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9章 魔镜


    “好!那我就试试!”张禹正色地说道。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张禹自认为,以自己的修为,就算这镜子里真有什么魔力,也奈何不得自己。再者说,冷凌雪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必须搭救,想要救冷凌雪,那就一定要勘破镜子中的秘密。

    所以,张禹也顾不得别的,当即拿起了镜子,朝面前放去。

    “不要!”冷凌雪见张禹真的要照镜子,立时大急,忙一步抢过去,从后面将张禹给抱住。

    张银铃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冷凌雪是照过镜子变成的这幅鬼样子。不仅仅是冷凌雪,好像吴楠楠也是这般。

    张银铃见冷凌雪从后面抱住张禹,不让张禹照那铜镜,也赶紧抢了过去,说道:“二哥,你别冲动……这镜子里肯定有古怪……”

    张禹认真地说道:“镜子里自然是有古怪……也正是因为有古怪,所以我更加要看个名字,找到其中玄机……”

    “可是……可是一旦……你变成我这个样子……那怎么办……”冷凌雪担心地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张禹自信地说道:“冷律师,我的本事,你难道还不清楚么……松开吧,我肯定不会有事儿……”

    “那、那好吧……”冷凌雪见张禹这般说,其实她自己也想恢复容貌,此时此刻,怕是也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够让自己恢复容貌了。

    但她的心中,同样也很矛盾,虽然想恢复容貌,却又担心张禹出事。

    见她还是没有松开,张禹又温和地说道:“松开吧……真的不会有事……”

    “那……那好吧……”冷凌雪无奈地轻轻点头,缓缓地松开张禹。

    张禹又扭头看向张银铃,说道:“三妹,你陪冷律师到一边,不要去看镜子……”

    “二哥……你要小心啊……”张银铃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做事,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张禹的脸上,又露出那招牌式的自信微笑。

    看到张禹脸上的自信,张银铃只能无奈的扶着冷凌雪走到一边站定。

    张禹点了点头,跟着将铜镜拿了起来,放到自己的面前。

    他只是一瞧,铜镜之中便出现了自己的影像。张禹的脸色有点憔悴,但除了憔悴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见铜镜内只是自己正常的影像,没有像冷凌雪那般,不禁让张禹好奇起来。张禹跟着感受到,在这铜镜之上,有着一股邪气,这股邪气极为浓郁,远远要高过无数的邪门法器。除了邪气之外,铜镜之上还充满了怨气,这怨气之强,可以说是张禹有生以来第一次碰到。强大的邪气与怨气交织在一起,令这面铜镜显得是无比邪门。

    可最为要紧的是,除了能够感觉到邪气与怨气之外,照了半天镜子的张禹,并没有在这其中发现什么其他端倪。

    无奈之下,张禹闭上眼睛,又用心眼感受起来。通常来说,一般的法器,用心眼去感受,那是什么也感受不到的。但是,怨气这种东西,十分的古怪,心眼经常能够在怨气中有所发现。

    还真别说,张禹闭上眼睛,没用上片刻功夫,脑海之中便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那是一个面目狰狞的女人,所谓的狰狞,其实就跟冷凌雪、吴楠楠现在的样子一样。女人的脸上没有皮,整个血肉模糊。

    女人坐在梳妆台前,在她的面前,放着一面铜镜。这面铜镜的样子,就跟张禹手里拿着的铜镜一模一样。

    “不……不……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女人发狂一样的叫着,嘴里跟着咆哮起来,“汤宜廷!你这个臭男人!我为了救你,变成这幅模样……你竟然忍心将我撇下,离我而去……你这个臭男人,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将你身上的皮都给剥下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咆哮之后,女人的声音变得哽咽,最后更是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女人竟然开始不住地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她用手捂住嘴巴,咳嗽了一会之后,当她抬起手来一瞧,手上已经满是鲜血。不但如此,女人的嘴巴里,更是不住地向外淌血。

    由此不难看出,女人受了极重的内伤,怕是已经不成了。

    过了片刻,她抓起面前的镜子,咬着牙,狠狠地说道:“今日我就将体内元神全部注入此镜之中,凡得到此镜者,就要完成我之遗愿,杀光天下薄情寡义之男人,将他们的皮剥下来,贴于脸上,幻化容貌,青春永驻!”

    她的话才一说完,在她的身上便涌现出一股红色的气流。这股气流,将她连同手中的铜镜全部包裹。红色的气流十分浓郁,张禹通过心眼,已然无法看到,气流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一会,红色的气流全部钻入铜镜之中,再看那女人,竟然已经化作骷髅。

    “啪嚓”一声,骷髅散落于地,梳妆台上的铜镜,却是稳稳的留在那里。

    转眼间,张禹脑海中的景象消失不见,一切恢复正常。

    张禹睁开眼睛,又看向面前的铜镜,铜镜之中,仍然只是他自己的影像。

    在这一刻,张禹已经大概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面铜镜是当年一个女人用毕生的修为、元神,以及身上怨气所炼制。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正派,还是邪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不管她是正是邪,一个人的身上有如此重的怨气,哪怕是正派高手,也一样会步入邪道。

    女人的脸和冷凌雪、吴楠楠一样,之所以会毁容,全是因为去搭救一个叫作汤宜廷的男人。可在救了汤宜廷之后,由于女人面目全非,汤宜廷竟然舍她而去。女人本想杀汤宜廷报仇,无奈身负重伤,已经命不久矣。于是,她索性将自己身上的怨气,发泄到所有男人的身上,也就有了这面镜子。

    通过镜子上的邪气与怨气,张禹不难确定,女人的修为绝对不简单,确切的说,应该是极为强悍。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凭借自身的精气神和怨念,在濒临死亡之际,还能炼制出这样的法器。

    如此邪门的法器,还能存留这么久,可在也是极难毁掉的。但是,张禹虽然知道了铜镜的来历,却仍然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让冷凌雪恢复容貌。15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