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8章 六合超脱


    { }张禹在吴楠楠服下药物之后,就给她把了脉。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吴楠楠的脉象就渐渐有了好转,体内的阳气不再那么弱,开始有所提升,跟体内的阴气逐渐平衡。

    但是这所谓的平衡,也不能说是真正的平衡。因为正常来说,男人都是阳气重,阴气弱,这也是为什么男人的手要比女人的手热乎的原因。女人也是同样道理,不可能体内的阴气、阳气一样多,大多数的女人手都发凉,就是体内的阴气要比阳气多。

    就目前吴楠楠的脉象来看,在阴气回升之后,基本上已经算是勉强的阴阳平衡。

    张禹随后,又用心眼查看了吴楠楠体内的情况。吴楠楠的命魂依旧被浓郁的怨气所包裹,看不到命魂的模样。

    按照张易航在册子上的说法,想要化解怨气,就必须先让画皮阴阳平衡。

    现在阴阳平衡,已经算是凑合了,大体上可以出手帮助吴楠楠化解体内的怨气。张禹也不耽搁,跟张真人商量了一番之后,二人决定一起动手,解决吴楠楠身上的问题。

    当下,张禹开始布阵,他按照阵图上描绘的法子,用108枚铜钱,在一个小时之后,就布成**超脱阵法。

    阵法布置妥当,张禹让吴楠楠到阵法之中盘膝坐好。

    接下来便轮到张真人出手,张真人坐在张禹的身边,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他念得不是别的,正是洗怨咒。

    他这边先行念咒,张禹随即催动起阵法来。

    张禹是用108没铜钱布阵,**阵法,自然是分为**方位。这108枚铜钱分为六组,围成一圈,每组为18枚铜钱。

    这一组18枚铜钱,又是以6枚铜钱一排,分别3排。之前摆放的时候,确实是6枚3排,共计18枚铜钱。可在张禹催动阵法之后,马上就发生了变化。

    在这三排铜钱的每一排后面,竟然各自冒出来一排铜钱的虚影。而且还特别的怪。18枚真真正正的铜钱上面,在阵法催动后,散发着金光。这18枚铜钱的虚影,竟然散发起银光来,看起来是那样的匪夷所思,那样的不可思议。

    一点没错,这就是**超脱阵法!若不是从阵图上学到布阵的方法,估计张禹也想不出来这样的阵法。阵法伴随着催动,108枚铜钱和108个银色铜钱的光影,一起缓缓地转动起来。

    铜钱转动的速度并不一样,散发金光的铜钱,转动的速度比较快,银色铜钱光影转动的速度则比较慢。差不多每一圈的转动,银色铜钱光影都要比金色铜钱差上六枚铜钱的距离。看起来,似乎有点杂乱,但其实依旧是井然有序。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间静室,其实之前就是一件会议室,只不过把东西全部搬走,当上窗帘,变成了一个安静的空屋子。

    赵刚、张银铃、冷凌雪、邰万年、沐四维在远处看着,他们在回来的路上,都坐着睡了一觉,精神头缓和了不少。

    看到张禹布置的铜钱阵法如此的玄妙,他们的眼睛一个个睁得老大。

    洗怨咒和阵法一起使用,过了大概能有五分钟,终于发生了让人更加错愕的事情。那就是,在吴楠楠的身上,突然散发出红色的气流。这些红色的气流开始和吴楠楠周边的铜钱发生碰撞,彼此间缠绕到一起。

    张禹知道,这些红色的气流应该就是裹在吴楠楠命魂上的怨气。怨气在阵法与洗怨咒的作用下,正不住地离开吴楠楠的身体。

    当然,这些怨气绝对不会主动消散。因为怨气正在和张禹的阵法,以及张真人念的洗怨咒进行对抗。它们仿佛不想离开吴楠楠的身体。

    红色的气流并不是那么的浓郁,所以张禹和张真人能够清楚的看到阵法中的吴楠楠。眼下的吴楠楠,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其实吴楠楠没有了脸皮,正常是看不出来痛苦的,但她咬着牙,瞪着眼睛,脸上的肉都在颤抖。

    张禹完全能够确定,若不是之前让吴楠楠服用了调和阴阳的药物,使她的命魂得以有所恢复,那在阵法的催动下,吴楠楠怕是根本无法撑到现在,早就像最初自己用真气试探怨气那样,直接痛苦不堪了。

    眼瞧着吴楠楠现在的模样,张禹都不禁皱眉,再这么下去,能不能化解吴楠楠体内的怨气,张禹不清楚,但吴楠楠十有**是撑不住张禹将怨气全部化解的。

    其实不仅仅是张禹这么认为,就连张真人也有了这种感觉。他也皱起眉头,无奈眼下,已经出手,那就绝对不能半途而废。

    张真人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念洗怨咒,希望能够在吴楠楠撑不住之前,将全部的怨气祛除。

    张禹也是硬着头皮催动阵法,他的想法和张真人一样。

    毕竟二人都能看得出来,张易航写下来的这个法子,那是管用的。

    又过了大概能有三分钟,怨念已经被他们消耗掉了能有一半。

    也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在阵法中响了起来,“啊……”

    随着这声惨叫,坐在阵法中的吴楠楠,身子直接向后躺了过去。

    怨气并没有完全消散,吴楠楠就已经这般。张禹和张真人都是心头一紧,二人下意识的看了眼对方,一个急忙闭嘴,一个急忙收了阵法。

    阵法才一收回,先前从吴楠楠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红色怨气,也都瞬间钻回吴楠楠的体内。

    “吴楠楠!”“她怎么了?”……后面坐着的张银铃、冷凌雪等人,在听到吴楠楠的惨叫声后,一个个从椅子上都跳了起来,跑这张禹和张真人的身边。

    张禹和张真人本是盘膝而坐,二人也即刻从地上跳了起来。眼下铜钱已经落回地上,张禹一步抢了进去,来到吴楠楠的身边。

    他蹲下身子,伸手抓住吴楠楠的手腕。好家伙,他瞬间就能感觉到吴楠楠的手腕冰凉,身体极为虚弱不说,之前的阴阳调和现在也成为阴盛阳衰。而且还是阳气极度衰竭,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那一种。

    张禹再用心眼去查看吴楠楠的体内,他跟着发现,吴楠楠的命魂仍然被怨气包裹着。最为要紧的是,怨气看起来消散了一般,却又在以可见的速度不住的恢复。很快又变得跟之前一般浓郁。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