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2章 没声音


    张禹又和孙昭奕聊了一会,这才出了孙昭奕的房间。出了之后,张禹就琢磨起来刚刚和孙昭奕的对话。

    沐家的四全老酒确实是好东西,对于高手来说,或许用不上,可对于自己门下的那些弟子来说,却是十分有用的东西。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如果靠四全老酒来提升修为的话,很有可能把自己门下的弟子们全都培养成酒鬼。其实张禹也挺好奇的,如果说沐家以前是一个玄门家族的话,那得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

    沐家酿酒的配方,自己肯定是不能巧取豪夺的,但正如孙昭奕所言,也不要沐家的秘方,只需要酒。沐四维的酒厂本来都在张禹的帮助下,在洪都重新建成,因为躲避朱酒真,这才来到无当道观。如果说,能在光明山这里给沐四维建一个酒厂,用来生产四全老酒,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张禹决定,把这件事跟沐四维商量商量,顺便也传授给沐四维一些道术防身。毕竟沐四维的真气深厚,却因为没有修炼之术,所以才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正琢磨的功夫,张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他掏出手机,一瞧来电显示,是孟星儿打过来的。他随即接听,说道:“喂,你好。”

    “你回来了……”电话里响起孟星儿的声音,虽说只是普通的四个字,可从孟星儿的嘴里说出来,是那样的柔媚动听。

    “才回来……”张禹答应一声,随即疑惑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想要知道,那还不容易……答应我的事,你可别忘了,还等什么呢,现在就过来吧……”孟星儿又是柔媚的说道。

    “现在……”张禹愣了一下。

    “当然是现在了……你自己答应的,不会是还想耍赖吧……”孟星儿有点不满地说道。

    但是,就算是她的语气中流露出一点点的不满,声音依旧让人的骨头发酥。

    张禹上次就答应了孟星儿,也是因为临时有事,才没有做到答应孟星儿的事儿。眼下自己回来,料想搞不好就是欧阳艳艳给夏月婵报的信,要不然的话,孟星儿怎么可能这么快知道。张禹也看得出来,孟星儿和夏月婵、鲍佳音明显是穿一条裤子,关系铁的很。

    “不耍赖、不耍赖……”张禹连声说道:“我马上赶过去还不行么……”

    “这还差不多……对了,你的大黑狗正在我这养伤呢,现在伤好了,赶紧给牵走……”孟星儿又道。

    听了这话,张禹才反应过来,自己回来的时候,都没听到狗叫。但张禹还是好奇地说道:“大黑怎么会跟你走了?”

    “我说你回来之后,马上就会去我那儿,让它到我家等着你。它听了之后,就跟着走了。”孟星儿颇为得意地说道。

    “这狗也太傻了吧……这么轻易的就被你给哄走了……”张禹忍不住说道。

    “傻个屁,比你聪明多了,在我这好吃好喝的,不比在道观强多了。这家伙,一天能吃差不多二十斤肉呢……”孟星儿数落道。

    “看来伙食是不错。好,我现在就过去,等着我。”张禹说道。

    “等会见。”孟星儿笑盈盈地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也不能耽搁,跟大hù fǎ、叶玲珑、欧阳艳艳等人告辞之后,就下山而去。

    他也没有让弟子开车,搭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前往孟星儿、夏月婵居住的地方。

    夏月婵养胎的地方是高档别墅区,张禹得联系孟星儿跟门卫打了招呼,出租车才能进去。来到别墅院外,院门开着一半,张禹下了车,信步走了进去。

    这门是遥控门,张禹才一进去,门就立时关上。张禹四下扫了一眼,院子里静悄悄的,对面别墅的房门,却也是开了一半。

    “这什么意思,神神秘秘……”张禹轻轻皱眉,径直朝别墅门口走去。

    来到门前,他就手将房门给拉开,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别墅内都没有开灯,放眼一瞧,十分的昏暗。张禹心下又犯了嘀咕,朝门内喊道:“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

    他一连喊了几嗓子,别墅内仍然没有半点声音。

    但是张禹几乎能够肯定,家里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因为一来大黑在这里,二来孟星儿修为高深,不在他张禹之下。更为要紧的是,刚刚自己还给孟星儿打了电话,怎么可能出事。

    略一思量,张禹料想肯定是孟星儿搞的鬼。他反手关了房门,慢悠悠的走了进去,嘴里又跟着喊道:“阿狗!阿狗……阿狗……”

    既然孟星儿她们不出声,那大黑总不能没有动静吧。

    不曾想,张禹接连喊了好几嗓子,也没听到大黑的声音。

    “这家伙不在么……不能吧……不在这里的话,还能在哪……”张禹再次疑惑起来。

    要知道,孟星儿可以假装充耳不闻,阿狗可是不应该的。

    “吧唧吧唧吧唧……”

    就在这时,张禹突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这个声音不大,也就张禹能够听得到。

    张禹隐隐能够听得出来,声音是从地下方向传出来的。于是,张禹向前走着,来到了楼梯那里。这里除了有向上的楼梯之下,同样还有着向下的楼梯。

    站在楼梯口,张禹听得格外清晰,一点没错,在楼梯下面,依旧有着“吧唧吧唧”的声音响起。

    “这到底什么动静……”张禹心下嘀咕,跨步朝楼下走去,他越走听得越是清楚,快到下面的时候,基本上能够确定,这应该是吧唧嘴吃饭的声音。

    终于来到地下室,夏月婵养胎的别墅他来过,但是地下室他没来到。

    到了下面,放眼一瞧,四下里漆黑一片,可他能够更为真切的嗅到这里充满了香味。其中包括香水的味道,还有饭菜的香味。更有一股味道,是那样的熟悉,不正是大黑身上的狗味么。

    他当即两根手指一撮,“刷”地一声,大拇手指上冒出一团小小的火苗。借着光亮,就想观察四周,找到灯的开关。

    也就是火光刚亮的一刻,却听“咔”的一声,地下室的灯亮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