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5章 确有其人


    “看不出来真假……”“强大的灵气和正气……”“不可能是真的吧……”“掌教佩剑怎么可能流落在外……”……在坐众人都是天师府的高手,对于张真人的实力,同样也都清楚。现在张真人说,看不出来这把剑的真假,那这里面问题可就大了。完全能够说明,这把剑搞不好跟真的掌教佩剑差不多啊。

    “是,天师!”张真人当即双手捧着长剑,恭恭敬敬的朝前面走去。

    张天师是盘膝而坐,张真人来到父亲的面前之后,躬下身子,将长剑呈到父亲的面前。

    张天师伸手接过,他先是打量了两眼,跟着感受到剑上浓郁的灵气与浩瀚的正气。

    感受到这个,张天师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忍不住说道:“怎么跟我佩剑上的灵气与正气一样……”

    “什么?”“不可能吧。”“这把剑是哪来的?”“天师,历任掌教佩剑上,都刻有名字,不知道这把剑上有没有。”“对,历任掌教佩剑上,都刻有名字的。”……众人一听到张天师这般说,也全都愣住了,一个个纷纷说道。

    得到众人的提醒,张天师随即将长剑给抽了出来。“呛”地一声,众人的目光也伴随着这一声,集中到长剑之上。

    当然,他们的距离远,就算是有字,那也是刻在剑身之上,他们怎么可能看到。

    也就是张天师和站在他身前的张真人,此刻能够真切的看到,剑身之上刻着的三个字——张易航。

    “张易航……”张真人忍不住念了出来。

    “张易航。”“是咱们天师府的吗?”“咱们天师府是有易字辈的。”“没错,我还记得易字辈天师的名讳,叫作张易峰。”“对对对,我也想起来了,易字辈天师的名讳确实是叫张易峰。”“但是,好像没有张易航吧。”……众人又是纷纷嘀咕起来。

    别看他们都属于有身份有地位的高手,可是眼下的事情,对于天师府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这才忍不住左顾右盼。

    “咱们天师府易字辈的天师,确实只有一位,应该是在明末时期……”张天师在众人的声音停歇之后,缓缓地说道:“张易航这个名字,我以前也没有听说过……”

    说到此,他扭头看向下手坐着的一个老道,说道:“承宗师弟,你负责天师府的族谱,可曾记得本教有这么一位前辈?”

    “天师,我也不记得……要不然,我现在就回去查查。”张承宗马上说道。

    “嗯。速去速回。”张天师点头说道。

    “是。”张承宗站了起来,快步朝外面走去。

    等他出了殿门,张天师看向下面站立的小丫头,温和地说道:“银铃,这把剑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是张禹在fèng huáng县的fèng huáng山上找到的,原本他也不知道这是本门的掌教佩剑,拿回来的时候,刚好被我和师兄看到,我们两个人一下子就认出这是咱们天师府的掌教佩剑……原来这把剑是……”张银玲当下,就按照张禹的说法,将得到这把剑的始末,如实说了一遍。

    听了这丫头的讲述,在坐众人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会想到,在fèng huáng山上竟然还会有崖墓,崖墓之中,竟然会埋着这样的一把剑。

    张天师也不禁为之动容,他慢吞吞地说道:“真的是奇也怪也……”

    小丫头马上说道:“这是张禹在追查陷害沐华仪的真凶时,碰巧找到的。如果真的是咱们天师府的掌教佩剑,他还想打听一下,墓里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能够对找到真凶,有所帮助……”

    “这样啊……”张天师温和地说道:“他帮咱们天师府找到了这把剑,也算是立了大功。如果能够找到什么线索,我一定会告诉他的……”

    “多谢天师。”张银玲欢喜地说道。

    他们等了不大功夫,殿门被外面推开,之前出去的老道张承宗返了回来。

    张承宗拿着一本书走了进来,在这本书的封皮上,写有“宗谱”二字。

    他一直来到张天师的面前,躬身说道:“参见天师,我在宗谱之上,找到了张易航前辈的名字。”

    “上面是怎么介绍的……”张天师温和地说道。

    “上面写的是……”张承宗迟疑了一下,说道:“上面的说法是,当年张易航前辈乃当代天师的长子,同样是掌教大弟子……在当代天师闭关xiū liàn之际,张易航前辈于三十岁之时,便担任天师府代掌教一职,并且得到上下的认可,被认为是未来的天师……两年后,提前授予掌教佩剑……”

    “竟然还有这样一件事……”张天师微微点头。

    而其他的人,则是疑惑起来,一个个都忍不住窃窃私议,“既然都已经提前授予掌教佩剑,那为什么易字辈天师会是张易峰呢?”“对啊,但凡出任代掌教,且提前授予掌教佩剑的,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新任天师,不可能另换他人的。”“除非是继任天师之前,出了什么大的状况,比如说在就任大典之前飞升。”“那也不应该,就算是飞升,掌教佩剑也不可能流落在外。”……

    “咳咳……”听到众人的议论,张天师故意咳嗽了两声。

    偏殿之内立时安静下来,再没有一个出声的。

    张天师又行说道:“还有别的记录吗?”

    “宗谱之上,记录的只有这些,因为着急回来禀报天师,我就没有去查看历代天师行录和天师府大事记录。我估计,张易航前辈作为代掌教,即便没有历代天师行录,但掌教突然换人的事情,绝对是本教大事,天师府大事记录上面,肯定也会记载。”张承宗正色地说道。

    张天师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现在就回去仔细查找,不用着急,不管是历代天师行录,还是天师府大事记录,都要翻查一遍,但凡有的相关内容,都一定要拿来。”

    “是,天师。”张承宗点头答应。

    当下,他将手里的宗谱呈给了张天师,然后转身离开。

    在他的走后,大家伙的目光,全都集中到张天师手里的宗谱之上。

    张天师直接翻开,关于张易航的那一页,张承宗已经用书签别好,马上就能看到。看过之后,上面的内容和张承宗说的差不多,张天师顺手放到一边,又开始静静地等待。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