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1章 排查


    “其实想要知道人在什么地方,那还不容易。只要知道电话号码就可以了,以警方的手段,通过电话号码,基本上就可以定位。唐星不是有那个人的电话号码么,我相信,凭张总和宋峰的交情,估计不出一个小时,就能够确定对方的位置。”冷凌雪直接说道。

    “对啊……”张禹跟着看向唐星,说道:“你把那人的电话号码给我。”

    “好。”唐星马上点头,然后掏出手机,从电话本里面翻出一个号码。

    他对号码的标注,写的是“重要”两个字,下面是一个电话号码。

    张禹当即记录下来,随后也掏出手机,拨了宋峰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了宋峰的声音,“喂,张老弟吗?”

    “是我,大哥……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张禹说道。

    “什么事?”宋峰问道。

    “我想找一个人,但是只有这个人的电话号码。”张禹说道。

    “有电话号码就可以。”宋峰说道。

    “那就麻烦大哥了……他的电话号码是……”当下,就把唐星给他的电话号码说了一下。

    宋峰记录下来,说道:“你等我消息吧,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

    “好。”张禹说道。

    洪都市,国安局。

    在四楼的一个会议室内,此刻坐了能有十几个人。坐在会议桌最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当地国安的副局长谭松,一个是镇海国安特行处五组的组长赵刚。在二人的下手,多是赵刚带来的人,可谓是精锐尽出,像是杨杰丞等人,系数前来。

    而本地过来的人,总共才四个。

    在会议桌的前面,还有一个投影仪,此刻正有一个本地国安的中年男人,这人名叫高沛,是研究科的科长。他拿着一根很细的教鞭,正在说话。

    投影仪上,已经出现画面,这个画面,是一个男人死在浴缸里面的照片。

    “这是昨天晚上发生的命案,死者名叫赵强东,是一家网店和一家小型服装厂的老板。他昨天晚上死在自己的家中,后背被人剥皮,死状和之前的几桩命案完全一样。经过警方和咱们的实践报告,死者是先被人摁着头,在水中溺死,然后才被剥皮,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12点左右。不管是时间,还是杀人的手法,也都跟之前的几桩命案完全一样。”高沛朗声说道。

    坐在会议桌旁的众人都点了点头,随后投影上面的画面变换,换成了一张手机照片。

    高沛又跟着说道:“根据警方了解,死者用的是一部爱睡手机,这部手机已经不见,在案发现场并没有找到。这一点,跟之前的案子也都一样。警方已经联系了运营公司,对死者的手机进行跟踪,但是无法通过号码查到手机的确切位置。警方又对赵强东的通话记录和微信聊天记录进行了解,通话记录中,没有太多异常,不过在微信聊天中,得到许多死者和女性约会、暧昧的聊天。警方先后找到了六个和死者fā shēng guān xì的女人,并且能够排除这六个人的杀人可能性。不过,其中有一个网名叫作‘天心’的女人,却是无法找到。通过她和赵强东的聊天记录,我们警方发现,死者和这个女人有过三次约会,第一次是吃饭、看电影;第二次是死者陪女人逛街,之后又去了什么地方,聊天记录上没有;第三次就是,赵强东约‘天心’到自己的家里。也就是昨天晚上。”

    等他说完这番话,坐在会议桌前面的赵刚开口说道:“听了高科长的说法,诸位可有什么发现?”

    会议室内安静了片刻,然后杨杰丞开口说道:“通过对死者赵强东的聊天记录,以及之前那些死者和女网友的聊天记录分析,我认为这里面存在着一个共同点。嫌疑女网友一来是有着大量的微信号,每次都使用不同的,随后便此无此人。第二,嫌疑女网友在跟死者约会之后,并没有第一次就直接杀人,而是要先行约会两次,第一次大多是见面吃饭看电影什么的,第二次或者是逛街,或者是去哪里玩耍,第三次才会跟死者开房。有时去酒店,有时去死者的家。其实,女人想要约男人,是很容易的的,如果凶手想要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跟男人开房,并且杀死男人,完全能够做到。但是,凶手并没有这么做,这里面就存在着一个很大的问题。”

    在坐的众人听了这番话,一个个是纷纷点头。紧跟着,一个本地特行处的人员说道:“没错,我们之前也研究过这一点,认为这很可能是凶手的心理问题。凶手可能是不想第一次见面就杀人,似乎是故意想要享受这种跟男人约会的过程,在约会两次之后,确切的要跟男人shàng chuáng那天,才会将人杀掉。”

    众人又是点头,坐在赵刚那一边的那个二十五六的男人说的:“然而,正是通过这一点,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一个问题,那就是沐华仪应该不是biàn tài杀人狂。第一,据警方对死者微信的聊天记录了解到,嫌疑人‘如沐秋风’是第一次跟死者约会,确切的说,两个人是在死者死亡当天,通过附近的人认识的。这一点,并不符合biàn tài杀人狂的作案风格。第二,死者并没有被现场剥皮,只是被溺死而已。第三,沐华仪被抓,照样有命案发生。第四,通过微信比对,我们能够确定沐华仪的个人手机上,没有跟死者有任何往来。这同样也成为了一个疑点,那就是沐华仪到底认不认识死者。要知道,沐华仪不仅仅在警局受到警方的审讯,同样也受到咱们的审讯,在疲劳攻势下,沐华仪始终没有承认杀人。给我一种感觉,沐华仪似乎都不是杀死死者的真凶。”

    “郭鑫,你说的这番话,我也认同。”赵刚认真地说道:“通过微信聊天记录和沐华仪受审时候的反应,如果不是有监控视频为证,我都会认为,沐华仪不是凶手。但是,有一件事十分的可疑,那就是沐华仪的丹田内竟然存在着真气,而她又说不上来,真气是从何而来。目前来看,我们最多可以排除沐华仪是biàn tài杀人狂的可能,关于水游城的命案,还不能断言。当然,如果确定她不是biàn tài杀人狂,那真凶是谁,就是警察的事情了,咱们可以不管。”
来快播