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8章 破绽


    面对着大胖和尚,张禹淡淡一笑,说道:“就在中间的那个地下室内,我发现了一个绑人的木桩,在木桩旁边,还留有断裂的绳子。∩在这种地方,谁会无缘无故的被绑在木桩之上?在绳子和地面上,都带有血迹,而且血迹未干,由此很容易就能够断定,不久前有人在那里被打伤。我相信,出手将人打伤的人,肯定就是你了,而被你打伤的人,想来就是张真人和张银玲。你的功夫确实厉害,特别是在狭窄的空间内,更加的占便宜。可是,以我对这父女二人的了解,他俩都是太极高手,二人联手,再加上手头的法器,你想要轻而易举的拿下二人,绝不是那么的容易。由此,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偷袭。张真人在从滑道中下来的时候,必然也是小心戒备,即便是你有心偷袭,也不可能轻易将他打成重伤。所以,道理也就很简单,那就是你——朱酒真,故意将自己绑在木桩之上,张银玲一看到你,势必要出手相救,也不会存在戒备。张真人得知你的身份,同样也不会太过戒备,少不得还会询问,你为什么会被绑在这里。你只需要胡说八道一番,毕竟你家就在隔壁,说什么都有道理。在说到重要的节点时,你找个机会,突然出手,以你的功力,在对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击中对方,想必不管是谁,也难以承受。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听了张禹的说法,大和尚不由得一怔,但他随即还是撇着大嘴说道:“就这个……也算是蛛丝马迹,我看不过是你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

    “真的是一厢情愿么……”张禹不由得苦笑一声,说道:“我也希望真的是一厢情愿,可就在我找到这半山别墅区之时,心中便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还记得第一次,高云宝约我们去的地方就是你的千杯少,以他的身份,为什么不约我们去别的地方,偏偏要去千杯少这种喝酒的地方,当时我没有多想,可是回头细细琢磨,好像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第二次,我们约那个来取酿酒配方的人,去的也是千杯少,结果那个小子,对于地形比我们还要熟悉,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就跑掉了……他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走,毕竟沐四维想要拦他,也是拦不住的……所以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知道我的存在,怕我一路追踪找到他……为什么他又会知道我的存在呢?必然是有一个认识我的人,藏在暗处……我曾经用圆光术去寻找过朱酒真,可并没有找到,当时我以为他会是在很远的地方,亦或是被困在什么阵法之中,现在想想,怕不是这么回事,这个朱酒真的面貌,压根就不是他的木来面目……”

    张禹慢条斯理的说着,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接着才道:“还记得你我第一次斗酒,那个时候你输给了我,其中有一个细节,我却一直都记得。你坐碎了椅子,摔倒在地,在你起来的时候,你的肚子变得很大,就好像是一个怀胎十月的孕妇。对了……”

    说到此,张禹指了指胖大和尚的肚子,微笑着说道:“就跟你现在的肚子一样……平常的时候,你身材壮硕,而且还有着腹肌,我想按照一个正常人的身材来说,肚子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现在想来,他应该才是你本来的肚子,之所以会出现腹肌,想必是你练了某种奇怪的功夫,才会令人这般……”

    听了张禹的话,胖大和尚却不出声,只是表情凝重。

    张禹见他不说话,停顿了一下之后,接着又道:“你传授了我机关之术,让我感激不已。可是当我来到这里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从你那里学来的机关之术,好像不太管用了。每一次在我自以为找到机关的时候,往往打开的却是陷阱,为什么以前百用百灵的机关之术,到了这里就不好使了呢?原因或许只有一个,不是布置在这里布置机关的人太过高明,而是布置机关的人对我了如指掌。有一句话说得好,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很多时候,师父传授徒弟本领,都会留下一手压箱底的绝活。你故意留下一手不教,也是在情理之中,更何况,你当初压根就是有心算计我。你传授我机关之术,目的应该就是有一天将我引到这里来,因为你相信,只要我进到这里,便是插翅难飞,在劫难逃……实际情况,跟你的预料其实也差不多,若不是国安的人赶来相救,怕是我现在还困在地下室里,无法脱身呢……”

    “你说的这些,我真的听不懂啊……怎么还成了我传授你机关之术,然后再把你困死在这里……这我岂不是成了多此一举……”胖大和尚大咧咧地说道。

    “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你心中清楚,我既然帮了沐四维一次,如果沐四维再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帮助他第二次。所以,你想要从沐四维的嘴里得到酿酒的配方,首先就要过了我这一关。你跟我结拜,目的无外乎是想要知道我的底细,结果你发现,始终没有十足的把握杀掉我……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通过机关之术……可是,我对于机关一点不懂的话,到了这种地方,又很难找到你布置的机关,更加没有胆量,敢于自投罗网了……你传授我机关之术,其实是为了壮我的胆色,让我敢于在找到机关之后,继续冒险,进而钻进你给我设置好的死胡同里……”张禹淡笑着说道:“可以说,在我来到洪都,帮助沐四维的时候,你应该就已经做好了将我引到这里的准备。我今天到此,算是自己找来的,亦或算是被你给引来的,恐怕也只有你自己的心理最为清楚了……”

    “除了这些,还有别的吗?”大胖和尚这次冷冷地笑道。

    “功夫!”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你的功夫看起来跟朱酒真不一样,但同样刚猛无匹,还有就是,你一定研究过太极拳。因为最初你在和张银玲动手的时候,其实很容易就能打败他,可你却一直不出手打败她。这看起来看似让着她,同样也是诱她使出更多的招数。夜里你我动手之时,我的太极拳才会在你的身上,占不到半点便宜不说,反而差一点搭上性命。”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