最大的,感觉像是当官的帐篷……”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真有点这个意思……走,咱们过去看看……”

    这里一共有十来个帐篷,女司机指的那个帐篷,确实是这里最大的。

    帐篷的很多地方都已经烂出了洞,但不得不说它在一众帐篷中的醒目。张禹和女司机走进帐篷,只是一瞧,里面竟然还有摆设。

    这里面有一张床榻,床已经烂掉,但是能够看出形状。迎面的位置,有一张书案,书案却没有烂掉。在书案的后面,还有一把椅子,椅子也是完好的。

    张禹和女司机走到书案之前,在书案上面,还放有砚台和毛笔,另外还有一个油皮纸袋子。张禹端量了几眼,他便能确定,书案和椅子都是红木的,要不然的话,放在这里早就烂没了。

    “上面的油皮纸袋子,好像是一个信封。”女司机指着油皮纸袋子说道。

    “看起来像是一个信封,我看看到底装的什么……”张禹说着,伸手将桌上的袋子给拿了起来。

    袋子十分平整,上面也没有写任何字,不过在袋子的背面,却是用蜡封的。蜡封完好,显然是没有打开过。

    张禹直接将封口打开,然后往外面一道,里面掉出来一张纸。张禹接到手里,跟着观看。

    纸上面写的都是繁体字,也是仗着用油皮纸袋子封住,要不然的话,估计早烂掉了。女司机也凑过来观看,跟着读道:“都统大人……”

    “都统……”张禹看向女司机,好奇地问道:“都统是个什么官?”

    “都统是前朝的官职,级别很高的……”女司机说道。

    “前朝……那你接着念……”张禹说道。

    “嗯。”女司机答应一声,接着念道:“标下等在此等候多日,一直不见大人回来,标下曾派人入内寻找大人,却是有去无回,不知大人安危。时下粮草耗尽,标下等实在无法继续在此等待。前日标下派人外出,寻求粮草增援,被甬道内大风挡住,无奈退回。昨天又下达死令,遣人外出,皆死于甬道之内。今日标下等人已是饥肠辘辘,难以为继,只能强行冲出。若能离开,必当尽快带同粮草赶回,还望大人体谅。游击将军巴隆。”

    在女司机念完之后,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听这话的意思,应该是当时来的人不少,很多人进到了里面,还有人驻扎在这里接应。接应的人,粮食吃光了,只能选择先行离开……”

    “咱们在甬道内看到的骸骨,想来就是离开的那些人吧……”女司机说道。

    “很有可能……”张禹又是点头。

    “这么说的话,咱们一定是进到了一个极为凶险的地方……”女司机有点担心地说道。

    “凶险是肯定的了……不过越是凶险,就越说明咱们找对地方了……”张禹的脸上露出微笑,跟着又道:“走,到前面看看,现在我真挺好奇,前面下雪的地方,又是个什么样子了……”

    “好,咱们一起过去。”女司机重重的点头说道。

    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她是相当害怕的。仗着有张禹在,还能壮壮胆子。而且她也知道,现在没有回头路,只能跟着张禹走。

    至于说能不能找到华雨浓,一切就看天意了。其实,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她自己都没有数。

    两个人一起离开帐篷,张禹眺望前方,远处飞雪飘零,看起来煞是好看。

    当然,欣赏雪景也是分时候的,在这里看到雪景,可是处处透着诡异。

    张禹在原地停顿了半分钟,便跨步朝前面走去。女司机跟在张禹的身边,寸步不离,二人只管向前。

    向前走了能有五六分钟,前面出现了一条断裂的山谷,借着昏暗的光线,二人能够看到这条山谷很宽,在山路之间,还有这一条浮桥。

    空中的雪花,慢悠悠的落下,有的落到浮桥上,但是绝大多数的都是落入山谷之中。

    “这里怎么还有一条山谷呢……看样子,想要过去的话,只能走这条浮桥……”女司机狐疑地说道。

    “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张禹说着,继续朝前走去。

    女司机跟着他一起来到山谷边缘,张禹往下面一瞧,脚下是光滑的峭壁,再往下就是黑乎乎的。雪花不停地落入山谷,片刻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了。根本看不出来,下面的山谷到底能有多深。

    “这得是多深啊,根本看不到底……”女司机皱着眉说道。

    “深是深了点,不过没什么,不是有桥么,咱们可以走桥。”张禹当即就朝浮桥那边走去。

    女司机硬着头皮,和张禹一起来到浮桥那里。刚刚从远处看,倒还没什么,现在近距离一瞧,令女司机更是眉头深锁,愁云惨淡。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