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3章 诸葛亮


    地下室的灯光突然亮了起来,这是炫彩的灯光,什么颜色都有,特别的有情调。

    楼梯的旁边是一个大厅,好似画廊一般,中间摆着一张饭桌,桌上摆了几个菜,另外还有红酒。

    在桌子旁边的地面上,摆着两个大盆,大黑就趴在门的边上,“吧唧吧唧”的不停地吃着。在大黑的不远处,则是趴着大水牛和小狐狸,这两个家伙你侬我侬的,大黑跟它俩相比,简直就成了一个吃货。

    最为让人来气的是,这三个家伙就像是没有察觉到张禹一般。全都低着头,谁也没有朝他这边看。

    张禹不满的说道:“大牛!阿狗!你们俩现在是不是反了!”

    说完这话,他就朝阿狗那边走去。

    听到张禹的喊声,阿狗和大水牛才抬起头来。阿狗可怜巴巴的看着张禹,大水牛也不敢出声。

    看到它俩这般样子,让张禹更是好奇,通常来说,它俩只要一见到自己,都会高兴的冲上来。尤其是阿狗,更是会抱住张禹的大腿。可是现在,都没说动地方。

    张禹再是一瞧,发现在大黑面前的两个盆里,都装的好吃的。一个盆里都是红焖肉,一个盆里装的都是扒鸡。看方位,大黑刚刚一直“吧唧”吃的,正是扒鸡。

    “现在你可以了,我在这吆喝了半天,你连个动静都没有,就顾着吃啊!要不然看你吃的一包子劲,我还以为你被药哑了呢。”张禹没好气地说道。

    也难怪他生气,自己喊了半天,大黑一点动静也没有,就顾着吃,到底谁是主人啊。

    大黑可怜巴巴的扭过头去,看向后面。张禹见它扭头,也跟着看了过去。这才注意到,在后面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门,房门是关着的。

    见大黑这般,也不说话,张禹明白,肯定是这门里面有古怪。张禹转身朝房门走去,来到门口,他抬手敲了敲门,“当当当……”

    一连敲了几下,里面也没有个回音。这样张禹纳闷起来,干脆伸手抓住门把手,用力一拧。

    门是锁着的,一拧之下,没有拧开。张禹贴住房门,侧耳倾听,房间内并没有什么声音。

    虽然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但是张禹料定,房间内肯定有人。

    以张禹的本事,随便拿个别针,就能把门给打开。迟疑了一下,张禹却没有这么做。他在心中暗道:“肯定藏在里面,想要让我进去……行啊,我偏不进去,看谁有耐性……我就要等你自己出来……”

    于是,张禹转回身子,走了回去。在大厅那里,有着一张饭桌,桌上摆着摆几个菜,另外还有红酒。张禹干脆来到桌子边坐下,看了看桌上的菜色,都很精致。

    张禹抄起筷子,故意自言自语起来,“这菜看起来做的不错哈,也是知道大老远的回来,晚上一定饿……我这还没吃晚饭呢,肚子正咕咕叫,既然家里没人,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话,张禹就用筷子夹起了一个油焖大虾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一个虾很快让他吃的只剩虾皮,张禹又故意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油焖大虾的味道不错,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估计是保姆吧,手艺可以啊……我再尝尝这条鱼……”

    紧接着,他就用筷子去夹桌上的清蒸鲟鱼。

    尝了一口,鱼的味道确实很好,鲜美可口。张禹又故意说道:“这是哪家厨子做的,鱼的味道也太好了……今天我可真是有口福,一个人吃这么一桌子菜……”

    说完这话,张禹又去夹香菇扒油菜,筷子才触碰到油菜上,却听“哐”地一声,后面的那个房门好像是被人给重重的摔开了。

    张禹假装没听到,自顾自的夹起油菜,放到嘴里,吃的时候,还故意“吧唧”了几下嘴。

    他暗自得意,心中暗道:“跟我来这套,看谁先着急……”

    “哎呦呦……”就在张禹得意之际,一个女人的声音跟着响起,“这是哪来的诸葛亮啊……”

    一点没错,这个声音正是孟星儿的声音。不过,脚步声可不止孟星儿一个的,听动静,应该是三个人的。

    张禹转过头去,就见孟星儿、鲍佳音和夏月婵从门内出来,朝他这边走来。

    夏月婵走在中间,由孟星儿和鲍佳音搀扶,她的身上,穿的是一套孕妇装。在孟星儿的身上,则是穿着一条白色的比基尼,身上湿漉漉的,还带着热气,好像是刚从浴缸里出来,犹如出水芙蓉。但她走路的姿态一扭一扭,加上那火辣的身材,估计任何男人看到,都会淌出口水。

    在鲍佳音的身上,穿的是一件泳衣,相较于孟星儿那火辣的比基尼,鲍佳音身上的泳衣则显得很是保守。不过,她胸前的一对实在是足够硕大,深深的沟子,都叫人有点眼晕。鲍佳音平常穿衣服,都是故意将那里给裹住,不想显得自己特别的大。无奈今天穿泳衣,实在是遮不住。同样,鲍佳音的身上也都是水珠,泳衣也是湿透的,她的秀发不长,跟孟星儿相比,别有一番风情。

    张禹站了起来,咧嘴一笑,故意说道:“哪里有诸葛亮,我怎么没看到……”

    “没看到不要紧……”孟星儿笑嘻嘻地说道:“主要是诸葛亮帮我赢了一场打赌……”

    “什么意思?”张禹立刻好奇起来。

    “我刚刚和月蝉、佳音打了一个赌,说你能不能进到房间里面。她俩都说你肯定能进去,我就说你不能进去。结果,自然是我赢了……”孟星儿一边说,一边扭动腰肢,简直是花枝乱颤。

    三个女人转眼就来到桌子旁边,夏月婵沉着脸,满是不开心的样子。

    张禹见她过来,马上讨好地说道:“月蝉,你来了。”

    然而,夏月婵并没有出声,自顾自的来到张禹对角的位置坐下,看起来根本不想搭理张禹。

    鲍佳音坐在夏月婵的身边,凑得很近,看起来也不想理会张禹。只有孟星儿,大咧咧的坐到张禹的对面。夏月婵和鲍佳音的反应,令张禹是一头雾水,他随即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事。

    张禹缓缓地坐了下去,看向闷闷不乐的夏月婵,小心地说道:“难道还有什么赌注……”

    夏月婵并不吭声,还是孟星儿得意洋洋地说道:“当然有赌注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