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6章 动手


    “哪里走!”

    张禹一看到黑影朝他这边跑来,那是不由分手,只一抬手,金钱剑就直接飞了出去,射向黑影。

    刚刚在往这边跑的时候,他就已经亮出金钱剑。此刻时刻,黑灯瞎火,大晚上的,虽然看不到目标的面目,但张禹张禹基本上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个黑影十有**就是目标。

    “呀!”

    金钱剑这一出手,旋即便飚射到黑影的面前,黑影登时发出一声惊叫。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张禹的速度快,金钱剑虽然出手,但身子依旧如同离弦之箭,飚射向前。

    只一个起落,他便能看清那女人的大概样子。女人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身上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是一双黑色的运动鞋。而那模样,正是自己在千达广场卫生间看到的女人,这女人自然也正是他们寻找的目标。

    女人面对射到面前的金钱剑,虽然怔了一下,却也是立刻出手。

    她提起右掌,一掌抓向金钱剑,在她的右掌之上,瞬间罩起一层红色的血雾

    就在金钱剑即将就要触碰到她的掌心之时,先行于那团红色的血雾接触,旋即便停了下来,发出“嗡嗡嗡”的声响。

    说句实在话,张禹还真就没有想到,对方能够接住他的金钱剑。

    要知道,以张禹现在的修为,随随便便一出手,也不是一般xiū liàn高手所能接得住的。特别是眼下这个女人,充其量只是刚刚得到某种法器,亦或是某种xiū liàn的法门。可是她却能够一出手,就接住张禹的金钱剑的攻击,怎不叫人吃惊。

    但张禹的战斗经验何等老练,左手直接掏出玉虚绳,作势就要甩出玉虚绳。可不等他的玉虚绳出手,前面的金钱剑已然不再颤动,而是向前继续射去,正中女人的右手掌心。

    “啊……”

    女人登时发出一声痛苦,身子就势向后抛飞出去。

    “噗通”一声,人结结实实的摔落在地。

    “也不过如此!”

    见到女人摔出去,张禹淡淡一笑,在他看来,这才是对方应该有的实力。

    玉虚绳攥在手里,张禹便没有跟着甩出,而是先收回金钱剑,拔腿慢慢地朝对方走去。

    在他看来,目标已然是他的囊中之物,根本是逃不掉的。他的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女人,同样也是防止女人逃走。

    “你到底是什么人?”张禹的嘴里发出平和的声音。

    “你又是什么人?我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来伤我!”女人恨恨地说道。

    “你乱杀无辜,贫道今日自然是来除魔卫道的!”张禹正色地说道。

    “除魔卫道……哈哈哈哈……”女人发出不屑地笑声,看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到了这步田地,你也能笑得出来吗?”张禹面带微笑吗,反问了一句。

    “不笑,难道还哭吗?我已经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哭了!”女人冷冷地说道。

    “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张禹认真地说道:“吴楠楠,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劝你现在不如回头是岸,跟我回去自首,说出一切!”

    “你……”听了这话,女人明显一怔。

    “你以为你学会了画皮之术,能够隐瞒外表,我就不知道你的本来面目了么!”张禹正色地说道。

    “那……那又如何!”女人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说着,她就要从地上爬起来。

    张禹当即说道:“我劝你最好老实点,否则的话,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你……”女人瞪向张禹,她一只胳膊已经撑住身子,但听了张禹的话后,却又不敢乱动了。

    毕竟张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自己连一个回合都招架不了,负隅顽抗也是没有用处的。

    见对方老实,张禹说道:“吴楠楠,现在我要不需要你说的太多,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谁指使你冒充沐华仪,在水游城杀人的就好。”张禹平和地说道。

    “我要是不说呢!”吴楠楠瞪起了眼珠子。

    “不说也可以,但我告诉你,我能有一万种办法让你说。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张禹的声音沉了下来。

    吴楠楠咬了咬牙,眸子中透出来一抹杀机。

    也就在这一刻,在吴楠楠后面的一棵大树后面,猛地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阿弥托佛!”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件黑色的袈裟在树后凭空飞出,好似一张黑色的大网,以风卷残云之势,朝张禹的头顶罩去。

    张禹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会藏着一个人。当然,这也是因为张禹刚刚的目标一直都是吴楠楠,所以也没有发现,树后有人。自然,这也说明树后的这个人,也不简单。

    面对飞过来的袈裟,张禹自然也不畏惧,他手掌一翻,一把黑色剪刀就从张禹的袖口中射了出来。

    剪刀跟着变大,刀口张开,直奔袈裟减去。

    “刷!”

    张禹的剪刀极快,可是那黑色带着金丝的袈裟,却是在一直旋转。因为袈裟的旋转,剪刀才一触碰到袈裟,竟然直接向后弹了出去。

    他的黑色剪刀,现在已经不太管用,遇到厉害的法器,显然是无力发挥。这一点,张禹已然司空见惯,只是剪刀素来是沙发的克星,这次直接迸飞,确实是有点太过逊色。

    袈裟转瞬间就来到张禹的头顶,张禹已经不止一次面对袈裟的攻击,这次黑色剪刀不管用,袈裟又来到头顶,张禹急忙亮出一张狂风符。

    “噗”地一声,风声大作,一股狂风直接从张禹的地面鼓起,将头顶罩下的袈裟稳稳的顶住。

    可是那袈裟的威力太强,哪怕是有狂风大起,却也只能勉强挡住袈裟,根本无法彻底令他解脱。这袈裟的威力,可以说是张禹见过最强的袈裟了。

    “混蛋!”

    张禹大喝一声,右手金钱剑立时化作大四象阵,迎向袈裟。

    铜钱化作一张大网,跟袈裟纠缠到一处,一时间竟然是难舍难分。

    “快跑!”这时,树后面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喊声。

    地上的吴楠楠听了这话,急忙起身,转身就要逃跑。

    张禹见她要跑,如何能够让她走掉,手中的玉虚绳直接甩出,“刷”地一声,朝吴楠楠席卷而去。11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