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0章 庇护


    张禹转身往外走,躺在床上的吴楠楠看到他就这么走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张嘴就要喊住张禹,可是她并不知道张禹的名字。一时间,吴楠楠张着嘴巴,竟然都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张禹很快就走出了病房,看着张禹离去的背影,吴楠楠不自禁的嘀咕起来,“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眼熟……在我的心中,好像十分的重要……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他是谁……难道是……曾经在梦里见过……”

    张真人、冷凌雪、张银铃见张禹离开,也都跟着朝外面走去。吴楠楠除了对张禹有印象之外,对其他的人半点印象也没有。

    赵刚跟着意思了两句,带人离开。这里也没有邰万年什么事了,特别是他还有伤,特别的疲倦,当即也是告辞,出了病房。

    张禹和赵刚、邰万年等人在电梯口汇合,进了电梯之后,相互寒暄几句,等出了电梯,就各走各的。

    赵刚自然是直接返回国安,明天就可以返回镇海复命,这次的行动,虽说多亏了张禹,但终究是他把张禹从密封的地下室里给救出来。双方通力合作,才找到真凶。

    邰万年今天晚上则是住在医院,他送走众人,独自一人重新回到医院,前往自己的病房。邰万年的外伤,已经经过了包扎。躺到病床上,他不自觉的掏出钱包,将钱包打开,里面是一张男人的照片。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照片,不过照片很久,看起来很有年头了。

    “爸,我恢复原职了,重新回到了xíng jǐng队……当年您的死,肯定是有问题的……您的心脏从来没有问题,又是这个年纪,所以我相信,您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突发心脏病死掉……那个女孩的案子,我正在调查资料……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一定能够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您是因为调查那个女孩的案子才突然死掉……我相信,您一定查出来了什么……当年我还小,什么也不懂,妈也一直瞒着我……直到我长大了才知道,妈为什么将我带到镇海,是那段时间,家里一直都有奇怪的声音,我妈说,家里有邪门的东西,但这种话,根本没有人会相信,都认为她是悲伤过度,产生了幻觉……以前我也是一个无神论者,现在我才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我至今都还记得,您死前躺在床上,嘴里发出来的痛呼声……这个声音,时不时的都会在我的耳朵边响起,甚至在睡梦中,我还会梦到,您当时痛苦的样子……”邰万年一边看着照片,一边小声的嘀咕着,“我现在认识了一个朋友,他是镇海市道教协会的副会长,本事很大的……只要我能找到线索,请他帮忙,就一定能够找到真凶……爸,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危险,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说到这里,在邰万年的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

    再说张禹一行四人,自然是返回沐四维的家。事情已经解决,他们的心也都轻松起来,不过一路之上,冷凌雪和张银铃还会猜测,为什么吴楠楠还会记得张禹。

    回到沐四维的家里时,都已经是半年十一点。沐四维家里的人,没有一个睡觉的,全在等待。

    大家伙见了面,张禹把吴楠楠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便提出告辞,打算回酒店休息。沐四维的家也不大,肯定住不下这么多人。张真人同样也提出告辞,带着女儿和徒弟回去。

    一听说他们要走,沐四维的脸上旋即露出难色。他的表情,当然瞒不过张禹等人的眼睛,张禹说道:“沐叔叔,怎么了?”

    “呃……”沐四维迟疑了一下,跟着说道:“张道长,咱们能不能单独说几句话。”

    “好。”张禹点了点头。

    沐四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领着张禹来到他的卧室。在张禹进门之后,他还专门关上房门,像是生怕被其他的人听到他俩说话的声音。如此神神秘秘的举动,少不得令客厅内的众人更加好奇。

    沐四维跟着走到窗户边,张禹跟了过去,站在沐四维的身边,看向窗外。

    小区内已经黑暗,各家各户基本上都关了灯,也就小区内的路灯还亮着。

    “沐叔叔,你找我有什么事?”张禹很是好奇的小声问道。

    “现在已经知道,是谁在暗算我们家。没有想到,竟然是千杯少的朱酒真……他的本事那么大,人还跑掉了……我担心……他会回来报复……”沐四维说出自己的心事。

    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自己一家人在明,朱酒真在暗,想要暗算他们家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不过。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有此顾虑,也是在所难免。不知道沐叔叔,有什么打算呢?”

    “唉……”沐四维叹息一声,无奈的摇头说道:“这可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洪都这里,我真的是有些不敢继续住了……哪怕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小梅和小仪打算……所以,酒厂一时间我也不想开了,准备一家人去镇海,如果张道长方便的话,可否照应一二……”

    这话的含义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够得到张禹的庇护。虽说是法治社会,可是朱酒真的本事太大,真想杀光他们全家,或者是bǎng jià他们全家,简直是太容易不过。

    之前没有这么做,全是因为沐四维的脾气太硬,所以想要通过计谋,逼迫沐四维交出酿酒的配方。

    现在真相大白,耍心机已经没用,这就不排除日后朱酒真直接来硬的了。

    “这倒是没错……张叔叔,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可以来我的无当道观住下。我敢保证,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敢闯进来生事。”张禹郑重地说道。

    “那……那就多谢张道长了……”沐四维感激地说道。

    “咱们之间客气什么,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张禹客气地说道。

    “对你是小事一桩,对于我们家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沐四维仍是感激地说道。

    “不知沐叔叔打算什么时候来镇海。”张禹又道。

    “张道长什么时候走,我们就跟着什么时候走。”沐四维说道。

    搜狗阅读网址:

    /txt/74/74059/

    。_

    ,小说,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