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6章 转强


    张禹抓住冷凌雪的手腕,感受起她的脉搏。

    刚一触手的时候,冷凌雪的脉搏还很弱,虽说是阳盛阴虚,可身体就是这样,什么虚也不行。尤其是一个女人,阴气特别的虚,对于身体的影响极大。

    但是很快,张禹就发现不同,冷凌雪体内的阴气并没有如何强盛起来,脉搏却跟刚刚不一样了,开始渐渐有力。

    这绝对是一个好的征兆,脉搏的强弱,决定着一个人身体的好坏。脉搏越强,说明一个人的体质就越好。冷凌雪脉搏的好转,也预示着她的身体开始恢复。

    大家伙的目光,都集中在张禹的身上,冷凌雪也在看着张禹,等待张禹的说法。现在的冷凌雪,脑袋有点迷糊,却也没有忘了正事,特别是关乎到自己容颜的事情,更加让人牵挂。

    发现大家伙都在看自己,张禹赶紧说道:“冷律师的脉搏转强,这是一个好的征兆。我再给你倒一杯酒,你喝了之后,看看效果如何。”

    说完这话,张禹又拿起酒坛子,给冷凌雪倒了一杯酒。

    众人一听说冷凌雪的脉搏变强,也都是心头一喜,包括冷凌雪,也知道这是好事,是连连点头。

    张禹倒了一杯酒之后,又把酒杯递给冷凌雪。冷凌雪接过酒杯,把酒杯放到嘴巴上。好家伙,她当即就闻到酒的芬芳,这酒本就香味宜人,尤其是冷凌雪已经干了一杯,此刻嗅到酒香,不禁都有点迷醉。

    她张开嘴巴,将酒缓缓地倒入口中。这醉人、舒适的感觉,让冷凌雪无比的受用。这杯酒,片刻后全部下肚,接连喝下两年陈酿,对于酒量一般的人来说,肯定是不成的。冷凌雪跟着就感觉自己的脑子更加晕乎,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

    冷凌雪和一般喝醉酒的女人差不多,垂下头去,身子都有点轻晃。

    张禹看出她喝醉了,赶紧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扶着她到床上躺着。

    之前沐四维抬起床板拿酒,床板还没合上。在张禹的示意下,赶紧将床板扣上,把床铺好。张禹将冷凌雪放到床上躺下,自己坐到床边,伸手去给冷凌雪把脉。

    这次一把脉,张禹的心头一喜,冷凌雪脉搏的跳动又强了几分。不但如此,更为重要的是,她体内的阳气有所减弱,体内的阴气有所上升。

    虽说阴阳并没有完全平衡,可张禹知道,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四全老酒竟然能够调和阴阳,将冷凌雪体内过剩的阳气转化为阴气。

    通常来说,中医所讲究的阴阳平衡,也是这个道理。通过药物,将过剩的阳气转化为阴气,进而达到阴阳平衡。

    不过使用药物的话,起码得服药三个月,轻一点的,也需要调理一个月。就冷凌雪的症状,根本来不及。四全老酒除了能够增加人体内真气之外,竟然还有调和阴阳的作用,实在是令人无法想象。

    当然,到底是酒的作用,还是四全老酒的作用,暂时还说不清。

    冷凌雪躺在床上,人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起来好像都睡着了。这倒也是,大家伙连日折腾不说,冷凌雪又吃了这么大的苦头,现在连续干了两杯白酒,自然是酒意上头。

    张禹的手依旧放在冷凌雪的脉门上,感受着她的脉搏。其他的人,都站在房间里等待,过了几分钟,张禹见大家伙都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便开口说道:“你们就别都站在这里了,不是说饭好了么,你们先去吃饭,我在这里给冷律师把脉就好。”

    众人也都关心冷凌雪,听了这话,彼此看了看。张真人说道:“我知道大伙都关心冷律师的情况,但都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我看还是先去吃饭吧。银铃,出去吃饭……”

    “好。”张银铃见父亲这么说,只好点头答应,朝外面走去。

    张真人又看向张禹,说道:“道友,我也出去吃口饭,等会回来替你。”

    “好。”张禹点了点头。

    就这样,大家伙鱼贯出门,张真人走在最后面。也就在张真人出去的时候,床上躺着的冷凌雪猛地痛呼起来,“啊……”

    听到她的叫声,所有的人都是一惊,走在最后的张真人马上转身折了回来,其他的人也都纷纷回屋。而且,陆梅和唐星在听到惨叫声之后,也赶紧跑进来查看。

    关于这一幕,坐在床边的张禹,看的最为清楚。他一直把手放在冷凌雪的手腕上,冷凌雪的脉搏,一直都在好转,冷凌雪好像都睡着了,人还睡得很香。

    可猛地嘴里发出一声惨叫,人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这一变故,让张禹都有点措手不及。

    张禹连忙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疼……疼……”冷凌雪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甚至猛地抬起双手,放到自己的双颊之上。

    她的左腕本来在张禹的掌中,能一下子就挣脱,可见用的力气都不小。

    张禹急忙问道:“哪里疼?”

    “脸……我的脸好疼……啊……疼……啊……”冷凌雪疼的是呲牙咧嘴,瞧那模样,别提有多痛楚。

    她本身就没有脸皮,看起来都吓人,现在这一呲牙咧嘴,模样比鬼都恐怖。

    有那胆子小的,看到冷凌雪的样子,是赶紧转过头去,不敢继续再看。

    张真人来到床边,说道:“她怎么会突然这样,她现在的脉搏如何?”

    “我在看看……”张禹说着,伸手去抓冷凌雪的左手手腕,嘴里又温柔地说道:“冷律师,你别紧张,不会有事的……稍微坚持一下……对了,你的脸,现在到底是怎样一个疼痛……”

    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抓住了冷凌雪的手腕,开始感受起冷凌雪的脉搏来。

    “疼……疼……我的脸……现在就好像火烧一样……我脸上的肉……疼的……疼好像是要被割掉一样……”冷凌雪仍然呲牙咧嘴,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是从嗓子眼里发出来一样,是那样的嘶哑、凄厉。

    听到她的声音,众人都觉得背上的汗毛直竖。这哪里能是人发出来的声音,就跟鬼叫好像都没有什么区别。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