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5章 香味


    张禹独自走到山壁之前,冷凌雪和邰万年虽说是跟在他后面,却也没有距离特别的近。℡

    二人时不时的看张禹,又时不时的看向那陡峭的悬崖峭壁。

    邰万年没有见过张禹的真正本事,所以他难免在心中嘀咕,就这怎么上,难道还能肋插双翅飞上去。

    即便是见过张禹一些本事的冷凌雪,心中也难免会诧异,张禹到底怎么上去。

    站在山壁前的张禹,伸手拍了拍面前的山壁,他微微点头,脸上仍然是带着自信。

    就见他伸手入怀,先是掏出了玉虚绳。紧跟着,又掏出了黑色剪刀。

    张禹将黑色剪刀向上面一丢,“刷”地一下,黑色剪刀直接变大,戳入上面的山壁之中。张禹手中的玉虚绳只是向上一甩,旋即就将黑色剪刀的手柄给卷住。张禹拉了一下,跟着心念一动,玉虚绳跟着窜动,硬是将张禹直接拽到黑色剪刀之上。

    他踩着黑色剪刀,左手一翻,亮出了七星刀。七星刀旋即向上射去,“夺”地一声,也戳入石壁之内。张禹只需要心念一动,绑在黑色剪刀上的玉虚绳就为之松开,他轻轻向上一甩,玉虚绳跟着就缠住七星刀的刀柄。

    张禹攥着玉虚绳的另一头,心头又是一动,黑色剪刀从山壁中出来,回到手中。脚下虽然腾空,但因为右手攥着玉虚绳,有七星刀在上面固定,却是安然无恙。他再次将黑色剪刀向上甩去,“嗤”地一声,黑色剪刀变大之后,飞到七星刀上面的位置,戳入山壁之中。张禹再次驾驭玉虚绳,玉虚绳只管向上一甩,将张禹的身子甩了上去,张禹的双脚又一次稳稳地踩在黑色剪刀之上。

    站在剪刀之上,张禹拽着玉虚绳,又将七星刀和玉虚绳一起向上面甩去,予以固定,不让自己掉下去。然后收了脚下的黑色剪刀往上丢,自己再借着玉虚绳向上的一甩,跳到黑色剪刀之上。

    凭着这一手,张禹是越爬越高。下面站着观看的冷凌雪和邰万年都已经懵了。邰万年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这是什么本事啊……”

    冷凌雪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你们俩不是认识的早吗?你还不知道吗?”邰万年说道。

    “我们俩……认识的也不算早……”冷凌雪撇了撇嘴。

    说句实在话,虽说二人当初在黄金海岸和fǎ yuàn见过面,却也没说话。真正的认识,还是在张禹以“张龙”这个身份跑到双星大厦的时候才认识的呢。

    张禹的表现十分从容,可随着张禹越爬越高,冷凌雪却不自觉的担心起来,为张禹捏了把汗。

    渐渐的,她从下面已经看不到张禹的影子了。

    “他不会摔下来吧……应该不会……对,肯定不会的……他的本事那么大,既然敢上去,那就绝对不会有事……”冷凌雪在心中不住地这般说道。

    用之前廖警官的话说,这里距离吴楠楠摔下来的驼峰背,能有400米高。

    这是何等的高度,直线跑四百米,或许不觉得怎么样,可若是垂直的四百米,人在往下看的时候,都会眼晕。

    张禹爬上去了能有二百多米,因为是天黑,四下里看的着实不太清楚。哪怕是有星光,也看不出去多远。不过若是往下看的话,也多少让人心里打鼓。

    好在张禹心里有底,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有狂风符呢,就算真的掉下去,也能保住性命。

    峭壁之上,却也不是完全光秃秃,偶尔也能看到,有山壁中长出来的树木。这种情况,也不稀奇。

    张禹时不时的四下张望,当他爬到能有三百多米的时候,突然看到,左侧方有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倒也不大,差不多能有四平米的样子,容纳下两三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他又往前跳了一次,这次能够看到平台之上,上面是啥也没有。这让张禹皱了皱眉,若说有个山洞什么的,那问题肯定是在这上面,上面啥也没有,只能算是天生的了。

    确定没有其他,张禹又打算往上爬,可是这一刻,他多少也有些疲惫。看似他没出多大力气,但每一次自己收回脚下的黑色剪刀时,右手都要死死地攥住玉虚绳,手掌勒的生疼。略一琢磨,张禹决定到那平台之上,休息一会。

    毕竟这一个劲的往上爬,只能站在黑色剪刀之上,太过局限,人也不轻松。拿定主意,张禹收了黑色剪刀,朝平台上方丢去。

    “嗤”地一声,剪刀落到平台上面,张禹心念再动,借着玉虚绳的劲儿,身子朝左侧的平台上甩去。人一到平台之上,他一把抓住了黑色剪刀,人也跟着稳住身子。

    可就在这一刻,张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因为就在这平台之上,竟然有一股阵法的气息。

    “嗯?”感受到阵法的气息,张禹愣了一下,心中嘀咕起来,这里怎么会有阵法的气息,难道说,有人在这里布置了什么阵法。

    他的双脚也没落到平台之上,人迟疑了片刻,又在心中琢磨起来,就这么个地方,什么人会无缘无故的布置阵法,显然是有问题的吧。

    “不管怎么说,我也得看看,只有看了,才能确定,这里到底有没有问题。”张禹拿定了主意,当即收回了玉虚绳和七星刀。

    他跟着,只是一拽,黑色剪刀也被他从石壁之中抽了出来。

    黑色剪刀一离开石壁,张禹的身子跟着下落,他的双脚距离平台也就是四十公分的高度,并不算什么。然而,这往下一落,张禹竟然没有踩到平台,而是踩到一个大斜坡上面。

    因为没有准备,这个坡又有些陡,张禹一屁股坐了下去。紧接着,他就身不由己,顺着陡坡向下滑去,就跟坐滑梯似得。

    好在没滑出多远,也就是大概二十米的样子,他就坐到地上,身子不再继续向前滑动。

    在他的眼前,此刻是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不过,也就在他停留在此能有一秒钟的功夫,张禹心头却不由自主的一颤。他嗅到了一股味道,这是一股香味,是一股特殊的香味。

    香味并不浓郁,却也不是很淡。这股香味还特别的怪异,就跟上次在死者卫生间内嗅到的香味是一模一样。只是要比卫生间内的香味浓上一些。

    ****

    告别2018,来到2019,老铁祝诸位亲哥亲姐们在新的一年里,财运、桃花运、事业运、健康运全都旺旺旺!!!6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