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0章 悲哀


    冷凌雪、张银铃,还有躺在地上的吴楠楠,此刻目光都集中在张禹的身上。﹥

    她们眼瞧着张禹先是照镜子,跟着又闭上眼睛,后来再睁开眼睛。

    可不论张禹如何,镜子都没有将张禹如何,这一点,倒是让吴楠楠极为诧异。

    吴楠楠满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张禹,仿佛是在纳闷,为什么张禹照了这么久的镜子,一点事也没有。

    这时,张禹转过头看向吴楠楠,说道:“吴楠楠,能不能把你捡到这铜镜时的遭遇,跟我说一下。”

    “凭什么要跟你说!”吴楠楠立刻强硬地说道。

    瞧她的样子,满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见她这般,张禹略一迟疑,心中有了计较。

    张禹温和说道:“吴楠楠,虽然我此番的目的主要是救我的朋友,但我想,你也不打算永远都是这般模样吧。或许,在我能够帮她恢复容貌的同时,也可以帮你恢复容貌。”

    “我不需要恢复什么容貌,我现在这个样子很好!眼下落入你们的手里,那也是必死无疑,我到底是什么模样,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吴楠楠又是强硬地说道。

    “你不需要恢复容貌的么……”张禹不由得一笑,说道:“吴楠楠,你虽然落入我们的手里,但终究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当你的父母见到你现在这副模样的时候,你认为他们的心情会是什么样的?”

    “我……”张禹的话,立时刺痛吴楠楠的心头,一时间令吴楠楠无言以对。确实如此,如果让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那估计父母要比见到她的尸体还要心痛。

    张禹已经从上次吴楠楠假冒同学,回家探望父母的事情上了解到,吴楠楠是一个十分孝顺的女孩。所以,只有从这上面下手,才能令吴楠楠就范。

    于是,张禹接着说道:“其实你本身就是一个受害者,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其中难免有着各种不得已的苦衷。这一切,或许都是一个误会,只不过它不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而是一个让人心痛的误会。眼下,一切的一切也都过去,所有的心痛,我都希望能够烟消云散。伤害你的人,已经死掉,你的心结,应该能够解开。我希望,你能够为你自己想想,为你的亲人想一想……”

    他的声音语重心长,十分的友善,特别的张禹此刻的模样,更显亲近,给人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最为知心的朋友一般。

    看着张禹的模样,听着张禹的声音,吴楠楠终于感慨地说道:“我现在的这幅样子,根本不可能改变。在我的后半生,只能成为一个画皮,并且无休无止。或许对我来说,死亡就是一种解脱,我只希望,不要让我的父母看到我现在的这幅模样。”

    “吴楠楠,你这么想就错了,在我看来,人生在世,不管是生是死,最后都应该是完整的自己。女人的容貌,是最为重要的,不管你以前的容颜如何,都是自己的,都是独一无二的。而在你父母的心目中,你永远也都是最漂亮的。你以为,可能你一死了之,或许是一个解脱。但是,这对你的父母来说,却是最大的悲哀。人可以做错事,做错事最后,勇于面对,才是最大的勇气。不仅仅是面对自己的错误,重要的是面对自己的父母,不要让自己的父母伤心,有始有终……”张禹又是语重心长地说道。

    “让他们不伤心……又怎么可能……自从我消失之后,我的父母已经痛不欲生……我现在是戴罪之身,将死之人……且不说我无法恢复容貌,就算恢复了,也是难逃一死……我宁可现在死掉,让他们以为我已经在凤凰山摔死,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是一个杀人犯,更是一个画皮的怪物……”吴楠楠的声音哽咽起来,说到最后,她的眼泪也止不住夺眶而出。

    张银铃和冷凌雪听到吴楠楠哽咽的声音,心头也不禁一阵感慨。

    二人也明白,就吴楠楠现在的这幅模样,如果让父母看到,怕是父母会伤心欲绝。当然,冷凌雪也是如此,就自己眼下的模样,她哪里敢让自己的父母看到,宁可一死,她也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的模样。

    同样,张禹说的这番话,对于她的感触也特别深。勇于面对,又让人如何面对。

    张禹露出温和之色,说道:“所以现在,你更加相信我……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给你一个最好的结果……”

    “最好的结果……”吴楠楠的眸子里,闪出一丝喜悦,但是随即,又露出一股狠辣之色,她狠狠地说道:“你少来糊弄我!什么叫最好的结果,不论如何,我都是死路一条而已!你现在这么忽悠我,无非是想要救你的女人,让人恢复以前漂亮的容颜罢了!我跟你说吧,她永远也不可能恢复以前的容貌!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就包容她现在的模样,哈哈哈哈……不过天底下的男人,都不过是ài nǚ rén的容貌,莫说变成这个样子,过上几年,女人人老珠黄之后,也会被男人一脚蹬开……”

    说到这里,吴楠楠猛地狠狠地看向冷凌雪,瞧那样子,仿佛不管是自己如何,也要把冷凌雪拉下水。

    看到吴楠楠突然十分狠辣的目光,冷凌雪心头一颤,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跟着扭头看向张禹,怯怯地说道:“张禹……”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首先……冷律师和我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只是正常的朋友关系……其次,我虽然一心要救冷律师,同样也是为了救你……最后,如果我想让你说实话的话,有不下一百种方法,我之所以不用,那是因为,在我的心目中,你也是一个受害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恐吓我……”吴楠楠瞪着眼睛,看向张禹,说道:“你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你以为,我真怕你吗?”

    “哈哈……”张禹当即一笑,说道:“不是谁怕谁,那你就说……让我怎么做,你才能说出实情……”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