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8章 人皮


    张禹看着女人的脸皮和脱离血肉的白骨,总是觉得是那样的怪异。

    “别的地方的皮肤都烂没了……甚至在脖颈这里,血肉都烂光了,为什么还有皮肤没有烂呢……”张禹实在是难以理解。

    这一次,他实在是有点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抬起手来,伸进了棺材里。

    他的手摸到了脖颈那里的皮边,皮质十分的柔软细腻,摸起来十分的光滑。

    张禹用手指把皮边给捏住,在这一刻,他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触动,那就是他不自觉的想要了一样东西。

    没错!这个东西不是别的,乃是人皮面具。

    想到这个,他的手稍微一用力,就听“哗”地一声,骸骨脸上的面皮,竟然真的被他给掀下来三分之一。

    “还真的是人皮面具!”张禹立刻确定了这一点,他的手再次用力。

    “刷”地一下,这一次,骸骨脸上的整张面皮,都被张禹给一下子揭了下来。

    他跟着一瞧,便能看到女人的那张脸。这并不是白骨,而是有血有肉的一张脸。只不过,是只有血肉,再没有皮肤。

    “怎么会这样……这……这……”张禹无比的惊诧,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将人皮面具揭下来之后,女人的脸会是这样的。

    如果面皮下面的是白骨,张禹也能接受,如果下面另外一张脸,张禹也能接受。可是,现在这幅样子,实在是难以想象。

    他愣了一会,随后将那张人皮面具,拿起来仔细观瞧。这确实就是一张人皮,经过什么处理,张禹却是看不出来的。不过这人皮能够在女人身上的皮肉全都溃烂不见,只剩下白骨之后,依然能够完好无损,确实是非同小可。更为要紧的是,在这张人皮之上,还带着一丝丝的邪气。

    “邪气……这张人皮上面,怎么会有邪气呢……按理说,不应该啊……”张禹又看了看,另外一只手上拿着的那把剑,“这把剑上充满了正气,剑的主人也绝对不可能是邪魔外道,为什么他会把剑留在这样一个女人的棺材里……难道说,剑不是他留下的,而是他被人杀人,杀人他的人把剑放在了女人的棺材里……可是,以这把剑上的灵气和正气,得是什么样的邪派高手能够杀死他……不过,世事无常啊……想不通,还是想不通……”

    想到最后,张禹不禁摇了摇头。

    片刻之后,他又看向棺材里的骸骨,女人脸上血肉模糊,看起来,照样让人感觉诡异。

    人死成这样,已经是死的不能死了。别的地方都烂光了,怎么就这张脸没有烂掉。

    也就是在这功夫,女人脸上的血肉,突然开始散落,滑落到四周,露出血肉下的骨头。

    “烂了……”张禹深吸了一口气,隐约之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人皮……一切都是因为这张人皮……她的脸若是没有这张人皮,怕是也早就烂光了……”

    “这张人皮,到底是件什么东西……”张禹又看向手里的人皮,很快在他的心中,又闪现出来一个念头,“变脸……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在这一刻,张禹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那个biàn tài杀人狂,每次都是以不同的面目出现,这正是印证了张禹的猜测,对方是靠着人皮面具才做到的这一点。

    还有就是,凶手每次在杀了人之后,都会剥下对方背上的皮,那并不是因为biàn tài,而是因为她需要这个人的皮来做人皮面具。

    凶手下手的目标,年纪都不大,全都是三十以下。张禹看过这些人的照片,基本上各个都是小白脸,也就是说,他们背上的皮,也一定不会差了。

    当然,用女人的皮,或许能够更好。可凶手始终都选择这样的男人,这其中或许有女人的心思,又或许有着其他的原因。

    “凶手看来真的来过这里……吴楠楠……她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张禹又在心中嘀咕起来,“她肯定不会发现,这下面还埋着一个人,只是看到了箱子里的东西……箱子里装着的,会是制作人皮面具的法器么……如果是这样,当初将尸体埋在这里的人,为什么没有把法器一并放到棺材里,而是要放到外面呢……还有,吴楠楠哪怕是学会了炼制人皮面具的方法,但她终究还是一个弱质女流,怎么就能徒手将男人给按在浴缸里溺死呢……难不成,还另外有什么xiū liàn秘籍什么的……”

    张禹自然不会猜出来,那个箱子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东西。不过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很多。张禹将人皮揣进怀里,又看了眼棺材里的白骨和手上的长剑。

    先前他本来是打算将长剑重新放回棺材的,可是眼下,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把剑,实在是太过宝贵,而棺材里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将剑和女人放在一起,属于羞辱了这把剑。而且,这把剑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派上什么用场。

    “先给带回去吧……”张禹带着剑,从棺材旁跳到了上面。

    他的心念一动,黄巾力士又开始干活,将棺材盖给盖上,跟着开始动手将泥土冲进给填上。

    忙活完这些,张禹收了黄巾力士,自己提着剑朝进来时的陡坡走去。

    他顺着陡坡,一路走了上来,回到平台之上。站在平台上,张禹看不到刚刚的入口,看来这个幻阵,确实不简单。而张禹也不打算破掉这里的幻阵,留下幻阵,起码不会让人随便发现这里的棺材和埋着的骸骨。

    眼下天色有点蒙蒙亮了,前面就是悬崖,从这里跳下来,就能回到来的地方。

    但是站在这里,张禹的心头再次疑惑起来,“会是吴楠楠么……如果是她不小心摔落到这里,那她即便得到了箱子里的东西,又是怎么下去的呢……”

    他四下打量起来,当他面对着山壁之时,突然看到,在右侧的山壁那里,竟然有着一个个的孔洞。

    这个孔洞,五个为一组,就好像是人的手指头抓出来的一样。

    “嗯?”看到这些孔洞,张禹马上绕了过去,来到山壁之前。

    他仔细打量,一点也没错,这些孔洞确实是被人用手抓出来的。凭着那孔洞的宽度,不难看出,这jiǔ chéng九是女人的手指头。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