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1章 来日方长


    听到孟星儿这么说,夏月婵抬起头来,她微微一笑,说道:“你逗她吧……”

    “咱们现在是好姐妹,可是佳音是跟你好,我当然是要好好逗逗她了……”孟星儿笑眯眯的说道。

    “你啊……”夏月婵又是一笑,她自然明白孟星儿的心思。

    这功夫,夏月婵都能听到下楼的脚步声。二人一起朝楼梯那边的方向看去,很快见鲍佳音和张禹走了过来。

    此刻的张禹只穿着一条秋裤,身没穿衣服。当然,衣服都丢在地下室,想穿也没东西穿。

    在鲍佳音的身,则是穿着一件黑色的睡衣。她的睡衣很长,也不透明,看来是故意穿的保守一点。不过在鲍佳音的脸,带着一抹桃红,特别是那眸子,还带着一丝迷离之色,似乎很是满足。

    “完事了……”孟星儿一看到二人,当即坏笑着说道。

    看到孟星儿这般笑容,鲍佳音的脸颊不由得一烫,这种事情,虽说谁都知道,可孟星儿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怎不叫人难为情。

    毕竟孟星儿不是夏月婵。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深,尤其孟星儿看起来还这么放浪,被她嘲笑,让人更是害臊,那么的不得劲。

    看到鲍佳音不好意思出声,孟星儿跟着妩媚一笑,朝张禹抛了个媚眼,说道:“下来做什么呀?难道还要继续喝酒……”

    “不是……”张禹连忙摇头,说道:“不是喝酒……是刚刚佳音没吃多少东西,现在饿了……”

    “这样啊……那正好,我的酒还没喝好呢……”孟星儿说着,扭动腰肢,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一脸妩媚的朝张禹走了过去,眼下的她,身还是穿着那条白色的基尼,那白皙、光洁的肌肤明媚动人。

    孟星儿见她走过来,不由得暗自皱眉,平常倒也没什么,可是现在,总是让人觉得有点不得劲。

    鲍佳音是走在张禹的右手边,孟星儿过来之后,来到张禹的左手边。她很是自然的挽住张禹的胳膊,笑盈盈地说道:“走,咱们下去一边吃饭,一边喝酒……”

    一想到之前孟星儿和张禹喝酒的样子,鲍佳音不由得又皱起眉头,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们俩喝酒,让我怎么吃饭?”

    “这有什么的,刚刚你们两个在楼的时候……难道没有喝酒么……”孟星儿故意媚声媚气地说道。

    “喝什么酒……我们哪喝酒了……”鲍佳音当即叫道。

    “是这样的么……”孟星儿坏笑着说道:“那正常喝酒的时候什么样,我和张禹喝酒的时候,又怎么碍你吃饭了呢……”

    “你……”鲍佳音愤愤地说道:“你说呢!”

    “我不是有点动静么……对了,那你们两个刚刚在楼,不知道有没有动静呢……”孟星儿妩媚地说道。

    “我……”孟星儿的一句话,立马让鲍佳音慌了,一时间都无言以对。自己刚刚跟张禹在楼,开始的时候是装睡,可过了一会,再也忍受不住了,等到后来,自然是水到渠成。她发出来的声音并不小,不过女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又是在恰到好处的情况下,放飞自我,肯定也在所难免。

    现在孟星儿的话,让鲍佳音都有了一种误会,那是自己和张禹那个的时候,孟星儿搞不好是在卧室外听到了。

    张禹也看出鲍佳音的尴尬、慌张之色,可这个情况下,他也实在不便说什么。

    好在孟星儿也不是说,真的要让鲍佳音难堪。孟星儿马从张禹的身后绕到鲍佳音的身后,双手从后面抱住鲍佳音。

    她跟着又在鲍佳音的耳边低声说道:“佳音,次我和月婵瞒了你张禹的事情,害得你提心吊胆,当时我说过,等张禹回来的时候,一定得好好收拾他。现在他回来了,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联合起来,一起收拾他呢……”

    这番话算是给鲍佳音一个台阶下,还能够让鲍佳音的心情放松下来。鲍佳音随即点头说道:“没错!应该好好的收拾他……这个坏蛋,刚刚我在楼睡觉,他竟然偷偷的闯进去……”

    “他说去厕所,结果竟然是跑进了你的房间,这家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走,抓他去喝酒去,往死里收拾他……”孟星儿这次大咧咧地说道。

    “对!一起收拾他!”鲍佳音因为之前的害羞,现在孟星儿一给她这个台阶,鲍佳音为了缓和自己的尴尬,当即站到了孟星儿这一边。

    随后,二人一起动手,将张禹裹挟到地下室。

    这一晚,别墅之内都充斥着悦耳的**声。

    次日午,外面的阳光十分的明媚,可在一个房间之内,光线却是特别的昏暗。大床之,躺着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没有穿衣服,是那样缠在一起。

    床的男人呼呼大睡,脸多多少少带着一点疲倦。床的女人睁着眼睛,她的一双妙目,妩媚多情。

    男人正是张禹,女人是孟星儿。昨夜的一战,先前鲍佳音还在参与,但是很快举手投降,自己睡觉去了,剩下孟星儿和张禹,一直激战到早。

    孟星儿的精神头明显要张禹旺盛多了,只睡了四个小时,醒了过来。刚醒的时候,她还老实,是抱着张禹,可过了一会之后,她的一只手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动了片刻,张禹有了明显的反应,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随即看到孟星儿那多春的双眸,以及感觉到孟星儿手的动作。

    “你这是干啥呢?”张禹皱眉说道。

    “你说干啥……”孟星儿媚声媚气地说道。

    “昨晚……昨晚咱们不是忙活了一宿么……你怎么还想啊……”张禹睡眼惺忪地说道。

    “你这话说的,我这多长时间才跟你做一次啊……人家的身子……平常都是在忍着……你好不容易过来,难道不能一次多喂我点……”孟星儿撒娇般地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我这还有事儿呢……一会得去道观……要不然,我明后天再过来,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事,能经常见面,来日方长……”张禹说道。

    说句实在话,张禹在这种事的时候,从来都不打怵,毕竟精力旺盛。而且跟孟星儿做的时候,还能阴阳双修。可是,张禹因为和朱酒真的一战,损耗着实不少,还带着伤,算经过休息,也不是这么快缓过来的。自己昨晚折腾了一宿,男人在这方面,终究是女人累,张禹这觉还没睡多一会,孟星儿还要来,张禹多少也有点受不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