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6章 博弈


    冷凌雪没有想到,张禹竟然直接shàng chuáng躺着。 小 说. 上次的时候,张禹明明是坐到了椅子上。

    她撇了撇嘴,冷冷地说道:“你干什么啊?”

    “我啥也没干……”张禹大咧咧地说道。

    “谁叫你shàng chuáng躺着的?”冷凌雪不满地说道。

    “这是我的房间,床也是我的,我需要让人叫吗?”张禹直接反问。

    “你……”冷凌雪让张禹噎了一下,但是律师终究是律师,冷凌雪随即说道:“男女有别,你是不是应该让着女生一点……”

    “那也分时候,我现在都困死了。你有什么事就赶紧说,说完也赶紧回你自己的房间睡觉吧。”张禹说着,打了个瞌睡。

    冷凌雪见他打瞌睡,自己也不自觉的打了个瞌睡,冷凌雪跟着揉了揉眼睛,说道:“警方怎么会突然决定让沐四维把沐华仪给带走呢,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原因,实在是有点让人想不通啊。”

    “这么说吧,警方之前应该是认定沐华仪跟剥皮杀人案有关,认为她很有可能是凶手。可是今天早上,又有剥皮杀人案出现,自然也就洗脱了沐华仪biàn tài杀人狂的嫌疑。”张禹说道。

    “这个还用你说,可就算她不是biàn tài杀人狂,同样也是水游城杀人案的主要嫌疑人。通过视频证据和所说的那件睡衣证据,也能够证明沐华仪就是凶手。警方能让提前接触律师,我认为都算不错的了,怎么可能允许保释。”冷凌雪也是满心疑惑。

    “估计是警方实在找不到biàn tài杀人狂,而沐华仪的案子,看起来铁证如山,但这其中,必然也存在着疑点。尤其是两个案子之间,有着相似之处,所以我怀疑,警方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通过沐华仪这条线索,找到真正的biàn tài杀人狂。”张禹说道。

    “这么说的话,倒也有些道理。那你认为,通过张银玲的这条线,真的能够找到凶手吗?”冷凌雪问道。

    “不对!”这话才一问完,冷凌雪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又道:“张禹,你说警方要通过沐华仪这条线索,找到真正的biàn tài杀人狂,那警方必然会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控沐华仪。这不仅仅是要防止人跑了,更是要找到biàn tài杀人狂。我现在都怀疑,沐四维的家里,或者是沐华仪的身上,被警方安装了qiè tīng器。”

    “这……”张禹确实是发现了有人监控沐华仪,但是冷凌雪的话,也着实提醒了他。安装qiè tīng装置的事情,那是很有可能性的,搞不好是百分百安装了。

    张禹虽然能够发现有人窥视,但是无法确定有人监听。

    “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在跟沐华仪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些了。”张禹说道。

    “这个是必然的,不过一些事情,咱们同样也可以通过这个,让警方知道。毕竟沐华仪还是戴罪之身,只有让警方查明真相,找到真凶,才能洗脱沐华仪的罪名。”冷凌雪说道。

    “找到真凶……”张禹沉吟一声,说道:“那就只能利用沐华仪了……”

    “这话怎么讲?”冷凌雪问道。

    “咱们现在只能假设,想要酿酒配方的人和这个biàn tài杀人狂是一伙的。就算不是一伙的,也会存在某种雇佣关系。对方的目标是想要酿酒的配方,现在沐华仪被保释回家,对方想要得到配方,短时间内显然没有可能。所以,藏在幕后的那个人,肯定会着急,搞不好会故技重施,再想办法算计沐华仪,逼沐四维交出配方。”张禹认真地说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在对方再次算计沐华仪的时候,将这个真凶给抓起来!”冷凌雪说道。

    “没错!”张禹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对方会在什么时候算计沐华仪……另外,沐华仪现在还属于戴罪之身,不是说给予保释,她就没事了……对方完全可以等……”冷凌雪有点担心地说道。

    “在咱们的手里,还有一个筹码,这个筹码就是唐星。咱们可以通过唐星,给对方传递一些错误的情报,然后让对方做出错误的判断。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可能犯错。”张禹说道。

    “这个法子不错……”冷凌雪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有点当侦探的潜质。”

    “现在只能是尽力而为。”张禹说道。

    “这种博弈,真的是很有意思。我相信,你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冷凌雪慢吞吞的说着,跟着合上了眼帘。

    “博弈……很有意思……确实是一场博弈啊……只是不知道,这个biàn tài杀人狂为什么要杀人剥皮,她应该是一个高手……难道是为了xiū liàn……如果真的是这样,估计能容易找一些吧……”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

    说完这番话,他没有得到冷凌雪的回应。

    张禹扭头一看,才发现冷凌雪已经闭上了眼睛。冷凌雪的呼吸十分均匀,已然是睡着了。

    “睡的也真够快的了……”张禹说着,也打了个瞌睡,他也是困得要命。

    一个人总是这么奔波,哪里受得了。张禹也闭上了眼睛,很快睡了过去。

    冷凌雪是靠着床睡的,她的身上穿的是黑色的毛衫,腿上穿着黑色的皮裤,脚上还穿着一双黑色的长靴。之前没睡着的时候,她的双脚还能特意悬起来,不放到床上,可在人睡着之后,就不会管这么多了。

    脚这么空着,是一件不舒服的事情,睡梦中的她,身子一翻,双腿就彻底放到了床上。而她的的身体,也不在是靠着床头,而是侧身躺到了床上,正好是面朝张禹。

    张禹是仰天躺着,她的脸颊压到了张禹的肩膀上,两个人现在睡得都死,谁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睡着睡着,张禹的身子不自觉的翻了一下,方向是冷凌雪的那一侧。他这边一翻身,冷凌雪的身子跟着就平躺开来,而张禹这次成了面朝冷凌雪。他的一只左手,无意识的放到了冷凌雪的身上。

    冷凌雪显然也没有觉察到这一点,睡的那叫一个香。睡觉的时候,时间通常过得都很快,二人这般姿势睡着,天色渐渐黑了下去——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来快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