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5章 百年珍藏


    张禹没有别的办法,去天师府是最后一招,同样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毕竟这种症状,张禹是第一次见到,再高明的医生,也有自己没遇到过的病症。这个时候,只能是凭经验,凭感觉了。

    沐四维见张禹要用就给冷凌雪治病,平常他帮不上什么忙,可是眼下,自己总得做点什么。要知道,冷凌雪会变成这个样子,也都是因为过了帮助他们家。

    于是,沐四维说道:“如果用酒的话,我们家里还有好酒。”

    张禹自然知道沐四维家里的酒很不错,现在沐四维主动提出来贡献出他家里的酒,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多谢沐叔叔了。我们现在,就去你家。”

    “行。”沐四维直接点头。

    张禹跟着看向赵刚,说道:“赵组长,吴楠楠就先留在你这里……我这边如果有什么事情,还会给你打电话,咱们沟通一下……搞不好,还会有什么需要吴楠楠帮忙的事情也说不定……”

    赵刚当即明白了张禹的意思,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名片,递给张禹。

    这张名片十分简单,也没有个职务什么的,只有赵刚的名字,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来电话。我这边还要给吴楠楠做笔录,估计需要很长时间。”赵刚说道。

    “麻烦了。”张禹接过名片,点头说道。

    当下,他们又简单的商谈一番。吴楠楠和邰万年留在国安录笔录,张禹和冷凌雪、张真人、张银玲、沐四维离开国安局,前往沐四维的家。

    赵刚给他们安排了一辆车,还专门给冷凌雪准备了一个口罩戴上。

    他们坐车离开,直奔沐四维的家里。来到沐家的时候,天已经是傍晚时分,一进门,他们就闻到一股香喷喷的饭菜味。

    紧跟着,一个女孩子欢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爸,你们回来了!”

    不用说,这自然是沐华仪的声音。

    “师父,你们回来了。”唐星的声音随之响起。

    “四维,你们回来了,事情怎么样?”接着又是陆梅的声音。

    “师父,您回来了!”“师父,您回来了!”这次开口的便是张禹和张真人的弟子李如轩。

    几个人的声音,都是在餐厅那里。

    “事情……忙活的差不多了,还剩下一点,估计也很快就能解决……”沐四维有点吞吞吐吐。

    虽说自家女儿的事情解决了,可是冷凌雪现在的样子,实在没法说是事情都解决了。

    陆梅哪能听不出丈夫吞吐的声音,张禹等人,现在已经全都进门,她跟着就看到戴着口罩的冷凌雪。之前毁容的冷凌雪来过他们家,只是冷凌雪一直都把头埋在张禹的怀里,不让人看到她的面目。眼下冷凌雪戴着口罩,显然还是有事的。

    陆梅自知不便多问,赶紧说道:“那个……对了,你们一定饿了吧……家里晚上做的炖肉,先一起吃饭吧……我这就去盛饭……”

    说着,陆梅就朝厨房跑去。

    “师母,我去帮你。”唐星也马上跟着陆梅进到厨房。

    张禹他们自然不可能直接吃饭,冷凌雪这个让人,让人如何吃得下去。

    沐四维说道:“两位张真人、冷律师,咱们到我的卧室去,那里面有酒。”

    他说完这话,直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率先走进卧室。

    张禹等人跟着沐四维一起进到卧室,沐华仪看到这一幕,难免有点好奇,她跟到了最后,一起进到卧室,站到了小丫头张银铃的身边。

    沐华仪伸手抓住张银铃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这事说起来话长,等会再说,先看看管不管用。”张银铃也是低声说道。

    这功夫,沐四维已经将床板给拉开,下面放着酒坛子和酒瓶子,不过已经不多。

    沐四维在里面翻了一会,将酒坛子挪到外面,然后从深处搬出来一个黑色的酒坛子。这个酒坛子不小,起码能装十斤酒,沐四维将这个酒坛子递给张禹,跟着说道:“这是我们家最好的酒了,是我太爷爷那辈传下来的,一直都没舍得喝,至今有100年了。虽然我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管用,但冷律师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们家而起。所以,莫说是一坛酒,只要是我有的,我都不会吝啬。”

    四全老酒的好处,张禹已经知晓,这一百年的陈酿,绝对是酒中的极品。

    张禹让弟子去取了一个酒杯过来,就在沐四维卧室的梳妆台上,将酒坛子给打开。

    好家伙,这酒坛才一打开,立时便是酒香扑鼻。酒香很快就弥漫到整个房间,嗅起来是那样的怡人,让人忍不住都想喝上一口。

    张禹给冷凌雪倒了一杯酒,拿到冷凌雪的面前,柔声说道:“冷律师,喝下这杯酒试试。”

    “嗯。”冷凌雪轻轻应了一声,双手缓缓地摘下口罩。

    她的模样,在场的人,基本上都看到过,只有沐华仪少数几个人没见到。此刻一看到冷凌雪的模样,这几个人都是大吃一惊,张大了嘴巴。

    而像沐华仪这样胆子小的,更是惊呼一声,“呀……”

    但她随即捂住嘴巴,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听到小丫头的惊叫声,冷凌雪又是心头一颤,都不禁升起一股想要死掉的念头。

    好在她跟着看到张禹温柔的目光,这让她才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或许这个世上谁都会嫌弃她,可她能够确定,只有面前这个男人,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嫌弃她。那能有五秒钟的亲吻,她依旧记在心头。

    冷凌雪接过酒杯,缓缓的将酒杯放到嘴巴边上,将酒一点点的倒入嘴里。冷凌雪偶尔晚上也会喝酒,有点酒量,但不是很大。

    好在这酒入口之时,十分的师父,那股沁香,更是叫人陶醉,跟现在市场上卖的白酒完全不同。酒顺着喉咙,流入肚腹,就好像有一条暖流,一直灌入小腹,更是舒服。

    很快,一杯酒就下了肚,以冷凌雪的酒量,一口干一杯,又是这种陈酿,哪里受的了。她旋即就有了一点迷糊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倒是正正好好,能够让人忘记忧愁。

    “感觉怎么样?”在冷凌雪放下酒杯之后,张禹关切地问道。

    “还好,就是有点迷糊,没有其他的感觉……”冷凌雪如实说道。

    “那……那在等一等……”张禹嘴上说着,却是伸手抓住了冷凌雪的手腕。

    .。三掌门m.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