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3章 不过如此


    朱酒真强行架住东岳令,这一下子就让他有些吃不消了。可是一旁催动东岳令的灵弘子看到这一幕之后,不由得心中一颤。

    因为他心中清楚的很,东岳令这种法器,向来是所向披靡。他曾经只用过一次,却当场就将一个邪派高手打的脑浆迸裂。

    现在可好,竟然有人能够架住东岳令,这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这就是灵弘子不清楚了,朱酒真的修为全都是在手头上,他所能够催动的法器,基本上都是用真气强行驾驭的,也就是那种不需要咒语的法器。也就是因为这样,朱酒真的功力在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很难提升。他本人喜欢喝酒,在喝多了四全老酒之后,突然发现,这酒能够提升真气,喝的就更多了。可是没过多久,朱酒真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指着和沐四维酿的四全老酒,提升的那点真气有些不太够用。人都是有贪心的,作为十二xīng xiāng中的一位,朱酒真的贪心更是超乎常人。所以,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他才打算将四全老酒的配方弄到手,希望借助这个,来更高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也就是因为朱酒真全靠真气和自身的力量,这才能够硬生生的架住东岳令。若是换做别人,估计真的是当场就得被打死。

    可朱酒真架住了东岳令,这样一来,灵弘子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灵弘子只能再次咬牙,继续催动东岳令,想要碾压朱酒真。

    二人这算是较上劲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赵刚和四个手下却是看出了便宜。

    一个队员站在赵刚的身边,他低声说道:“赵哥,现在机会不错,趁这黑大个顾不上别的,咱们要是现在开枪,估计当场就能打死他。”

    另外一个队员也是小声说道:“咱们是出来办案的,可不用守什么江湖规矩。处长一直也是这么说的,只要能把案子办好,根本不需要拘泥别的。”

    “嗯。”赵刚重重地点了点头,跟着一挥手,便朝朱酒真移动过去。

    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是如何的远,在原先的位置,也是绝对能够打中朱酒真的。但是赵刚觉得,还是稳妥一点的好,向前移动了能有三米的距离。

    四个队员也跟着他移动,随后五个人五把枪就一起对准了朱酒真。

    “开枪!”赵刚毫不含糊,瞄准之后,扫了四个组员一眼,随即发号施令。

    “砰!”“砰!”“砰!”“砰!”“砰!”

    枪声大作!这可是穿甲弹,五发子弹一起朝朱酒真的后背射去。

    “呀!”

    朱酒真是背冲着赵刚等人,眼下的他,根本也没顾得上赵刚这些人。他的眼中,现在只有东岳令。面对东岳令的施压,朱酒真又是爆喝一声。

    伴随着这一嗓子,他身上的衣服竟然一下子全被撑爆,一股噬人的酒味和臭味从他的体内急剧爆出,竟然连衣服也都撑不住。他的双臂猛地向上推去,仿佛是力举泰山。

    站在一旁指挥东岳令的灵弘子,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

    而那压在锡杖之上的东岳令,几乎是同一时间,东岳令上面散发的金光顷刻消散,直接朝后面弹去。之前能有一米二高的东岳令,也在这一刻突然变小,化作本来长短。

    “当”地一声,撞到墙壁之上,落到地面。

    在朱酒真的怀里,还放着一件东西,那就是张禹的七星刀。当然,他不知道七星刀的咒语,也无法使用。但他知道,七星刀是张禹最为厉害的法器,所以才一直放到身上。随着衣服的破裂,七星刀也不自觉的掉落在地。

    朱酒真的身上还缠着绷带,晚上跟张禹的交手,他挨了七星刀,身上留着七个口子呢。也就在他身上爆发出大量的酒气和臭味的一刻,绷带瞬间被鲜血染红。不是其他的原因,自然是发力太猛,震破了伤口。

    背后的五颗穿甲弹也是转瞬而到。可是穿甲弹在快击中朱酒真的一刻,竟然被他身上的酒臭味气流给挡住。穿甲弹这种东西,属于一旦击中目标,就会bào zhà,威力极强。在被气流挡住的一瞬,穿甲弹仿佛是自认为击中了目标,一股脑的bào zhà开来。

    “哐!”“哐!”“哐!”“哐!”“哐!”

    一连串的bào zhà声响起,单片迸的是到处乱飞。朱酒真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流,适才大多数都用在对抗东岳令上面,一小部分挡住了穿甲弹,但想要在这么近的距离在挡住单片的迸射,已然不能。

    七八个单片直接撞到朱酒真的背上,透过朱酒真背上的绷带,背脊之上,立时鲜血淋漓。

    朱酒真疼得闷哼一声,急忙转过身子,看向赵刚等人。赵刚五人看到朱酒真还能转身,简直都有点懵了,不过赵刚还是大声叫道:“开枪!开枪!”

    “砰!”“砰!”“砰!”“砰!”“砰!”

    五个人马上又是一轮射击,朱酒真知道这东西的厉害,身子向旁边一扑,就地一滚,躲过了五个人的穿甲弹。

    在翻滚之际,朱酒真看到在不远处的半空之中,还漂浮着自己的佛珠。原来,之前张禹的金钱剑和佛珠交织在一起,但随着张禹被打飞出去,他的108枚铜钱,也都跟着落到地上,倒是朱酒真的佛珠,还盘旋在那里。

    朱酒真在看到佛珠之时,心头大喜,忙一招手,那在半空中盘旋的佛珠,即刻分散开来,朝赵刚五人飙射而去。

    赵刚他们一看到这么多佛珠打来,全都吓了一跳,五个人都想赶紧卧倒,可哪里来得及。

    “噗!”“噗!”“噗!”“噗!”……

    一连串佛珠击中身体的声音响起,跟着又是一连串的痛呼与惨叫声,“啊……”“啊……”“呀……”“哎呦…….”“啊……”……

    五个人相继摔倒地上,赵刚的嘴里不住地喷血,但他这种情况,还算是好的,有那被打中头部的队员,已然当场毙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赵刚等人全被打趴下,躺在地上的朱酒真发出得意的笑声。他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扫了一眼七零八落倒在地上的人,不由得傲然说道:“什么天师府,国安部队,原来也不过如此!”10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