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6章 成果


    { }小册子上面,一开始提到的就是关于画皮的内容。看张易航在上面的说法,显然是一直都在研究解决铜镜的方法。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研究出来有用的法子。

    张禹竖起耳朵,仔细的倾听,接下来的内容,大概的是这样的。

    铜镜乃是不祥之物,其中蕴含强劲的邪气和怨气,能够支撑铜镜无法毁掉的缘故,主要是那强劲的怨气。所以,想要毁掉铜镜,必须要解决怨气。

    但凡成为画皮之人,命魂之上都会被怨气所包围,这就说明,是铜镜中的怨气侵入画皮的体内,锁住了命魂,令画皮的性命与铜镜形成一体。有着怨气的裹挟,所以画皮除了死亡之外,根本无法跟铜镜摆脱关系。要想解救画皮,那就只能先祛除画皮命魂上的怨气,可想要直接祛除怨气,显然难度极大,几乎无法做到。

    其原因在于,画皮的体质已经不同于常人,属于严重的阴阳失衡,严重的阴盛阳衰。身体变成这般样子,定然会令命魂变得虚弱,完全需要怨气来维系生机。所以,一旦攻击怨气,就会令虚弱的命魂受创,轻则令画皮痛苦不堪,重则丢掉性命。

    通过气血的调理,调和阴阳的话,如果能够让画皮的身体变得跟正常人一样,那对于祛除画皮命魂上的怨气,定然大有帮助。经过多次研究,使用人参、枸杞、天麻……共计十三位药物熬制的天罡补阳汤,再配合至刚至阳的五雷符,定然能够将画皮体内的阴阳调和。

    在阴阳平衡之后,使用洗怨咒配合**超脱阵法,或可消除画皮命魂上的怨气,令其恢复正常。

    张真人十分认真地念着册子上的内容,张禹他们也听得仔细。念到这里,张真人顿了一顿,翻页之后,继续念道:“余曾尝试凭洗怨咒与**超脱阵法,配合五雷掌毁掉铜镜,却只将铜镜造成轻微颤动,再无其他。然,此举虽然无法彻底毁掉铜镜,亦可看出,洗怨咒与**超脱阵法对铜镜确有效果。其中相差何处,一时间却难以捉摸……时过三载,余依旧每日研习破镜铜镜之法,常言万物相生相克,此铜镜中的之怨气,或随寄托之主人有所关联,一正一反,或可破之。无奈贫道决不能以铜镜伤人,故只得守望于此。常思起来,当年若将背上之皮完全割下,或可感天动地……呜呼,现在追悔,已然不及……”

    念到这里,张真人又往后翻,后面的一页,标题为:洗怨咒。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咒语。

    对于天师府的高手来说,洗怨咒倒也不算什么,像张真人这样的高手,自然是会念的。

    再往后面翻,则是画着一幅阵图。这幅阵图,标题就是**超脱阵法。

    超脱的阵法,不管是张禹,还是天师府的人,会的都不止一种。可是这**超脱阵法,张真人并不会,他看了之后,说道:“这是**超脱阵法的阵图……这个超脱阵法,并非我天师府的超脱阵法,想来是前辈自己所创……此阵法结合了超脱阵法的精髓,又予以升华,绝对是极为精妙的超脱阵法……按照现在,天师府存留的典籍,这**超脱阵法绝对可以算是,超过目前天师府所有的超脱阵法……”

    说完这话,他将小册子递给了灵弘子。

    灵弘子接过观瞧,看了一会,不禁点头说道:“精妙,果然是精妙……此阵法的布局,其中一半是出自天师府现有的手笔,另外的一半,以**成阵,应该是前辈自创……凭此阵法,超脱亡魂和怨念,绝对可能消极无妄……”

    他跟着抬起头来,看向张真人,却没有说话。按理说,他看完之后,理应让张禹也瞧瞧。可是这阵法,是他们天师府的,毕竟张易航当年是天师府的代掌教。他留下的阵法,别管是不是自创的,那都是天师府的东西。

    张真人立时就明白了灵弘子的心思,张真人从灵弘子的手里接过册子,然后亲手递给张禹,说道:“道友,你也瞧瞧。”

    “多谢道兄。”张禹连忙诚挚地说道。

    他同样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别看天师府的一些法术和法器,会以授篆和积功德的形式传给正一教各派。可是阵法则不同,不属于传授之列。

    张真人能够将阵图给他过目,不仅仅是对他的看重,也是一种信任。

    张禹接过册子,观看起来,**的阵法,张禹并不陌生,可是这**超脱阵法,张禹却是第一次见到。自己也曾经摆过超脱的阵法,而且还不止一次,所以张禹更加能够确定,这个**超脱阵法要比自己以前摆过的所有超脱阵法都要高明。

    阵法这种东西,往往都是一法通百法通,举一反三的。如果没看阵法,张禹肯定摆不出来这样的超脱阵法,此刻看了阵图,很快就知道其中就里,能够按照阵图,从容的摆出阵法。

    张禹看了一会,也就了然于胸。他把册子还给张真人,张真人又继续往后翻,后面再没有写其他的东西。

    张真人说道:“就这些了……”

    说话的时候,他还看向张禹,说道:“怎么样?得没得到什么启发。”

    “前辈写下来的这些内容,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多年的研究,只是没有在人的身上进行过实践。但是我认为,凭着前辈的修炼,所留下的东西,必然都是精华,对于解决铜镜的问题,大有帮助。咱们现在,理应按照前辈所言,先是进行配药,然后用洗怨咒和**超脱阵法先行救治吴楠楠。吴楠楠的身上有怨气,冷律师的身上没有,按照前辈的说法,如果能够一下子祛除掉吴楠楠身上的怨气,那基本上就能够彻底毁掉这铜镜。”张禹认真地说道。

    张银玲见张禹这么说,马上精神头十足,说道:“那还等什么,咱们这就动手吧。”

    “你着什么急!”张真人瞪了女儿一眼,说道:“按照前辈的说法,需要先给吴楠楠服用调和阴阳的药物。要不然的话,她的命魂太过虚弱,绝对是承受不起的。”

    “没错。”张禹点头说道:“我现在就给明月打电话,让他去买药。这样的话,能够节省不少时间。”

    说完,他就掏出手机,拨了李明月的电话号码。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