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9章 情关


    凤凰峰。

    凤凰山上第一峰!

    当年因为山峰陡峭,无人能登,所以一直充满了神秘感。即便是刚开始,凤凰山作为景区的时候,游人们也只能是望峰兴叹。

    直到出现了缆车,才让游人们能够一睹凤凰峰的风采。

    此时此刻,张禹、张真人、张银铃等人都站在凤凰峰下,众人昂着脑袋,一起看着高峰。

    凤凰峰极为凶险,无路可以攀登。当然,对于高手来说,想要攀登凤凰峰,倒也不算是什么难事。不过总不能张禹和张真人、灵弘子三人攀登,其他的人也是要上的,再者说,张禹等人也都有伤,现在攀登的话,多多少少是存在风险的。

    景区冬天休息,缆车也都停了。不过只需要赵刚一个电话,国安方面很快就联系到警方,跟着跟景区派出所进行沟通,由派出所派遣警察,前来帮忙将缆车开启。

    有了缆车,张禹等人一同上车,其中也包括冷凌雪、邰万年、沐四维等人。缆车顺着缆绳慢慢的向上,用了能有几分钟,便来到山峰顶上。

    打开缆车的门,众人先后下车,山峰顶端,倒也不大,环顾一圈,便能看个大概。

    山峰之上有一个小广场,小广场上有一棵大树,大树的树枝上面,挂着许多红色的许愿袋。在大树前的不远处,有一块高大的石头,还真别说,这块石头真有几分人的姿态,好像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正在眺看远方。

    看到这个的,当然不止张禹一个人,其他的人也都看到。小丫头张银铃第一个跳了起来,很是兴奋的说道:“这就是望海石、姻缘石了吧!走,过去瞧瞧!”

    说完这话,她就一股脑的朝大石头跑去。

    张真人看到女儿这般,不由得是暗自皱眉,自己本来是想让女儿好好历练一下,结果可好,经历了这么多,女儿竟然还是天真烂漫,一副小女孩的性格。

    张银铃第一个跑到大石头的旁边,她绕着大石头转了两圈,跟着兴冲冲地喊道:“还真别说!真像是一个人……”

    张禹、张真人、冷凌雪等人一起走到姻缘石这里,他们来到姻缘石的正面,打量起来。

    这姻缘石高度能有两米五左右,整体匀称,就跟一个人的样子差不多,也就比精雕细琢的人像差上一些而已。

    特别是这人的面部,竟然能够看出隐隐的五官,张禹仔细观察,不自觉间,突然有了一种感触。这人好似充满了惆怅,仿佛有着无尽的感慨,又像是在思念某个人,又像是思恋家乡。

    这时,一直跟在张禹身边的冷凌雪说道:“这个石像还真挺怪的,真的像是一个人。他好像有着很多思想,又像是在思念着哪个女人,又像是在思念家乡……怪……真的是太怪了……”

    吴楠楠也跟着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现在都好像是活生生的,又是伟岸,又是帅气……真的……真的给人一种难以描述的高大……让人仰望……哪怕是看着他的石像,都会让人倾心……他、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有你们说的这么夸张么……我、我怎么没看出来……”小丫头看了看石像,又看了看吴楠楠和冷凌雪,忍不住嘀咕起来。

    “这确实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张禹郑重地说道:“我也有她们这种感觉……我现在甚至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你们天师府的前辈张易航……”

    “什么……”张银铃惊诧地说道:“这怎么可能……就算、就算真的有这位前辈……那这么多年,也早已经飞升了……如何可能变成一块石头……”

    “正常来说,确实如此……但是,这块大石头,真的有一种活生生的感觉……站在这里,我甚至能够被一种情绪所影响……”张禹正色地说道。

    吴楠楠也点头说道:“我也能够感觉到他的情绪波动,真的是好真实……”

    “确实是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冷凌雪说着,不自觉的转过身子,顺着石像所眺望的方向,看向远方。她的嘴里,又是下意识地说道:“我还有一种感觉,他所眺望的方向,应该就是他家乡的方向……”

    “他家乡的方向……”张银铃嘀咕一句,也不禁转过身子,顺着冷凌雪的目光看去。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跟着转过身子,朝远方看去。

    吴楠楠嘀咕道:“这块石头叫作望海石,但是……好像也看不到有海啊……”

    “他所看的方向,确实没有海。”张真人突然正色地说道。

    “爸,那他看的方向是哪里?”张银铃看向父亲。

    “他看的方向是龙虎山!”张真人认真地说道。

    “龙虎山……咱们家……”张银铃震惊地说道。

    “天师府……”张禹也不禁说道:“难道真的被我看中了……这个石像……真的就是张易航前辈……”

    “他……”张真人转过身子,重新看向石像,“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前辈当年真的一个人独守在此……可是……是什么会让他这么做……他可是天师府的代掌教……未来天师府的天师……这、这可是无上荣光……”

    是啊!

    也不得不怪张真人心生感叹,天师府的掌教天师,那绝对是万人敬仰的存在。可以说,历代天师都会受到朝廷的册封,代表着无尚的荣耀。

    按照天师府典籍上记载,张易航三十来岁就成为代掌教,主掌龙虎山一切事务。如此年纪,能有这般的身份,将来的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

    灵弘子也转过身子,昂头看着石像的面目,也不由得感慨起来,“情!应该就是一个情字!要不然总有人说,人生有许多难关要过,只有那情关最让人难受……”

    “情关!”张银铃听了灵弘子的话,也转过身子,她看了看石像,又不自觉的看了眼张禹。

    张禹并没有注意到张银铃的目光,但同样转过身子,他抬头看向石像,忍不住在心中说道:“情关……情关……”

    一刹那,张禹忍不住苦笑一声,又在心中说道:“那么多的感情债……也不知道……我日后又该如何面对……唉……”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