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2章 方芯语


    张禹看着墙壁上的内容,他是一边看,一边在琢磨其中的味道,脑海之中,甚至还有画面闪过。就好像身临其境,能够看到墙壁上描述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出来。

    “画皮女人……芦花桥头赠伞的那个……之后又三次撞到画皮,与之交手,画皮接连两次手下留情……”张禹在心中嘀咕,下意识的回过身子,看向另一面石壁上的四幅女人画像。

    他若有所思,又沉吟起来,“这里面一共是四幅女人的模样,那也就是说,这四个女人其实都是一个人,也就是画皮了……”

    张禹点了点头,他认为自己的猜测,应该很有道理。但是紧跟着,他的心头又是一颤,“从律师突破到炼师,也就是说,画皮女人之前拥有着律师的实力……张易航前辈是达到炼师之后,这才zhì fú的对方……一个画皮,怎么会如此厉害,吴楠楠也不过如此,在我的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挡不住......这里的画皮,未免也太厉害了吧……张易航,天师府代掌教,三十出头,就达到了律师,并且在战斗中突破到炼师的境界……这、这同样也太恐怖了……”

    张禹知道,炼师基本上已经可以算是道家的最高境界了。虽说在炼师之上还有真人这种境界,但是能够到达这种境界的,貌似历朝历代,能够有一两个都算是多的了。

    “张易航……情关……”张禹感慨一声,他现在对于张易航和画皮之后发生的事情,更加好奇起来。

    张禹转回身子,又看向面前的石壁,继续观看接下来的内容。

    “看到她那没有皮的脸,我彻底震惊了,我大声的质问她,为什么她会是这般模样。她很是淡定的回答我,她是画皮,只有用男人背上的皮,才能画出那美丽的容貌,要不然的话,她就会永远没有脸,不久之后,更会死掉。我十分的愤怒,又十分的疯狂,我想要杀掉她,却始终无法下手。最终,我决定帮助她,恢复她本来的容貌……”

    张禹看的十分认真,后续的内容,也是一幅幅浮现于张禹的脑海之中。

    张易航从画皮的嘴里得知,她本来是一位千金大小姐,名叫方芯语,二人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模样,其实就是她的本来面目。当年的她,喜欢上了一个书生,不仅将自己的身子给了那个书生,甚至还暗中资助书生,让他能够专心读书,考取功名。书生也算是有本事,先是中举,后来进京赶考,考中了进士,被朝廷下派,去地方当了县令。书生让人前来上门提亲,要迎娶与她,她自然十分高兴,家里人因为穷书生当了官,也就答应下来,并派人一路护送,前往书生任职的地方。然而在半路之上,遇到了劫匪,她被寨主抢到山上,难免要被非礼。她拼死反抗,关键时刻,那寨主的老婆竟然闯了进来,寨主夫人是一个跋扈的主儿,寨主和自己的老婆十分的忌惮,只说是被美色所迷惑。那寨主夫人肯定不能杀了自己的丈夫,就把矛头对准了她,直接用手抓花了她的脸,并将她送到山下。

    方芯语沿路乞讨,颠沛流离,终于找到了书生为官的县衙。当了县令的书生一见到方芯语现在的模样,当时大吃一惊,脸上露出嫌弃之色,再一听说方芯语被匪徒抢到山上的事情,干脆直接写了封休书,直接就不要方芯语了。

    书生的举动,令方芯语痛不欲生,她决定跳河了断性命。不曾想,跳入河中昏迷之后,竟然飘到了岸边,来到了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因为身上都是水,她找到了一个山洞躲避,却在洞中看到了一面铜镜。方芯语想要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结果这一照镜子,自己的整张脸都没有了,变得血肉模糊。但是很快,她就听到有人跟她说话,让她剥掉男人背上的皮画成脸,杀光天下负心人。还告诉她,剥掉的人皮越多,修为也就越厉害。

    无路可走的方芯语只能按照铜镜的指使做事,她借助铜镜里面那个人给她的第一张脸,开始勾引男人杀掉剥皮。就这样,她先杀剥了九个男人的皮,这令她的修为更进一步。随后,她又去了书生所在的县城,发现书生不仅仅另外娶了媳妇,更是经常跟本地士绅出入烟花之地。于是,方芯语混进烟花之地,一眼就被书生看中,夜里二人进到房间,方芯语直接在浴桶之中溺死了书生,并且剥掉了书生的皮。

    方芯语到处作案,她的修为越来越高,当她竟然练成了一张永远也毁不掉的脸皮。虽然她的这张脸皮永远毁不掉,可是如果几天不杀人剥皮,她的脸上就会有一种莫名的灼痛感,这也促使着方芯语要继续杀人。

    当日她见到张易航,本来是想要勾引张易航,杀掉张易航的。她手中的伞,其实是她故意丢掉的,进而凭借自己的美貌,定然能够让张易航上钩。但她没有想到,张易航只是把伞给了她,对于她的勾引,连看都没看,就飘然离去。张易航不同于其他男人的举动,令她十分的惊讶,因为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抵御美色的yòu huò,只有张易航浑然没放在眼里。

    在她下次杀人作案的时候,正好张易航赶来,她虽然打伤了张易航,却莫名的没有忍心痛下杀手。第一次是这样,第二次也是这样。

    张易航在得知了她的往事之后,不禁心生怜惜,并且发现,方芯语体内的命魂那里,已经充满了怨气。在张易航看来,只有消除了这些怨气,才能够令方芯语变成正常人。张易航用了平生的全部本事,也无法清除方芯语体内的怨气,而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正如方芯语所说,她的脸开始有了灼痛的感觉,她必须要杀人剥皮,才能令自己不再痛苦。

    张易航自然不可能让方芯语这么做,只管努力的去化解方芯语命魂上的怨气,但始终没有效果。方芯语却是越来越痛苦,但此刻的方芯语已经被张易航彻底感动,不打算继续剥皮,所以决定一死了之。张易航哪能忍心让她死掉,于是决定让方芯语割掉他背上的皮。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