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3章 原来是这个目的


    沐四维和沐华仪拜师之后,便是无当道观的人了。#但是对于他们父女两个,张禹并没有拿出戒天尺来,让二人发誓。因为在张禹看来,沐四维终究不同,即便拜入无当道观,也不应该用戒天尺来约束人家。

    在传授道法之前,张禹需要将本门的戒律讲述一遍。所谓修道,修的可不全是道术,更为重要的是道德。就好像学医首先要重医德,学武首先要重武德。

    除了这些,张禹另外还有要求,那就是二人需要参加道观的早晚两课,就跟其他的弟子没有什么区别。沐四维父母自然是没有问题。

    随后,张禹就将沐四维和沐华仪单独带到自己的方丈院落,传授道法。

    攻击型道法的基本功就是火符术,但张禹门下的弟子,也不是说人人都能够使用火符术的,因为画符文需要灌入真气,真气修为弱的弟子,根本无法驾驭火符。

    不过沐四维和沐华仪没有这个问题,二人在张禹的指导下,先学习画符,到了晚饭的时候,终于能够画成,并且成功使用。

    这个效率,正常来说已经算是很快了。可若是跟小美相比的话,却是比较慢的。

    沐华仪在打出火球之后,那叫一个激动,沐四维也跟女儿一样,只是没有像沐华仪那样夸张的表现出来。

    二人毕竟是普通人,以前只是在电视里见识过道法,沐四维也就是在张禹对于朱酒真的时候,看到过张禹的厉害。没有想到,现在自己竟然也能使用道法了。哪怕是最为基础的招数,也已经十分让人激动。

    当然,这所谓的最基础,也不是特别的基础。因为火符使用范围很广,经常都能够用上。而且随着符纸的不同,火符的威力也会不同。

    张禹在听到饭钟敲响的时候,带着二人去饭堂吃饭,少不得也要将陆梅给喊上。张禹很少到饭堂吃饭,弟子们今天一看到张禹亲自过来吃饭,都是高兴的不得了。

    晚饭过后不久就是晚课,张禹今晚亲自带领弟子上晚课,上过晚课,又检查弟子们的阵法修炼,还有太极拳的练习。

    可以说,无当道观内每天的生活都会很充实,一直到晚上将近十二点,大家伙才回去休息。张禹也返回自己的方丈跨院,来到院中,进到房间。

    因为弟子们见到他回来,所以有人专门给房间烧炕,一进到堂屋,就能感觉到一股暖意。张禹进到卧室,还没等开灯,便发现炕上竟然坐着一个人。

    这个人身穿一身白衣,乍一见到,张禹不由得心头一紧,直接亮出金钱剑,嘴里叫道:“谁!”

    “大惊小怪个什么……是我……”房间里随即响起一个女人柔媚的声音。

    只一听到声音,张禹就知道是谁了,因为这媚到骨头里的声音,天底下貌似只有孟星儿才能发出来。

    “怎么是你!”张禹立刻伸手开灯,可不是么,靠坐在炕头上的女人,不是孟星儿又是何人。张禹纳闷地说道:“你怎么突然跑道观来了?”

    在孟星儿的身上,穿的是一条单薄的白色短裙,露出来的双腿之上,竟然还穿着白色的sī wà。这个打扮,看起来清纯,其实极为yòu huò。尤其是穿在孟星儿的身上,那就更加诱人了。估计普通的男人见到,不仅仅眼珠子会直,甚至当场就能有反应。有那抵抗力不好的,估计都能流鼻血。

    “当然是来找你了,做昨天晚上的事情……”孟星儿媚声媚气,但是却故意的拿出一副羞涩的样子来,垂下头去。不过,在她低下头的一瞬间,还故意朝张禹抛了个媚眼。

    妖精!绝对的妖精啊!

    “不是……”张禹见孟星儿这般说,急忙说道:“咱们白天的时候不是说好了么,我今天在道观里休息一天,明天回吉祥那边,后天再去你们那。你这怎么今晚就来了……”

    “我要是不那么说,你今晚不就去吉祥那边了,哪还有我什么事啊……虽说你的东西,应该还没恢复,不过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你赶紧上来吧……”孟星儿低着头,媚声媚气地说道。

    说话的时候,她原本伸直的双腿,一条特意弓了起来。这个妖精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勾魂夺魄,好在也就是张禹的修为高,要不然的话,现在怕是已经把持不住。

    “可是……可是你也说了,我这东西本来就不多,要是今天再给了你,明天怎么回家交公粮……还不得一眼就被看出来……”张禹皱眉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了么……最近也不会出门,来日方长……既然是这样,那明天就不会去交公粮呗,等后天再回去……”孟星儿扁着小嘴,又是媚声媚气的说道。

    说完这话,她稍微顿了一下,接着又道:“你这炕上可真热啊,我就穿着一条裙子,现在都流汗了……”

    说话间,她又抬手划拉了一下头发。

    随便一个撩头发的动作,都能让孟星儿做到极致,看起来那样的撩人。她的额头确实是见了汗水,撩动之后,少不得会有发丝留在额头之上。

    如此一来,人更多了一股迷离与魅惑。

    张禹也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在眼里,自己的小伙伴不自觉的就有了反应。

    但他还是说道:“那个……昨晚你的动静太大了……这要是跟昨晚一样……我怕整个道观里……都能……都能……”

    昨晚的时候,孟星儿的声音比往常做的时候都大,显得是极为亢奋。

    想在回想起来,也着实令张禹亢奋。可眼下是在道观,要是孟星儿的声音太大,确实是很糟糕的。

    “昨晚那不是太久没做,所以发泄一下么……今天晚上,声音肯定不会那么大了……你赶紧的吧……”孟星儿说着,朝张禹勾了勾手指。

    她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勾手指的时候,还拿出来一副含羞带臊的样子。

    看到她这副小模样,张禹感觉到自己的小伙伴都有点快要炸了。张禹心中清楚,孟星儿既然今晚来了,自己想要躲避,基本上也不太可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盘她就完了。

    于是乎,张禹直接上床,很快房间内就响起那悦耳的**。孟星儿倒也说到做好,这次的声音并不大,但听起来反而分外令人兴奋。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