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1章 洞中乾坤


    点燃聚火符,山洞之内,立刻光亮起来,张禹能够看清里面的一切。Ψ

    这个山洞,比较通长,大概能有七米的长度,宽差不多能有三米左右。

    张禹只一打量,旋即发现,在左侧的石壁之上,竟然刻着几幅画。他马上来了精神,仔细打量起来,只见这石壁上面,刻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古装女人。

    这个女人模样,勾勒着惟妙惟肖,如同鬼斧神工一般。非但如此,张禹仔细一瞧,心头更是一动。

    原来,这石壁上面勾勒出来的女人,竟然跟张禹在崖墓棺材里看到的那张女人脸一模一样。

    “是她……是她……”张禹的眼睛立时睁得老大,心头也跟着激动起来。

    刚进到山洞里的时候,张禹隐约能够确定,这里应该是张易航的栖身之地。现在看到石壁上女人的画像,张禹就更加能够确定这一点了。

    稍微打量了片刻,张禹朝前走去。很快他就看到,在这个美女的画像旁边,又是一副女人的雕刻像。这回这个女人,跟刚刚看到的那个并不一样,看起来也挺漂亮,却没有旁边的漂亮。

    “她又是谁……”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不禁心生疑惑。

    在他看来,张易航应该是一个十分专一,十分深情的男人,要不然的话,不会独自一个人守着凤凰峰上终老。他甚至放弃了掌教天师的位置,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家园。

    第二个女人,张禹自然不可能认识,看了一会,张禹又朝前走去。再往前又是一个女人的雕刻画像,这个女人的模样,跟之前看到的两个女人又不相同。

    看了几眼,张禹的心头又是诧异,“她又是谁……怎么又冒出了第三个女人……”

    看了一会,张禹摇了摇头,又往前走去。

    前面竟然还有一幅雕刻在墙上的女人画像,这个女人的模样,跟之前的三个还是不一样。

    “又是一个……”这一次,张禹不由得挠了挠头,其中道理,他真的是想不明白了。

    眼下已经差不多走到了山洞的最内侧,迎面的位置,倒是没有什么,张禹转过身子,看向另外一侧的石壁。

    这次一瞧,张禹不由得心头一喜。原来,这一侧的石壁之上,刻着的是字。

    先前看图画,肯定是看不出太大的端倪,现在看到字了,张禹料想,八成能够有所收获。

    张禹仔细的打量起石壁上的字,只见上面写的是:“余离开龙虎山已有五载,日复一日,好生思念。然,张某已心如死灰,只能愧对列祖列宗,愧对天师之教诲。忆往昔,余心系天下,亲赴洪都,不想却身陷情劫,难以自拔。今日扪心自问,我心依旧无悔……”

    接下来的内容,写的便是张易航来到洪都之后的事情了。张易航当初到洪都帮忙查找剥皮杀人凶手,才来洪都两天,就在一次暗访的时候,赶上下雨,于芦花桥头遇到了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打着一把油纸伞,不巧当时风大,竟然将女人的油纸伞刮飞,吹落到水中。张易航将手中的雨伞给了女人,二人便算是相识,但张易航并没有因为女人漂亮,就进行攀谈搭讪,而是赠伞之后,直接就走。

    三日之后,张易航在明昌县正好赶上画皮做案,张易航立刻出手,与画皮打了起来。张易航堂堂天师府代掌教,实力自然是不用说的,可张易航没有想到,这个画皮着实厉害,也是有点大意,张易航竟然输了一招,被画皮一爪抓破左胸。不过说来也怪,那画皮一招得手之后,竟然没有进而痛下杀手,而是见好就收,转身就跑。

    在画皮跑掉之后,张易航十分的气恼,但随即纳闷起来,画皮明明可以趁热打铁,一鼓作气的干掉他,为什么却跑了呢?不过不管怎么样,这笔账,张易航是一定要讨回来的。他不可能将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天师府,甚至都没有告诉其他到洪都进行搜查的天师府弟子。他带着伤势,继续搜寻画皮。

    功夫不负有心人,五天之后,张易航在洪都府又发现了画皮做案。这一次,画皮换了模样,碰面之后,少不得也要再次交手。张易航不敢怠慢,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画皮且战且逃,张易航不住地追击,终于令画皮急眼,于是跟张易航性命相搏。

    二人打了个难解难分,关键时刻,张易航因为动作太大,扯到了伤口,疼痛之余,动作缓了一下,结果被画皮一把掐住脖子。张易航闭目待死,画皮竟然飘然而去,只是警告张易航,不要再多管闲事。

    在画皮走后,张易航不禁十分痛恨自己,自己本是来除魔卫道的,但竟然让画皮手下留情两次,传出去的话,自己岂不是成了笑话。

    于是,张易航没有马上去找画皮,而是痛定思痛,先行养伤。等伤势养好之后,他才出发前去寻找画皮。

    这次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张易航才找到画皮。这次见面,画皮又换了一个模样,张易航也不客气,出手就全是重手,恨不得一下子就干掉对方,一雪前耻。

    二人又是打的难解难分,从晚上一直打到天亮,从城里一直打到荒郊野岭。在关键时刻,张易航竟然一下子突破了瓶颈,达到了炼师的境界。

    他一突然,本来势均力敌的局面,直接就被打破。张易航将画皮打伤,令画皮无法动弹。既然是除魔卫道,肯定是要杀掉对方的,可是张易航考虑到画皮饶了他两次,实在是难以下杀手。

    张易航就好奇的询问画皮,为什么前两次会手下留情,没有杀他。画皮开始不说,张易航来了脾气,说画皮既然能变换模样,那就要看看,这人皮面具下藏着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画皮一听大急,只要从背后拿出来一把纸伞,这把伞就是张易航在芦花桥头送给那个漂亮女人的伞。

    看到这把伞,张易航不由得大吃一惊,诧异的看着画皮,问她为什么要杀人剥皮,干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画皮开始不说,在张易航在再三逼问下,画皮终于将脸上的面皮给撕了下来,露出那满是血肉的脸。6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