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4章 酿酒


    后半夜四点钟,张禹和孟星儿又解决了一场战斗。№这个时候的孟星儿,缩在张禹的怀里不住地喘着粗气,她的一双媚眼无比的迷离,如此小模样,任何男人都会无比宠爱。

    过了一会,孟星儿终于不再发出浊重的喘息,但她仍然缩在张禹的怀里,看起来好像是一只乖觉、听话的小狐狸。如此模样,估计让人含在嘴里,都担心化了。

    看着她这般模样,张禹下面的小伙伴,不自觉的又有了反应。孟星儿跟张禹贴在一起,自然能够感觉到这一点。

    孟星儿妩媚一笑,低声说道:“老公,你又想了……”

    “我……我这只是正常反应……”张禹连忙解释。

    “拉倒吧……”孟星儿朝张禹眨了下眼下,跟着在张禹的耳朵上轻轻吹了口气,才又行说道:“既然只是正常反应,那就算了,我得走了……”

    “走……”一听这话,张禹当即一愣,说道:“这大晚上的,天都没亮,你要去哪?”

    “自然是回去了……趁天不亮走才好,要是天都亮了,一不小心碰上什么人,那多不好……”孟星儿低声说道。

    虽说她极是妩媚、风情,却也有着一颗羞聪之心。孟星儿自己也清楚,这要是继续留在张禹的房间里,万一早上有弟子前来送早饭,碰到之后,岂不是麻烦。就算没碰到,可离开的时候,被谁见到,也是不好的。

    张禹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只是没想到孟星儿竟然如此的体贴、懂事。张禹低声说道:“话是这么说,可你这么晚走,我不放心啊……”

    “有啥不放心的,我的实力也不在你之下,有几个人能伤的了我……”孟星儿自信的一笑,跟着又道:“我今天来的时候,穿的衣服也少,得趁天黑下山,赶紧开车回去……”

    说完这话,她就在张禹嘴唇上轻轻吻了一口,然后微笑着说道:“你现在是不是不舍得让我走了……”

    “你啊……”张禹说着,不由得搂住孟星儿的后脑,让她的小脸紧紧地贴到自己的肩膀上。

    两个人甜蜜的相拥一会,孟星儿低声说道:“老公……我真的不能在这里继续逗留,要不然的话,天亮就不能走了,整天都得留在这里……当然,你要是不想我走,那我就不走了…….”

    “别别别……”张禹急忙说道:“那个……我看你还是趁着天没亮,先回去吧……等过两天,我去你们那边……”

    让孟星儿天亮后一直留在这里,那等到了晚上,自己岂不是还得和她那个。

    现在已经连续两天跟孟星儿做这种事情,要是继续这样,那自己啥时候回家。

    “呵……”孟星儿妩媚一笑,又在张禹唇上轻轻吻了一口,跟着说道:“好了,赶紧帮我穿衣服,穿好之后,我好回去……”

    她穿的衣服着实不多,说是说白了,里面就是白色的蕾丝文胸和小裤裤,外加一条白色的sī wà,外面一条白色的裙子。张禹亲手帮她穿好,孟星儿下炕穿鞋,也不用张禹送她,就独自一人离开。

    张禹也有点困了,在孟星儿走后,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第二天上午起床之后,吃了早饭,就把沐四维和沐华仪找到院子中,继续传授二人道术。

    沐华仪的真气有限,修炼不了别的道法,只能是简单的符篆。张禹又传授了他们父女护身符等一些力所能及的符篆,然后又给了沐华仪一柄桃木剑,让沐华仪进行基础的桃木剑练习。

    当然,这种基础修炼,张禹把任务交给了李明月,让李明月带着沐华仪进行练习,而张禹接下来就是传授沐四维雷法。

    雷法是张禹最初威力最大的法术,拥有着很强的杀伤力。所以,在传授雷法之前,他少不得要对沐四维千叮万嘱,不能乱用雷法。特别是不得用雷法伤害普通人。

    沐四维见张禹如此郑重,料想十分重要,便认真的答应。随后,张禹便传授沐四维雷法,雷法在授篆的时候,属于一门十分重要的法术,而且不是任谁都能修炼成功的。

    一来,想要修炼成雷法,必须要有足够的真气。二来,要有很强的悟性,不是说像张禹那样,在左手掌心写个“雷”字那么简单。

    张禹悉心的对沐四维进行指导,可是当天,沐四维并没有练成。

    这个倒也正常,张禹当初练成雷法,也不是一天的事情。张禹让沐四维回去琢磨,按照他指点的方法,每天进行参悟。当然,张禹也有补充,因为道法是想通的,往往需要循序渐进,想要一味的速成,也不太可能。自己跟随老王头学了那么多年,雷法可是后学的法术,通过之前学的那些,才能尽快领悟雷法的精髓。

    张禹确实传授沐四维的雷法的时间有点早,但沐四维终究跟其他的徒弟不一样。一是沐四维有危险,需要一门厉害点的道法防身;二来是沐四维有驾驭雷法的真气。

    等张禹讲完这些,时间已经不早,距离吃晚饭也就差半个小时。眼下他俩是在张禹房间左手的静室之中。二人都是盘膝而坐,这时候张禹说道:“师弟,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师兄尽管吩咐就好……”沐四维马上说道。

    张禹传授他道法,又是代师收徒,不让沐四维低了辈分,所以他对张禹是十分的感激。所以,如果张禹有什么事让他做,他肯定是毫不含糊。

    “师弟,事情是这样的,你和华仪体内的真气,都是喝酒练出来的。道观内其他弟子的修为都不高,而反观别的道观内部,都有一些提升真气的药物。是以我在想,能不能借助师弟家的酒,作为无当道观内提升真气的一种途径。当然,这是师弟家传的配方,我肯定是不要的,只想要师弟酿出来的酒。”张禹认真地说道。

    “这样啊……”沐四维咧嘴一笑,说道:“师兄你这么说就客套了。其实你不知道,我这一天不喝我们家的四全老酒都难受……眼下带来的酒酒这么多,能喝多少天,若是不酿酒,我以后都不知道喝什么呢……”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