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5章 遗物


    “几百年是没有错,但直觉告诉我,他就是张易航前辈。”张禹说道。

    “可是……如果真的是他,那他的尸体,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腐烂……还有……他、他为什么会变成石头……”张银铃纳闷地说道。

    “这个……”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具体是为什么,我当然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这应该是人死前的一种自我石化状态。以张易航前辈的修为,如果到了大限之时,自然是能感觉到的。当然,也不排除前辈不想活了,甘心求死,自我石化的可能。”

    “石化……”小丫头扁着嘴巴,跟着看向张真人,说道:“这个世上,还有这种本事么……”

    “天下之大,什么样的法术没有,更不要说,前辈已经达到了炼师的境界。或许前辈这是一种自我封印,亦或者是一种自我解脱。”张真人说道。

    “自我解脱……”张银铃继续扁着小嘴,脸上流露出一抹伤感。

    虽然她只是一个小丫头,但她明白这话的意思。张易航深爱着方芯语,为了方芯语宁可放弃天师府掌教天师的位置,独自守在这里。这对于张易航来说,应该是一种折磨,可是张易航作为炼师级别的高手,怕是也不会轻易死掉。这种自我封印,对于他来说,或许真的是一种解脱。

    在这之前,他们就能在石像前感觉到一股气息,那就是张易航的思恋和思乡之情。这种感情,是那样的真实,甚至还能感觉到,那个石像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现在张易航的尸体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也更加印证了这一点。

    “真是想不到,咱们在这里竟然还能见到前辈的遗体……”灵弘子感慨地说道。

    “遗体……”听了这话,张禹的眼睛猛地一亮,说道:“来的时候,咱们就是为了寻找张易航前辈的遗物,希望能够找到关于铜镜的线索……刚刚……就在刚刚……”

    说到此,张禹兴奋的举起手中的铜镜,接着又道:“我用五雷掌想要毁掉铜镜,结果并没有毁掉……可就在这之后,一直完好的石像,竟然破碎开来,露出前辈的遗体……你们说,这会不会是前辈在天有灵……想要指点咱们迷津……”

    “在天有灵……”张银铃听了这话,也兴奋起来,说道:“对对对……张禹说的有道理……前辈的石像,不应该平白无故的破碎……肯定是想要指点咱们……”

    张真人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这种可能。”

    张禹则是看向张银铃,说道:“前辈是天师府的人……道兄,这寻找遗物的事情,我这实在是不方便……我看不如还是麻烦道兄,寻找一番……”

    这里若是没有天师府的人,张禹出手倒也无妨。可是眼下,张真人和灵弘子都在,自己若是出手搜找的话,就不太合适了。

    张真人自然也懂得其中的道理,他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由我出手,看看能不能从前辈的身上找到什么遗物。”

    说完这话,张真人并没有马上过去搜身。他绕过去几步,来到张易航的尸体之前,躬身深施三礼,然后打着揖手,恭恭敬敬地说道:“前辈在上,晚辈在下,弟子天师府第七十三代弟子……”

    他这是按照天师府的礼数向张易航的遗体见礼,毕竟张易航是天师府的长辈,要比他们这一代,早上几百年。所以,在礼节方面,决不能有半点含糊。

    说了半天,张真人一直都是打着揖手,最后说道:“晚辈今日到此,全是为了找到pò jiě铜镜之法,倘若有所冒犯,还望前辈海涵,莫要怪罪。”

    这番话才一说完,紧跟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一直站在那里的张易航,身子突然向后躺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又都是一惊,“这……”“这……”“怎么了……”“前辈怎么突然倒下了……”……

    就在他们惊诧之际,却见张易航那宽大道袍的袖口里,竟然掉出来一本小册子。

    “咦!你们快看……”张银铃指向掉到地上的小册子,错愕地说道:“前辈的袖口里,掉出来个东西……”

    “前辈,难道这就是您指点给晚辈的迷津么……”张真人真切地说道。

    “呼……”

    他这话才一出口,突然一阵大风从迎面吹来。这阵风十分的突兀,竟然将地上的册子朝他们这边吹来。

    小册子在地上不住地翻滚,很快来到张真人的脚前面。说来也怪,当小册子来到这里的时候,大风瞬间停了下来。

    “这……这也太神了吧……”小丫头指着地上的小册子说道:“爸,这好像是一本书,您快点拿起来瞧瞧……”

    然而,张真人并没有像女儿那么性急,他朝已经躺到地上的张易航深深的鞠了一躬,郑重地说道:“多谢前辈。”

    言罢,这才就手将地上的小册子给捡了起来。

    这只是一本普通的小册子,上面有着蓝色的封皮,但是封皮上并没有字。

    小丫头把脑袋凑到父亲的身边,眼珠子看起来都要掉出来了,可见她有多么的急迫。

    其他的人也都想要看看,这小册子上到底写了些什么,不过他们终究不能像小丫头那般。一切都要等张真人看过之后再说。

    张真人缓缓的将小册子翻开,在第一页上面,就工工整整的写了许多字。这上面的字都是毛笔书写,且都是繁体,苍劲之中,不失文雅,颇具风骨。

    老话说的好,从一个人写的字,就能看出来一个人的心性。特别是在封建王朝,赶考的时候,一个考生不仅仅要文章做的四平八稳,同样还得有一笔好字。文章写的再精彩,如果说字写的不好,照样会被扣分,甚至有可能名落孙山。

    看了这上面的字,小丫头忍不住说道:“前辈的字写的真好……爷爷的字都比不上……”

    “你哪来那么多话!”张真人见小丫头竟然拿这人的字跟天师的字做比较,立刻不悦地说道。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赶紧说道:“不说这个……先看看上面写的都是什么吧……”

    “怨气凝聚于命魂,此乃见所未见之症状,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既然有生,就必然有pò jiě之道。余在此三载,无日无夜不再思量,只希望能够想出pò jiě之道,进而毁掉那邪恶之源头,不使人再沦为画皮……”张真人一边看着,一边念读起来。10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