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5章 四象山


    “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张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师弟你家的那个酒,是需要喝上许多才能增加修为,而我门下的弟子,可没有师弟和华仪这样的酒量……所以我想做一个试验,将一味药加入酒里,看能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哦?另外加药……”沐四维露出疑惑之色。$

    “是的,就是在酿酒的过程中,将我的药加入酒中,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效果更佳。如果不管用的话,那也只能作罢。”张禹说道。

    “这样啊……”沐四维点了点头,说道:“行,那我到时候就试一试。只是这酒厂,不知道要建在什么地方?”

    “酒厂……”张禹琢磨了一下,说道:“正常来说,把洪都的酒厂迁到光明镇上就好。可是……天晓得日后朱酒真会不会跑去,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看这样吧,我这边就让人在道观这里,另外建一个别院,专门用来酿酒。再叫人在酒厂守着,绝对不会出什么闪失。”

    “这感情好。”沐四维高兴的点头说道。

    对于沐四维来说,最大的爱好就是酿酒和喝酒,修道属于无奈之举。只要能够酿酒,对于他来说,比什么都强。

    二人聊着聊着,饭钟响了起来。一看是饭口时间到了,张禹便表示,一起去吃饭。

    吃了晚饭,张禹又领着弟子们去上晚课。

    辽东,雪山飞湖。

    这是长白山脚下的一个景点,有着长白山下第一湖之称。湖水的源头,来自于长白山的天池。

    雪山飞湖的周边,到处都是山,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湖水中间的那座山,被称之为四象山。

    为什么能有这个名字呢,原因在于,从东边看这座山的时候,山体好像是一条龙。从西边看这座山的时候,山体好像是一只老虎。从南边看的时候,山体好像是一只凤凰。从北边看的时候,山体好像是一只大乌龟。

    关于这座四象山,辽东这里有一个传说,那就是这座山是一座仙山,普通人根本登不上去。一般的人想要上山砍柴,都会有进无出。而且,这个传说,在一千多年前就有了,一直都是这样,特别是白虎那边的山峦,白日里都无法抬眼去看。只要一看,就会特别的刺眼,多看几眼的话,都有可能刺瞎人的双眼。

    于是乎,雪山飞湖这里就成为辽东的一处禁地,没有人知道,山上到底有什么。

    不过,这个世上,也不是说,没有人能够进去再出来。在辽东这里,就有一个人进去之后又出来了,并且成为当时辽东的第一英雄。这个人的名字叫作——努尔哈赤。

    不过,虽然他有进有出,但没有人知道,他在山中都发生了什么,遇到了什么。就算有人问他,他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是以,这一直都是一个谜。哪怕是到了现在,也没有上过四象山。

    不过眼下的眼下的四象山上,却是聚集着几十号人。这些人是在一个地洞旁边,他们生着火,一个个的身上,全都穿着厚实的棉袄,甚至还带着厚厚的帽子。

    大晚上的,在火堆旁,每个人喘出来的气,都带着气雾。

    在距离洞口最远的位置那里,围坐着八个人。其中一个,靠在一棵大树前,这是一个女人,女人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她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那好似蓝宝石般的眸子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红棕色茂密的头发,在棉帽子里露出,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哪怕是穿的特别厚实,也不难确定,她的身材一定特别的好。

    如此模样,完全能够看出来,她是一个混血儿。一点没错,这个混血儿不是别人,正是华雨浓。

    在华雨浓的旁边,右侧盘膝坐着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人。旁人的身上都穿的特别多,只有这个中年人穿的少,仿佛辽东的严寒的山上,对他来说,一点也不算什么。

    除了他俩之外,这里另外还有沈晴、白天放、女司机等人。尤其是在这里,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如果张禹见到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当初交给养文斌的杨焕章。

    这些人谁也没有说话,就是静静地坐着,白袍中年人上官先生一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闭目养神。总而言之,显得是特别的淡定。

    但是华雨浓的脸色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她的脸上满是凝重,仿佛是在焦急的等待,又仿佛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小姐,这都已经七天过去了,阿龙他们下去之后,一直都没上来,怕是……凶多吉少了……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时,女司机有点担心地说道。

    “现在……”华雨浓沉吟一声,思量了一会之后,看向对面坐着的杨焕章,说道:“杨先生,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

    “我……”杨焕章明显愣了一声,跟着有些莫名其妙地说道:“这种事……我、我哪里知道该怎么办……”

    “之前你曾经说过,前朝的龙脉在中间被扼断的,并且带我们去看了扼断的位置。那里已经被连上,结果依旧没有龙气,我问你是怎么回事,你说一定是前朝的龙兴之地出了问题。现在我们来了,这里就是前朝的龙兴之地,并且找到了这个地洞。很显然,当年前朝的太祖皇帝应该就是从这里下去的,传说中的无数珍宝应该也在这里……可是我的人一下去,便没有了动静……不但如此,你来的时候,说这里也没有龙气……现在,我当然要好好问问你了……”华雨浓沉着脸说道。

    “这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下去了才知道,我们家里,只是有着前朝龙脉被断的位置……至于说,这里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也不清楚……这种地方,肯定会有危险的……”杨焕章很是无奈地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