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1章 崖墓


    “什么!”一听到李如轩的声音,张禹更是一惊,急切地问道:“你说什么……掌教佩剑……天师府的掌教佩剑……”

    “对啊……这把剑,是跟爷爷的佩剑一样……”小丫头张银玲现在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ζ

    “没错!一点也没错!这把剑的样式,跟我们天师府的掌教佩剑,一模一样!”李如轩又行说道。

    “是你们天师府的……”张禹看着小丫头手里的剑,一瞬间,他隐约真的能够确定,这把剑的无疑。

    不说别的,就是剑上那浓郁的灵气,以及剑上的浩瀚正气,便不是一般人所能够驾驭。

    说是天师府的掌教佩剑,那肯定没毛病,能够驾驭这把剑的人,必须得是正派的绝顶高手。历任天师府的掌教,必然都是绝顶高手。

    “使我们天师府的……”小丫头连连点头,跟着好奇地问道:“这把剑,你是从哪里捡来的?”

    李如轩随即也看向张禹,说道:“张真人……这把剑……您真是捡来的……”

    天师府的掌教佩剑,基本上可以算是天师府最高规格的法器了。这东西,是随随便便就能捡到的吗?开什么玩笑?

    张禹现在都有点蒙圈,自己在棺材里捡到的这把剑,怎么可能是天师府的掌教佩剑呢?这把剑,为什么会出现在棺材里,成为了那个女人的陪葬品。想不通,实在叫人想不通。

    迟疑了一下,张禹想到一件事,说道:“你们天师府的掌教佩剑上,都刻着名字吗?”

    “不仅仅是掌教佩剑,只要是佩剑,都会刻名字。”李如轩说道。

    “这把剑上就刻着名字,你们看看,是不是你们天师府掌教的名字。”张禹马上说道。

    “好。”小丫头答应一声,旋即将剑从剑鞘里拔了出来。

    “呛”地一声,长剑出鞘,几个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剑身之上。

    只见剑身上刻着三个字——张易航。

    “张易航……”李如轩忍不住念了出来,然后看向张银玲,说道:“师妹,你可记得历代掌教的名讳……”

    “这个……我也记不得了……”张银玲摇头说道。

    虽然二人记不得天师府有这么一位叫作张易航的掌教,可是张禹基本上能够确定,这把剑肯定是天师府的无疑。

    天师府的历任掌教那么多,主要的能被人熟记,不是主要的,一时间记不起来,也属于正常。

    但是张禹能够意识到,这件事十分的重要,他如实说道:“昨天我们去fèng huáng山,在悬崖峭壁那里,发现了一个山洞,那个山洞之中,埋着一口棺材,这把剑就是在棺材里发现的。除了棺材之外,我还看到了一个女人的骸骨……”

    “还有这样的事儿……”小丫头不禁咋舌。

    “崖墓!咱们天师府的崖墓!”李如轩即刻叫道。

    “崖墓……”张禹旋即想了起来,自己第一次去天师府的时候,就去看了崖墓,当时还有升棺表演。张禹跟着说道:“没错!应该就是你们天师府的崖墓!”

    “对对对……那是咱们天师府沿袭而来的殡葬,怎么……在fèng huáng山上也有……棺材里的是女人的骸骨……还有我们天师府掌教的佩剑……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张银玲很是错愕地说道。

    李如轩琢磨了一下,然后急切地说道:“师妹,我觉得这件事非同小可,咱们应该马上带着这把剑返回天师府,请掌教天师定夺。”

    “没错、没错……”小丫头忙不迭地点头,说道:“得把剑带回去,交给我爷爷!”

    张禹也是点头,说道:“这既然是你们天师府的重要法器,那理应带回天师府。原本我也应该跟着前往,只是一来太过疲惫,二来洪都这边还有事情,就不能跟着你们一起回去了。我看要不然这样,我让弟子随同你们一起回去,禀告天师,也请二位帮忙打听一下,这位张易航前辈,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掌教佩剑会陪葬在那里。”

    “好……你放心好了……我回去之后,一定跟爷爷打听一下……”小丫头点头说道。

    “那咱们这就下去,我找个东西,把剑给包上。”张禹说道。

    房间里其实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作为包裹,还是张禹给李明月打了个电话,让他去边上的超市买了一个特大号的皮箱回来,将剑给装进去。

    随后,张禹又安排李明月带着一名师弟,随同张银玲二人回天师府,如果有什么事情,及时联系。

    就这样,张禹和冷凌雪将张银玲等人送到楼下,也没有开李如轩的车,就坐张禹他们的依维柯,即刻前往天师府。

    看着依维柯走后,张禹和冷凌雪前往餐厅吃饭,吃了早饭,二人就上楼休息。

    从电梯口出来,需要先经过张禹的房间,跟着才是冷凌雪的房间。张禹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很是自然的掏出房卡开门。冷凌雪看了一眼张禹的房间,双颊突然一烫,但她并没有离开,而是停下脚步,等张禹把门开了之后,就往里面进。

    张禹一见她要进去,连忙说道:“你来做什么?不回房间休息啊……”

    “我有事跟你说!”冷凌雪没好气地来了一句,旋即进到房间。

    来到床前,冷凌雪迟疑了一下,她这次没敢shàng chuáng,径直走到窗户边的沙发那里。这个沙发是一个单人沙发,还陪着一个脚踏,冷凌雪坐到沙发上,跟着将双腿放到脚踏上。

    张禹微微皱眉,关了房门进来之后,先到衣柜那里tuō yī服,嘴里说道:“又有什么事?”

    “你自己说的……你这家伙,可真是满嘴跑火车,之前我问你,剑是从哪来的,你说是插在悬崖上……现在怎么回事,竟然发现了崖墓……怎么个意思啊,还瞒着我……”冷凌雪颇为不满地说道。

    张禹也不回头,说道:“这事有些诡异,当时我寻思着,让你们知道,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就没有说……”

    “咱们现在是一起破案,什么好事坏事的……除了这把剑,你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发现啊……对了,我记得你上次在邰万年家小区的命案现场就问过我,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咱们回来的时候在车里,你又问了这个……你这家伙,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地方……”冷凌雪撇着嘴说道。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