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5章 不寻常的机关


    “不好!”

    张禹一看到侧方的墙壁上出现孔洞,心头登时一紧。好在他已经有所准备,之前又遇到过这么一出,所以他急忙趴到地上。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紧跟着,一连串的风声响起,“当当当当”的声音,更是响个不停。

    不用看,张禹也能够想到,肯定是两边墙壁上射出来的标枪撞到了一起。

    可就在这一瞬间,又有其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咯吱……咯吱……咯吱……”

    听到这突兀的声音,张禹急忙抬起头来,只是一瞧,不禁让他心头大骇。

    好家伙,刚刚放出标枪的两侧墙壁,此刻竟然移动开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中间合并。

    可以说,只要被两边的墙壁给夹住,即便张禹有神打符护身,不被当场给挤死,就被这么夹在当中,也得是死路一条。

    所以,张禹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他跟着快步朝下来的洞口冲去,倒得洞口下面,他脚尖一点地,身子纵跃而起,一把抓住上面垂下来的绳子。

    张禹都顾不得去拉拽三下绳子,是双臂用力,顺着绳子就往上面爬。等人爬进了洞中,张禹这才用力的拉拽了三下绳子。

    绳子开始向上慢慢的移动,张禹紧张的心情,也跟着平复下来。此刻他的心中,有的则是一阵失望。

    要知道,自己明明已经找到机关,他能够确定,人八成就是在那个墙壁后面。即便是不在,那只要过了暗门,自己就能有希望将人给找到。

    无奈下面的机关,实在是太过厉害,张禹不可能在下面硬撑。好在此刻,还剩下一条通道,自己只能把希望寄托到那里了。

    过了一会,张禹被拉到上面。从洞里出来之后,赵刚和灵弘子都是急切地问道:“怎么样?”“找到他们了吗?”

    “我进的是中间的那个洞,我在里面发现了血迹和酒味……”张禹也不含糊,当下就把自己在下面发现的一切,以及自己启动机关,无奈才上来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

    听了张禹的讲述,灵弘子说道:“这么看的话,师弟他们肯定是下去了。搞不好,人也受了伤……这、这该怎么办……”

    张禹随即说道:“现在还剩下左边那个洞没下去,我准备下去看看。”

    说完,他就蹲下身子,抓住了绳子,做好了下去的准备。

    赵刚见他这般,说道:“要不要吃点东西喝口水,休息一下。”

    “不用了,救人如救火,我现在也吃不下……”张禹说着,扭头朝后面看了一眼,又道:“我这就下去,你们上面帮忙扯好绳子。”

    “你放心好了。”一个拉拽绳子的男人说道。

    张禹当即将双脚放进洞内,一手抓着绳子,身子直接滑了下去。

    因为有绳子一点一点的向下放,向下滑的时候,也不至于走错路。来到三叉洞口的时候,张禹选择左侧的洞口进入。

    这种洞口的特点就是,如果关闭两个,只留下一个洞口,那在人滑下去的时候,真的是毫无选择,直接就会钻进去,然后滑到哪是哪。

    张禹顺着左侧的洞口下滑,慢慢地看到下面的实地。下面也是漆黑一片,全靠张禹居高临下,用探照灯照亮。他跟上次,一样,拽了下绳子,在绳子放下之时,手上松了绳子,跳了下来。

    与此同时,掌中亮出金钱剑,铜钱分散开来,护住他的身子。

    他脚踏实地,四下里一瞧,这个地下室内什么也没有,不过他却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这股味道,就是那股奇怪的香味。

    “嗯?”张禹的心头一动,案子讨道:“她来过这里……”

    张禹随即掏出一张聚火符,先行打了出去,将地下室内照明。

    地下室的面积同样不大,跟之前的两间大小差不多。

    张禹又从怀里掏出来八字寻命盘,罗盘上的指针现在已经不动了,张禹又掏出吴楠楠的内衣,咬破舌尖,喷了口到上面。

    罗盘上的指针随即转动起来,“哗啦哗啦……”

    很快,指针停下,指向他身后的位置。

    张禹转过身子,这次指针变自然是指向身前的位置。张禹信步向前,一直走到前面的墙壁前,指针依旧指着前面。由此一来,张禹能够确定,人应该不是在地下的位置,而是在前方。

    他将八字寻命盘和内衣揣好,然后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墙壁。

    只片刻功夫,张禹就发现,水泥墙壁之上,有着两道缝隙。缝隙笔直,跟先前看到的一样。

    不过这一次,张禹留了心眼,他没有马上去敲击面前的石壁,而是先朝侧方的墙壁走去。

    来到左侧的墙壁这里,他开始轻轻敲击,很快发现,这道墙壁里面的情况,跟上一间石室里面一样,里面每隔五公分,就有一个孔洞。

    敲击完这边的墙壁,他又敲击后面的墙壁,这边的墙壁之上,都是实心的,没有任何发现。张禹随后又去敲击右侧的墙壁,这边的墙壁之上,照旧藏着机关,都是孔洞。

    敲过之后,张禹才再次回到有门的那个墙壁之前。张禹知道,这个机关跟之前自己碰到过的一样,所以这一次,必须要拿出百分百的精神,决不能再失手。

    他顺着墙壁慢慢敲击,开始的时候也都是实的,后来有了空洞的声音。当他敲击到石门右侧的时候,终于敲出了那个“嘎吱”的声音。

    声音一出现,张禹即刻停下手来,没敢在继续敲击。

    发出这种声音,通常确实是机关将要开启的声音。可是之前的遭遇,让他着实不敢乱来,以免再触动机关。

    可是,不去敲击,又如何能够打开机关呢。张禹轻轻皱起眉头,也只能继续在周边轻轻瞧着,以确定下一步往那边敲击。

    往下敲得时候,墙壁中又响起“嘎吱”的声音。

    张禹仍然只敲击了一下,就停下手来,他在心中说道:“继续往下敲得话,会不会又是那个样子……不能继续往下敲了……我得小心……可是,不往下敲击,又如何打开机关呢……这里面,到底有着什么名堂……”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