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2章 不疼了


    “美臻……美臻……你这是怎么了……”李母看到儿子突然疼的满地打滚,也是吓了一跳,急忙焦急的大叫起来。

    “疼……疼……我的头好像要炸了……”李美臻在地上来回的滚动,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嘶哑。特别是他的脑瓜子上,已经疼出汗来。

    李母更是害怕,一瞬间,脑门子上也出汗了。儿子的疼痛,让她的心更疼。她赶紧跪到儿子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突然还头疼了……美臻……”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这个时候,门外守着的警察听到声音不对,连忙开门冲了进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几个警察纷纷大声询问。

    李母急切地说道:“不知道啊,美臻突然惨叫了一声,跟着就这个样子了。他一直说头疼……看起来真的疼的好厉害……”

    “怎么办?”“汇报给所长吧。”……几个警察互相看了看,有一个警察跟着出门,快步朝所长办公室跑去。

    没过片刻,外面就有快速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王所长和杜泉夫妻就跑了进来。

    “疼……疼死我了……啊……啊……”

    李美臻的痛苦的叫声,一直就没听过。听到如此叫声,杜泉夫妻一进来就关切地问道:“美臻这是怎么了?”“美臻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美臻突然头疼,疼的忍不住啊……”李母担忧地说道。

    “看起来是真疼,绝不是假装的……我看、我看你们还是别坚持了,马上送医院吧……”跟进来的王所长看到这个,也担心派出所里出什么事,连忙如此提议。

    “对对对……快送医院……”王所长的话提醒了李母,母亲是最为疼爱儿子的,哪能坐视儿子疼成这样。

    “对,送医院。”杜泉的媳妇也连忙说道。

    不过,杜泉倒是比较冷静,说道:“送医院要紧,我这边,给妹夫打个电话,问问他那边怎么样了……”

    说完,杜泉从兜里掏出来手机,拨了李美臻父亲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杜泉当即就将这边李美臻的事情告诉了杜泉,说是现在李美臻疼的厉害,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人送去医院了。

    李父听了这话,也是连声赞成,并表示自己马上就赶过去。

    在李父接电话的时候,元天茹就坐在边上。她看到李父说话的动静都不对,而且脸色大变,等李父挂了电话,她就赶紧问道:“李叔叔,出什么事了?”

    “美臻出事了……”李父当即就把李美臻在审讯室内突然头疼的要死的事情,说了一下,随后说道:“现在大伙说要去医院,我现在就赶过去……”

    “这、这、这……”听了李父的说法,元天茹也不禁心头一紧,她担心地说道:“怎么会突然这样……”

    “不知道啊!特别的突然……”李父皱着眉说道。

    说完,他已经站了起来,似乎这就要去看儿子的情况。

    元天茹也跟着站了起来,这就要出发,不过她随即想到了张禹。

    张禹还在李美臻的房间里面,而且还把门给关上了,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

    “叔叔,你先等一下,我去跟董事长说一声。”说完这话,元天茹快速的跑到卧室门口,情急之下,她直接拉开了房门。

    此刻的张禹,正在用天罡五雷阵法破掉双子星阵,房门突兀的被打开,让他急忙转头看了过去。

    见到元天茹急切的样子,张禹心中纳闷,刚要开口询问,元天茹却先一步说道:“你是在做什么?”

    铜钱在房间中间舞动,这种场面,元天茹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哪能不叫人疑惑。

    张禹解释道:“没什么,就是房间里面有点问题,我给解决之后,就没事了。对了,你看起来很着急,出什么事了?”

    “美臻……杜叔叔突然打电话过来,说美臻在派出所里,突然头痛欲裂,在地上打滚……”元天茹担忧、焦急地说道。

    “啊?”一听这话,张禹也不禁大吃一惊,说道:“那里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说是没有,十分的突然……”元天茹说道。

    “怎么会这样呢?”张禹露出诧异之色,“突然就头疼……这是什么缘故……”

    说这话的时候,张禹不自禁地看到悬浮起来的铜钱。

    一看到铜钱,张禹的心头突然一紧,不由得冒出来一个念头,“会不会是跟我破阵有关……”

    虽然张禹也不敢确定这一点,但他觉得,可能真的有关系。

    一瞬间,他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李美臻的灵慧魄那里,就坐着两个小人。这两个小人的样子,跟这里的双子星座看起来差不多的样子。

    一想到这里,张禹连忙收掉了自己的阵法,61枚铜钱,一股脑地回到他的袖口里。

    阵法收回,张禹看向元天茹,随即说道:“你给杜泉打个电话,问问李美臻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好。”元天茹马上掏出手机,拨了杜泉的电话号码。

    派出所,审讯室内。

    李美臻疼的在地上打滚,王所长见杜泉他们都同意,送李美臻去医院,他立刻下令,让警察将李美臻送地上扶起来。

    可李美臻疼成那个样子,哪里是能够扶得起来的,只能有五六个警察一起动手,将李美臻从地上搬了起来。

    “啊……疼……不要碰我……你们放开我…….啊……”被人这么给搬起来,李美臻感觉到脑袋更加疼痛,他都恨不得直接撞死。

    李母看到儿子疼成这个样子,越发的心疼起来,她的眼泪都淌了下来,哽咽地说道:“没事的……到了医院就好了……你坚持坚持…….坚持坚持……”

    几个警察搬着李美臻往外面走,李美臻不住地挣扎,但这个挣扎,其实是他头痛欲裂的表现。警察将他搬出了审讯室,立刻就朝楼下赶去。

    可说来也怪,就在刚一下楼,不等出派出所的大门之时,李美臻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不疼了。

    李美臻不在痛呼,被抬出了派出所。李母他们都跟着,李母还不停的宽慰儿子,“美臻,等去了医院就好了,坚持坚持……”

    听到母亲的话,李美臻抬头看向母亲,见母亲流泪担心的样子,他赶紧说道:“妈,我的头现在突然不疼了……”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